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百 家 争 鸣  
聪明乎?愚笨乎?痛答陈尔晋 老王社长论“陈云的权贵资本主义”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有什么样的贪官 “彻底否定文革”与“89民主运动”
中国自由主义为什么没成器? 马克思对经济学的重要贡献和不足
民国宪法是中国大陆的最佳选择 停留在怀念过去和怀念西方都解决不了现实问题
民宪论讨论 修宪回应丁毅 “遇家兄妹”的《出身论》与马晓力胡德平们的《出身论》
民宪论 民宪论讨论 丁毅回应修宪
德国学者为天才马克思画上句号 山重水复的中国——问题、路径和转型
民主是政治制度而非价值信仰 中华民国实亡于1928年,而非1949年
寻找来时路:三民主义即中国本土 习近平面临的第二次“文革”应决定的出路
革命是什么? 草先生的观念太过陈旧
“我们这个世界是最好的世界” 为什么在今天中国的国情下还不能实行普世的民主宪政?
下一步 中国怎么超越美国? 遒真言实:政治正确,还是出现了偏差?
“爱国流氓”(爱国贼)与“民主流氓”(民主贼) 找准文学批评的位置
联邦共和制能防止派系之争? 皇帝制度是天底下最自私的制度
民主身份的当代演绎 促进切实实施宪法第35条、第37条
反对派为什么应该反对南海仲裁——因为南海岛礁不是哪个党的! 国际仲裁与强权外交
用史实说话:美国到底是敌人还是朋友? 美国是如何选择和对待“朋友”的?
南海的复杂真相、東海、中印、中越戰爭 南海仲裁的启示:谁该对大清1100万平方公里的领土负责?
朝鲜战争与中国崛起 让历史告诉未来,让过去警醒现在
正视国际共运失败马列主义破产的严酷现实 文革人
被历史混淆的“五四”和“新文化运动” 港独声浪起,强硬处理恐会形成流行
纪念林昭是抽大烟 与共党沾边注定没希望 论应抓辫子、应扣帽子、应打棍子
为什么明初士大夫思念异族的蒙元而不爱汉人的大明? 东西国际秩序原理的差异
谈谈中国买办知识分子 苏格拉底与孔子——两种教育的源头
是谁为日本开通“一个人的车站”? 陈丹青江郎才尽
林彪案演变之始末与辨析 中国左派的思想误区——兼论右派的新休克疗法
“伤痕文学”话语框架竟然还有美国策划 林来梵:中国法官到底要向谁负责
一旦朝鲜有事 中国首先打击的目标曝光 矢野浩二为何在日本得到表彰?
美国人对“一带一路”的战略思考 一战后新问题,靠民主走出动乱不易
中国政治出路的“将计就计模式” 民国是“谈出来”的
原力觉醒——评帝吧出征FB事件 胡赵新政失败深层原因
说台湾,话民主 底层社会总会远离真相
上访与维权 何谓“天然独”
中国模式与中国模式的腐败经济学解析 反恐法到底在反对甚么?
中国的知识界为何令人失望 《主权在民论》
一人一票、多党制等西式民主形式在理论上的荒谬性 我们就来谈谈非票选政府的合法性问题
中国出现了政党化媒体 蒋介石民族主义观之得失
美学散步:我们怎么假装 这次两岸政府“习马会”对台海未来的积极意义
对现代中国外交哲学的反思 乐高凭什么不能拒绝艾未未?
鲁迅是打不倒的巨人 美国忽视了北京的国际战略新定位
这才是赤裸裸的苏联解体真相 “秩序”不是这样建立的
教育致使对日认识片面 陷入仇恨 对“逼蒋抗日”说的质疑
我为什么要为富人辩护? 简论中国抗日战争
以正义的方式追求正义 历史真相:反革命罪是国民党最早发明的
郅都还是杜周?——试看王岐山的历史定位 在中国民主转型的机会比89年更小
冯胜平的“革命使人堕落”是赤裸裸的维稳之作 评介黄方毅对父亲黄炎培的回忆文章
中共的转型与中国现代化之路 “文革运动”是毛泽东与共产党的生死决斗
《大宪章》与王权的悖论 华夏赐予欧美民主:政治文明的西方退化
最后的变革——新中国待完成的使命 康有为主义,还是三民主义?
个人权利及国家利益的冲突与抉择探讨系列 希特勒,德意志民族的头号爱国贼
稀土失利、中等收入陷阱与入世不平等条约 人权至上是宪政民主之根本,民主专制之分水岭
原来公有制就是奴隶制 用个人主义埋葬集体主义精神和爱国主义“情操”
宪政民主与爱国救国的牺牲奉献精神根本就是冲突的 从“街头政治”到专业辩护
聂树斌案法理研判 民族主义是一种幼稚病
“新闻共同体”应该如何看待崔永元混战转基因? 远志明柴玲谁该下地狱
郎遥远:中国人除了思想都比西方自由 朱大可:文化复苏当从汉字起步
中国新常态与“杨小凯主义” 中国异见者的自我瓦解
民初的那些政治玩家们 袁伟时:中国转型的四个问题
公开、政争、出圈 习近平究竟是想当中国的华盛顿还是末代皇帝?
应克复:为地主正名 张弛在自由与威权之间:胡适、林语堂与蒋介石
项观奇:中国问题的要害是专制,一党专制 刘路:“破除“民主”梦,才有中国梦”
秋石客:通过交流对话解决各派政见分歧是值得尝试的一种模式 曼谷座谈会王小宁书面发言
仲大军:中国的政治方法 杨建利:民间政治协商--共建通向宪政民主的民间政治
往昔我曾谈到王丹 论美国的重复错误、国民党的一厢情愿与中共的对台之谋
“中国先生”要救俄罗斯“狼”?! 布莱尔:拿什么拯救你我的民主女神?
一本发奋推倒「民族脊梁」鲁迅之书 胥志义:公有制是奴隶制的翻版
王从圣:致命的错误!!通过暴力建立理想社会 张乐翔: 香港需要的政改并不是真普选
曹长青:应给胡平王丹开刀割脑瘤 余英时:大陆提倡儒家是儒家的死亡之吻
也谈希特勒是如何上台的——与傅国涌先生商榷 读胡平兄网文“见好就收,好在哪里”拍砖
为被称为舔菊派的人说点公道话 马勇:洋务新政的加减法
公民提名 必不可少? 昨天的查建国们和今天的查建国们
曹长青:胡平的“见好就收”错在哪里? 曹长青:王丹需向陈子明等公开道歉
胡平:从“见好就收,‘好’在哪里”谈起 胡平:民运必须要有退场机制
萨特拒领诺贝尔奖的声明 谈胡平王军涛们挺王丹的死不认错
诡辩民主死结难解 多数人暴政几时休 刘瑜:托克维尔的那场旅行
周冲:萧红,那个饥饿的贱货 《历史的先声》节选
黎学文:体制内健康力量幻想症 在国家怎样的状况下,才可能试行“一人一票”的“真普选”?
裸奔的冯胜平《致习近平先生的第三封信》 读左方《钢铁是怎样炼不成的》
关于香港泛民派《破釜沉舟,公民抗命》的若干意见 被误解的民主
不颠覆“一国两制”应是底线 用篡改美国历史来合法化毛泽东(反)革命集团的专政
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华盛顿革命集团”吗? 苏联及苏共解体的真正原因
美国历史上从未有过“华盛顿革命集团” 万润南们到老都没搞懂红旗为何能打到今天
续评万润南之“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关于宪政与团结问题》
叶健民:泛民究竟在争论什么? 论顺服的义务与抗争的权利
万润南:习同学,你其实有机会比普京更伟大 萧瀚:秩序中的魔鬼
革命战争方式与和平建设方式的区别以及适用历史环境 党权体制必然带来“恶政循环”
刘军宁:中国自由主义必须迈出的四大步 党内民主,以法治国:让少数人先民主起来
略评萧功秦大师的跪族新垫《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 易中天重写《中华史》宣言
萧功秦:新权威主义如何走向民主 民主的忧虑
孙经先与杨继绳直接对话 美国评选世界“十本最有害的书”
吕朴:三言两语话改革 中国体制问题的根源在哪里?
现代立法的起源:五月花号和五月花号公约 驳“正常国家日本的挑战”
刘军宁:从希腊智慧到耶路撒冷智慧 对公民社会亮剑在堵死中国和平转型之路
邓晓芒:中国的知识分子没有尽到启蒙责任 沈卫荣谈藏学和“西藏热”
法国左派红潮带来的灾难 王学泰:游民意识的影响是全民性的
中日和解是唯一可行之路 徐继畬:千夫所指的思想先驱
台湾啊,请你们革命吧! “中间道路”是各民族和谐共存的必由之路!
从1814年至今 英美靠什么主导世界两百年? 谁在企图堵死中国收回“克里米亚”的机会和权利?
中共把Feudal翻译成“封建(的)”是个大错误 谎言背后的政治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四)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五)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二)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三)
关键问题是如何切入 是怎么去做 中国民主转型中的西藏问题(一)
曹长青:俄国知识份子祸害世界 论革命和改良
张千帆:美国立宪启示 毛泽东的门户
民主国家不可听任“海外红卫兵”作恶 杨继绳:我对文化大革命的思考
“封建”正解与皇权专制 曹长青:曼德拉绝不是英雄
评刘小枫的“学理” 中共治下“非正常死亡人数”探讨
用秩序和选票消除社会恐惧 对照蒋介石 看看毛泽东
俄国有过“十月革命”吗? 财富安全与历史发展
历史的经验值得注意 宋氏后人揭秘档案 辟谣“孔宋救亡时期转财产到美国”
西方须从二战功绩反思对中国的霸道 如何吸取苏联亡党亡国的教训?
美国煽动、诽谤法案失败史 公共理性层面的协商民主
单平:《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一二三 单平:《论中国民族问题的解决》四五六
郭飞雄:自由、人权、宪政对国家主义 还原赫鲁晓夫
朱忠康:农民造反领袖朱元璋和毛泽东的比较 [战略谋划]-1948年共产党战胜国民党的真正原因
宪政,姓资还是姓社? 曹长青:余杰的三个错误
任畹町:《论当代铁窗中国民运》 开除王若望党籍的“罗生门”
魏强:再论个体反抗与非暴力反抗的区别 张贤明:当代中国问责制度建设及实践的问题与对策
冯天瑜:帝制时期的中国并非“封建社会” 秦晖:尚有一人是男儿 不光彩的结局
王一松:钓鱼岛之争和西方霸权的终结 贾根良:第三次工业革命带来了什么
长平:永远的临界点? 王希哲:为什么今天反共右派上台 一定比共产党更坏?
周农建:关于西藏问题的认识盲点 端木赐香:从鸦片战争说起
苏冀:谋求“后现代”的“大大转型”的共识 钱朝民:民主转型的目标是确立正义至上的原则
《南周事件》凸显中国知识分子特点:爱用观念来裁剪现实 陈永苗:给联署《改革共识倡议》72学者一记警世钟
寒竹:再谈林彪研究 荣剑:中国的制度与革命
郑永年:中国政治如何走出成王败寇传统? 一个非著名前律师对著名前讼棍李庄的批判
论建设性反对派和反对派的建设 郑永年:权力交接,呼唤有历史责任感的政治家
揭密国共内战:新战国策 四六宪法是民主中国的立宪基础
揭密国共内战:文化冲突 揭密国共内战:三强共谋
揭密国共内战:千秋功过 揭密国共内战:一失千古
平反六四——“革命者”的气节与转型的需要 儒家文人传统对民国宪政的破坏
邓聿文:胡温的政治遗产 刘丹忱:斯大林封建生产方式的基础定义
有关哈耶克主义 冯天瑜:帝制时期的中国并非“封建社会”
重温“共产主义天国”蓝图 郑酉午:解决六四事件浅议
邵汉仪:检视钓鱼台 法律争议与新证据 理解孔子的保守主义视角
邓聿文:从胡锦涛讲话看中国政改的可能性 “苏联逼债”说真伪辨
王希哲:左翼、右翼、和民主 杨吉平:中国在朝鲜的困局
郑永年:中国的教育哲学问题 徐贲:怀疑的时代需要怎样的信仰?
“换旗”,“沉船”和中国不得不选择重庆路线 何永全:中国政治改革有多少可能性?
郑义:个人在历史偶然中的作用 陈永苗:一种时间的“魔术”:回归民国
郑酋午:世界级难题:两极分化的解决方式 钱理群:回顾2010年
中国民主化初期的政治格局推演和中国政治反对派的抉择(上) 查建国:转型十论点
沙叶新:家宝有勇有诚何来影帝之嫌 车复宗:对中国民主党发展若干问题的浅见
郑酋午:世界级难题:两极分化的解决方式 犀利公:也说“老红卫兵”
郑永年:当代中国知识分子与权力 刘忠良:这是最坏的时代?
周慧来:如何把握中国政改的大方向? 项观奇:历史检验中国各派政治力量
郑永年:知识分子的权力从何而来? 茅于轼:国家利益要服从人民利益,而不是相反
张田勘:一人一票才能保护私有财产 蔡逸儒:南中国海争议中的台湾学者观点
邓清波:中国今日改革的关键在于“如何改革” 郑永年:中国的阶层和意识状况--自由派、草根与中产阶级
王希哲:美国民主演进的经验与中国民主化的道路 揭密国共内战:一失千古
徐水良 查建国 刘世遵谈民运 任畹町:推翻中共的中国近代史论
秦永敏:当代中国民主转型的四个阶段和目前的形势与任务 余世存:梦惊天宇白--关于国运的一点想法
杜应国:朱厚泽现象试析 林毓生:反思儒家传统与乌托邦主义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