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人权活动家秦永敏出狱声明

中国民主党属于未来

 

中国人权观察恢复运作

http://blog.boxun.com/hero/201106/qyming/25_1.shtml

本人因参与冲击党禁于1998年11月29日被捕,二十天后作为中国民主党的三个主要创始人之一判处十二年徒刑,现刑满面出狱。

1970年年仅16岁本人就因日记诗文被打成反革命,由此开始关注政治,看了大量处决组党人士的布告,并因此萌生组党之念,1978年发起武汉民生墙运动后,尚得知上海结社无碍,滕沪生倡组党立即被捕,故从策略着眼从不轻言及此,直到1993年在北京起草并发起《和平宪章》运动,才在该文件中以“要求政府按当代国际标准保障中国公民的言论出版、结社(含开放党禁)等基本人权”的形式,首次公开表达这一愿望。

须知,自由政党是公民社会公共空间的擎天柱,多党公平竞争执政权是商业文明的历史必然。

世界政治现代化的历史,就是向以多党民主政治来保护私有制市场经济和普世人权进步的历史。1215年英国大宪章首倡以民权制约君权,1581年尼德兰革命确立了私有财产权和言论自由权,1776、1789年美国法国革命推出了两个人权文献,二战后《世界人权宣言》问世,至此,宪政民主制全球开花普结多党公平竞争之果。市场经济的物权原则反照出人权神圣,人权神圣必然导致宪政民主和多党政治,宪政民主和多党政治反过来充分保障人权和市场经济,历史的辩证法就是如此。政治和经济一样,独家垄断强迫交易必定价昂质劣,公平竞争自由交易则价廉物美。人类社会生活的最高价值是正义——让一切人随时得其所应得,正义充分实现,社会才能持续和谐。为了实现正义,不能不建立正义的制度。世上没有好党,只有好制度,制度不好,好党也会为所欲为越来越坏,多党公平竞争的宪政民主制下,坏党为了得人心得政权也不能不变得越来越好。正义是人心所向,文明所趋,制度受正义规范是历史必然,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商业文明的发展必然粉碎一党垄断政权的迷梦,代之以多党公平竞争。

中国是欧美之外第一个多党民主制国家,不幸却因政治反淘汰发生了历史大倒退,两岸大分裂。1970年代末两岸同时发生了民主运动,由于台湾《美丽岛》惨遭镇压,我作为武汉《钟声》主编特发声明谴责国民党政权对它的迫害,随后我们大陆民刊人士遭到更为残酷的镇压,《美丽岛》同仁却与后继者一道创立了民主进步党,在台湾迎来多党制时代。和我们同时的波兰、捷克及更晚十余年开展民主运动的东欧、苏联还有东南亚、非洲、拉丁美洲各国,也均在随后的三十年中突现了宪政。

在这种局面中,我们于旧千年末冲击党禁即使从国情来说太过超前,从世界形势和两岸对比看也大大滞后!

必须指出,今日中国执政党虽视多党政治为洪水猛兽,夺权前却曾视为奋斗目标,如果说王佐、袁文才为它开创了“暴力夺权,占山为王”的小传统,陈独秀、李大钊则为它开创了导向多党制的“民主与科学”的大传统。1941年11月28日,陈独秀尚在《我的根本意见》中精辟地指出:“‘无产阶级民主’不是一个空洞的名词,其具体内容也和资产阶级民主一样,要求一切公民有集会、结社、言论、出版、罢工之自由,特别是反对党派之自由,没有这些,议会和苏维埃一文不值。”就是毛泽东,也不仅在夺权前痛批国民党一党独裁,建政后也反复说:“党外无党,帝王思想,党内无派,千奇百怪。”“一个党好还是几个党好?我看还是几个党好。”

正是在上述背景下,本人毅然参与了中国民主党的创建活动。

1997年邓死之后中国万马齐喑夜气如磐,继1978年发起武汉民主墙运动,1993发起《和平宪章》运动后,本人第三次做尖兵滚地雷发起“空中民主墙运动”,创立了中国人权观察组织,公开宣传“中国政治反对派必将组党结社”,同时准备分阶段地进行。首先,实施“五个一工程”(一个人权组织,一个工会组织,一份报刊等),时机成熟后,再相继推出组党活动。1998年5月,杭州王有才祝政民向来我派去的人通报了他们的组党准备,此时我正借克林顿将访华推出“中国政治反对派”,要求克林顿与我们的代表徐文立会见,并希望杭州暂缓发动,但7月10日(似应6月25日左右——徐注)杭州公开提出了申请并派毛庆祥等和我联系,事已至此,义不容辞!我答应适时介入。在以《中国人权观察》新闻稿对“710”案作了二十余份为国际传媒广泛引用的报告后,于9月3日派湖北同仁赴民政厅申请成立中国民主党湖北省党部并正式投入冲击党禁活动。11月,肖利军、杨福文以东北筹委会名义传真,发函推举我主持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的选举,随即我以传真形式主持选出了以王有才、徐文立、秦永敏及任宛町为主的中国民主党中央委员会的临时领导机构,不过由于浙江有人声明反对,这次选举结果没有宣布。此后当局开始镇压将我们抓捕,徐文立十三年,我十二年,先期从入狱的王有才十一年。

三年后(2002.9.26),湖北省监狱局副局长肖惠斌率人找我谈送我出国的条件被我断然拒绝,这样,徐文立2002年12月24日,王有才2004年3月4日先后送去美国,本人选择了坐穿牢底。

从历史的行程看,道义力量不可战胜,现实生活中光有道义力量远远不够,在“枪杆子出政权即真理”的今日中国尤其如此。为此,我们这一代民主志士首要的历史责任是要用和平理性的非暴力抗争使中国社会接受选票出政权的正义观念,首要的历史任务是争得言论、出版、结社等公民自由权。原因在于,基本公民权没有保障,在国内合法组党根本无从谈起。

当然,世界历史已经证明,市场经济必然要求人权保障,人权进步必然导致多党公平竞争。今日中国市场经济已渐成熟,市民社会迅速崛起,维权运动如火如如荼,且已得到官方的基本认可,多种政治力量正崭露头角,可以断言,只要言禁大开,宪政中国必将水到渠成,中国的未来必将属于公平竞争的自由政党。

所以,中国民主党只能属于未来。

今天只能做今天的事,作为中国人权观察负责人和中国民主党的三个主要创始人之一,坐满十二年黑牢之后,本人将一如既往地以普世价值为据,坚持良性互动和平转型方针,决定立即着手恢复中国人权观察的工作,以期在今天和未来之间架起一道坚实的桥梁。为此,本人欢迎一切有志于宪政大业者前来联系,并共襄盛举!

中国民主党人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联系地址:武汉红钢城21街4 门2号
联系电话:国内027-86803338
国际:862786803338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