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致习近平的公开信

秦永敏

 



展开朝野对话,确保和平转型


尊敬的习近平先生

首先,请接受一个同龄中国公民的祝贺,祝贺先生荣任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

作为同龄人,我们都出生在1953年;都在十年文革的动乱中接受了惊心动魄的青春洗礼;都作为"知识青年"在"广阔天地,终生难忘"地见证了底层社会民不聊生的悲惨现实;也都曾经饱受迫害(关于你受迫害的情况见附件一,不知是否属实?)。

所不同的是,你虽然也曾被时代在"黑帮子弟"和"革命后代"间任意摆布,但毕竟是"党的儿子",得到重点培养也是中国政治生态使然。我则作为下里巴人因为对"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不满,主张"全民和解,人权至上,良性互动,和平转型"而被打下地狱,渡过了二十余年的铁窗生涯。

但不管怎么说,同为中国公民,"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国事家事天下事,事事关心"是华夏匹夫的传统,也是法定的公民权利,况且今日中国已经再次进入神州板荡、风烟四起、而且如你《学习时报》所云,处于"三千年来的大变局"时期,更处在人权至上的时代,故我作为堂堂正正的国家公民,与你这位国家主席共同讨论一下中国的未来,尤其是中国向宪政民主制和平转型的问题,也是"共和国"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鄙人看来,在任何社会中,任何党派都只能是全体公民中的少数。一元化的寡头政治与"朕即国家"并无二致,它们都从根本上否定了"权为民所赋"和"所有的人都生而平等"的普世价值。故明君、贤相、良臣、清官顶多只能延缓,而绝不可能阻止政治多元化进程。
唯有良好的制度,在当代世界,也就是"权为民所赋予,也为民所制约"的具有高度包容性的宪政民主制,才能从根本上抑恶扬善。不然的话,绝对的腐败必然导致矛盾激化和社会动荡,最终以某种方式推翻绝对的权力走向其反面,这就是从一元化向多元化权力架构转型的历史必然的道义基础!

商业文明,也就是市场经济基础上的成熟文明,是人权至上的平等型文明。它之所以是"历史的终结",就在于一切问题可以通过"公平交易",也就是平等对话谈判妥协来解决。而现行的一元化政治制度,则仍然停留在面临"三千年大变局"的门槛之外,并以和谐为名,试图将一切其他社会政治力量消灭在萌芽状态。然而,如中共信奉的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所云: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多元化的市场经济基础,决定了一元化的上层建筑的崩溃只是时间问题。这就是从一元化向多元化权力架构转型的历史必然性的政治经济学基础!

作为现任国家主席,你手上掌握着庞大的情报系统,对当今形势当然是洞若观火:"民主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今日世界,坚持独裁、大搞暴力维稳的都是什么下场?和平转型成功的例证又有哪些?不遵行普世价值、不实行人权至上、不搞多党制、不进行全民普选的国家还剩几个?很清楚,这就是从一元化向多元化权力架构转型的历史必然性的现实政治体现!

战国时,吴起谏魏武侯曰:山河之固在乎德,德政不修人尽敌。当今之时,执政党最重要的德政是什么?是全民普选而为民公仆,是为民办事而受民监督,是关在透明的笼子里毫不隐藏猫腻的行使权力。凡非全民普选而来的统治者,如果不思主动逐步向全民普选转型,就是"德政不修",就无法逃脱被历史唾弃的命运。太史公曰:"秦以区区之地、、、然后以六合为家、、、一夫作难而七庙堕,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何也?仁义不施,而攻守之势异也。"当今世界,远的不说,"身死人手,为天下笑者",从齐奥赛斯库到萨达姆、卡扎非,当年哪一个不是暴戾疯狂不可一世人莫予毒?

这样,一个严峻的问题就摆在了我们面前。

二十年前的1993年11月14日,本人就在《和平宪章》中开宗明义的指出:"古今中外政治制度转型的各种先例,使我们不能不对中国下阶段的历史进程忧心忡忡。既然多元化民主政治是不可阻挡的历史必然,那么,我们不能不问:这一进程在中国究竟将以和平方式还是以非和平方式进行?"

诚如你的博导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近日公开指出,中共各级政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作恶授权,已沦为「与法治格格不入」的国家;他称「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中共若错过切割机会,少则五年、多则十年,国家将出事。

如果说,当年我们提出以上看法时中国的执政者还可以不屑一顾,以致一误再误,错失和平转型的大好良机,那么,在今天,则已经迫在眉睫,无法回避了!

我在当代中国大陆第一个纲领性民运文献《和平宪章》中还写道:"让我们以全民的利益高于一切为原则,捐弃前嫌,互敬互让,折中妥协,共商国是,实现中华民族大和解,以求在平和稳妥的方式下,一起来完成中国大陆的政治制度转型,以及台湾海峡两岸的和平统一大业!在以上各条被各方,当然首先是被大陆政府基本接受的基础上,我们建议从速召开包括大陆、台湾、港澳、少数民族以及海内外朝野各界人士在内的圆桌会议,若果如此,国家幸甚,全民幸甚,中共幸甚!"

应该说,这里的思路在二十年后的今天不仅没有过时,而且有了更加巨大的现实意义,因为今日中国社会矛盾全面激化,再不抓紧时间开展官民对话,一旦出现爆炸性的局面,就会像中共当局对利比亚提出"支持一切有助于政治解决问题的努力","尊重利比亚人民的自主选择,通过对话等和平手段解决当前危机"一样,作为马后炮已经毫无作用了!

既然提到利比亚,那么,我们不妨回顾一下中国当局关于利比亚(以及叙利亚)内战内乱的呼吁。

2011年2月27日新华网有题目为《中方称利比亚问题应通过利比亚国内对话解决》一文报导:"由于利比亚局势持续动荡,外国侨民25日继续争相撤离利比亚。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当天呼吁支持者'保卫国家'。...中国常驻联合国日内瓦办事处代表团王群大使在此次会议上说,...'利比亚当前的问题应通过利比亚国内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中国当局的这一表态何等好啊!

只可惜是一招马后炮,失去了战略性的关键时点,从而不具有可操作性。

不过,如果把其中的"利比亚"换成"中国",且用之于当下,那就国家幸甚,全民幸甚,贵党幸甚!

那就成了:"中国当前的问题应通过中国国内对话达成政治解决方案。"

事实上,这不正是一百余年来中国人民梦寐以求、流血牺牲加以争取、前赴后继不屈不挠的追求的吗?

为什么中国当局对如何解决利比亚的问题洞若观火、明察秋毫、英明无比,对解决中国本身一模一样的问题却一叶障目、胡行妄为、暗昧至极?

或许,这就是"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不过,更可能的是,非不知也,乃不为也。因为一动就会伤及中共现政权的基石----那几百个红色权贵家族,那若干万贪官污吏及其虾兵蟹将。其实,这种顾虑虽不无缘由,但只要有追求"全民和解,和平转型"的良好愿望,加上一定的政治智慧,通过认真而又理性的朝野对话,就能解决各方顾虑,打破冤冤相报的怪圈,也能把转型的社会成本控制在最低区间,从而设计出最好的方案,使之具有高度的可行性和可操作性。

2011年10月28日新华网又发了《中国特使访问叙利亚 呼吁叙政府落实改革承诺》一文。中国当局慷慨激昂的提出:"叙政府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叙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叙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叙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

恕我再次一厢情愿的置换字眼:"中共当局应加快落实改革承诺,尽快开启并推进由中国各方广泛参与的包容性政治进程,回应中国人民的合理期待和诉求。中国有关各方应以建设性态度全面参与政治解决进程,通过对话化解分歧,找到一条适合本国国情的变革与发展道路”。"

其实,中国稳健的政治反对派,早已一再提出了要求当局进行对话的问题,89民运中成立了"对话团"不说了,在那之后,一批批政治反对派人士----包括我本人----也一而再、再而三的提出这一诉求。


2011年 3月7日,当局的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调研人员通过约定,于10:00来到家中对话一个小时,我坦率的陈述了对时局的看法,并声明将在适当时以中国民主党人的身份要求和当局展开对话,且委托他向当局转达了自己的原则立场。

为此,这位调研人员专门做了记录以保证准确性。

现将为我所认可的记录介绍如下:

"秦的建言

一。 中国的民主转型不可避免,如果当局顽固打压理性的反对派,其结果必然是和强硬的反对派恶性互斗,最后导致社会大动荡,大流血,以及对共党的大清算,我希望当局能有足够的理性,为向民主化和平转型尽早打开大门,首先是打开一条门缝。
鉴于这段话已经表明了原则立场,故本准备说的自己个人和当局之间互动原则的话就免了。
中国人权观察主席 秦永敏
2011.3.7”

其实,关于中国必须向宪政民主制主动转型这一点,在中共内部也呼声不断。

例如,不久前刘亚洲上将就有云:"十年内,一场由威权政治向民主政治的转型,不可避免地发生。"

进一步说,就是中共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内心里对此也早就心中有数,网上流传的邓小平遗嘱(求证伪)就有云,对于中国目前体制,"解决的办法是存在的,这就是向美国宪政学习。美国成为超一流强国靠的就是这个东西。中国要成为一流国家,也得靠这个东西。向美国学习,应该理直气壮,比人家差嘛,就应该承认自己的不足。当然,这里面有很多技巧,不要急。但你们有责任去努力、去学习、去实践,这是历史的责任。经过几代人的努力,把中华人民共和国真正建成一个权力来源于人民、法制公平的宪政国家。这也是孙中山的梦想。只有这样,才能说长治久安。"

在你们这次换代之前,就有体制内学者指出了上一代迟迟不改,实在是"抱着炸弹击鼓传花",现在,这个炸弹捏在你手上了!

(略)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秦永敏等

姓名 秦永敏
性别 男
年龄 59
手机号13986183138 15807162153
身份证号 420107195308110531
住址 湖北省武汉市青山区红钢城17街坊30门7号
邮编430080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