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再谈目前的狭义民运圈不可能有大团结
 

徐水良



谈论民运圈的问题,必须首先搞清楚民运圈现状目前的狭义民运圈不可能有大团结。因为狭义民运圈早已经沦陷,强调团结统一必统一于沦陷。目前民运圈,能够团结最多人的必是中共及其地下势力支持和吹捧起来的人。东欧共产党倒台后暴露的确凿材料,确凿经验,是反对派中特务线人占大多数。有朋友认为,民运圈中,谁能团结最多的人,谁才是领袖。这个说法,显然是不了解、不符合目前民运圈的现状。

前几年,
为了对民运圈基本情况作个排队摸底,作个基本估计,我曾经排列了国内和海外民运人士270人。涵盖了国内外几乎所有最著名的民运人士。其中,迄今仍然无法判定属于哪个阵营的,有55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真正属于我方反对中共阵营的,有53人;基本(不是绝对)可以判定属于对方阵营的,有162人。我方人士与对方阵营之比,大约是13。情况相当糟糕。真正的反对派人士,必然被占大多数的他们全力造谣、污蔑、攻击和抹黑,不要说团结大多数,不被彻底孤立、彻底搞臭就不错了。

越是
对中共真正有威胁的真反对派人士,就越是受到中共地下势力用铺天盖地谣言的攻击和抹黑。除非对中共没有威胁,或者可以被他们愚弄和利用,中共地下势力才可能不置理、不攻击,甚至给与表面的赞扬。不搞清民运的目前状况,谈团结,谈统一,谈经验,谈教训,总结民运历史,总结经验教训,夸夸其谈,貌似有理,实际上必然都是毫无根据的错误的空谈。想当然地根据自己头脑中隐藏着的隐含前提,即不加论证就想当然地自然而然地认为民运圈中的民运人士就是真民运人士,目前民运圈民运队伍就是真反对派自己的队伍,以此为前提来谈论一切问题,必然导致错误。对某个民运人士的评价也一样。

如果与某个人的分歧,是理
论争论,只要局限于理论批评即可。但要肯定某人是不是应该颂扬或者团结,首先得对他属于哪个阵营有一个大致的判断。否则,一说到某民运人士,马上就说应该团结,谁要批评,就指责谁一棍子打死别人,等等等等,那就是不分青红皂白混淆不同性质的问题,乱说一气。各种不同的敌对力量集中到一个圈子,当然不可能有大团结。相反,高唱大团结,一次又一次搞大联合,必然一次又一次引来大内斗。

运的历史,每一次民运搞大联合,都是以大分裂告终,这种教训,还不够,还不吸取?还要继续走大联合导致大分裂道路?大团结大联合一次又一次失败,可是总有幼稚的朋友,或者是别有目的的人,无视这种必然的失败和教训,一次又一次高唱大团结大联合。其实际效果,恐怕恰恰相反。而且,这也正是中共地下势力多少年来的策略,这种策略就是:一次又一次搞大团结大联合,以便一次又一次借此搞大分裂大内斗,从而彻底搞臭反对派。这些,都是几十年民运历史和实践给我们的惨痛教训。

2012-2-28

 

 

查建国谈“线人”问题



我多次耳
闻别人对我的提醒:你身边可能有“线人”卧底;在狱中也亲眼见过被授命去接近民主党的“线人”写的“我如何当线人”的文字材料;也有时去分析谁可疑?但我看到民运内部有四分之三是“属于对方阵营”的匪夷所思之论时,仍是断然不敢苟同。

凡事皆有“度”,
过“度”对错瞬息转换。

当我
们讲“无敌”是一种大胸怀大智慧的宗教性见解时,却有人否认客观现时中有敌,就很难服人了;

当我
们讲“非暴力”斗争时,却有人要求“打死不还手”,就不现实了;

当我
们讲“文攻武卫”的颜色革命时,却有人鼓吹暴力暗杀,就可能将民运带入歧途;

当我
们讲要争取“和平转型”时,却有人认识不到这只是一个低概率的选项,就可能使我们难以丢掉幻想,做最坏事态发生的充分准备;

当我
们讲民主转型会有一个滴水穿石的渐变过程时,却有人否认或害怕急风暴雨的突变的必然到来,就会当突变时而措手不及,再次措失历史机遇。

当我
们讲刘晓波的失误失言时,却有人进而骂其“民运败类”,就让人心寒,仇者快亲者痛了;

当我
们讲专制队伍一定会有分化时,却有人进而把希望一心寄托于专制者集团的自我革命,就出现了种种没有可行性的由专制者主导下的改革方案;

当我
们讲民主力量在民间时,却有人号召全体国民现在每周一次人人上街“围观”“散步”,就使人感到把严峻的政治斗争变成了“过家家”的儿戏;

当我
们应警惕“内奸”“线人”时,却有人将其的存在高估为四分之三,就会形成互相猜疑、人人自危、风声鹤唳、草木皆兵的局面,对的团结局面也永难形成。

要承
认在现实中我们侦破“线人”的能力很有限,我们只能观其言看其行,如其言行有利于民主方面大大超过不利于民主方面,那其主子用他又有何用? “务”的破坏作用主要有两点:一是对“线人”、“内奸”汇报我们活动信息,但我们非暴力活动的一大特征就是公开性,这样其“情报”价值就有限了(如何保护自己是一种政治技巧了,处不议);二是对内挑拨离间,制造分裂。鉴此,我们更应高举团结的大旗,使其阴谋破产。反之,在历史上将“敌”扩大化而使自己终归失败的案例还少吗?

让我们想想斯大林将多数苏共中央委员、多数全国党代表、多数红军的中高层干部打成“人民敌人”而或流放或枪决的大清洗吧;想想毛泽东将多数中共领导打成“走资派”,将过去的“富人”多数打入“黑五类”而专政,将多数知识分子打成被改造对象而成异类的全面专政吧;想想当前毛派、当政主流派联手(甚至一些改革精英也自觉或不自觉地参与其中)丑化、唱衰民运的大合唱吧,请谨慎评估民运中“线人”“内奸”“特务”的状况,否则弊大于利!

北京
查建国201232


 

 

关于民运,我也说几句‏


刘世遵



在国内目前的形
势下,本来我是不想开口讲话的,就是现在,我家楼下就停着警方的车,我在家,他们在楼下,我出门,他们尾随,前天上午是大连市“国保”找我谈话,下午是我所在区的派出所警察来我家 “做客”。 我知道,秦永敏先生,查建国先生等的处境一定不比我好,但我还是经常见到他们深思熟虑的文章,比如:“查建国谈线人问题”,言简意赅,指出了许多民运中表现出来的问题。 

1,建国兄
说:“有人号召全体国民现在每周一次人人上街“围观”“散步”,就使人感到把严峻的政治斗争变成了“过家家”的儿戏;”,是的,同时,总能让我想到西周末年“烽火戏诸侯”的典故,和小孩都知道的“狼来了”的故事。 

2,建国兄
说:有人将“线人”高估为四分之三,形成互相猜忌,人人自危的局面,相对的团结也难形成。我是赞同的,“线人”除了提供情报,制造分裂之外,我想还有败坏“民运”形象的使命吧。我的一位朋友对“独立评论”作者和他们的观点进行了数理统计,结果,让我吃了一惊!

3,关于改良和民主的关系,其
实,在当下中国,还在公开坚守民主价值取向的(被称为民主派)主要是些理想主义者,而被称为所谓的改良派者,其实,大多为现实主义者,而他们更重视审时度势,讲究“进可攻,退可守”,当民主派还未足够强大,改良派还会继续存在,当民主派足够强大时,二者就将走在一起,合二为一。现在已经民主的国家,是见不到民主与改良之争的。

2012,3,2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