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林祖銮高票当选村主任 乌坎村选举诉求:讨回土地

 

  就在全国政协会议在北京热闹开场之际,南方的广东省乌坎村昨天迎来历史性的村民委员会选举。村党总支书记林祖銮一如所料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原临时理事会会长杨色茂当选副主任。随着选举进入尾声,村委会必须着手处理讨回土地和分配利益等棘手问题,乌坎真正的挑战即将来临。

  有13000人的乌坎村从未举行过公开透明的选举,过去一个月内却一下迎来三场一人一票的选举。23日选出选举委员会,211日选村民代表,33日选村委会,因被视为第一个公开完整走过民主选举程序的中国农村,乌坎村选举作为中国基层自治的亮点,受到外界高度关注。

  经过上两次民主选举的洗礼后,村民第三次投票热情不减,投票率约83%,合格选民共8363,年龄最长的100岁选民也到乌坎学校投票所投下了神圣的一票。

  投票昨早9点开始,放眼望去,会场老中青选民都有,好些是一家大小出动。受访民众对民主概念仍然模糊,但对投票程序更为熟悉,他们最为一致的选举诉求,就是讨回土地。

  率先全村投票的选民黄祖兰老先生(88岁)说,他投给最忠于乌坎村的人,希望能讨回土地,为了子孙。另一村民杨小雅(39岁,家庭主妇)说:第一次的时候觉得新奇,没有投过不知道怎么投,这次有点熟悉了,希望可以成为习惯

  选举过程大致平和,当局出动公安车约15辆,派出维持选务秩序及警戒的人员估计至少50名,秘密写票处128个。

  选举引来外界高度关注,包括外媒、志愿者、学者、外交使节在内有超过100人到场观察,其中包括美国驻广州总领事包德宝。他获准进入会场,不过因被大批记者围访而匆匆离开,他说:我们会继续密切观察乌坎的情况。

  积极给乌坎选举提意见的新启蒙公民参与立法研究中心负责人熊伟受访时说,这次选举又比前两次进步,秘密写票处增加了,投票过程也更有秩序。

  按中国村委会组织法规定,村委会本来就该由村民一人一票选举产生,但这个规定虽已出台20多年,农村基层选举出现买票贿赂和以流动票箱走过场的现象却层出不穷。

  中国总理温家宝24日走访广东时,考察了当地的基层选举情况,并强调要保障农民的选举权利,坚定不移地做好村委会村民直选,对利用贿选、家族势力操纵等不正当手段来破坏和干扰选举的行为,要依法依纪处理。

  此举被外界解读为温家宝力挺广东改革,以及支持中共广东省委书记汪洋对乌坎问题处理手法的明确信号。一般相信,乌坎选举顺利举行,对汪洋是加分。

  在1月份被任命为乌坎村党总支部书记的林祖銮(67岁)昨晚以约九成的高票当选村委会主任,参与处理抗争事件的杨色茂当选副主任。另一副主任和四名委员职位因为自荐人得票率都没有过半,今天必须补选。

  一肩挑起村支书和村委会主任的林祖銮选后受访时说,这是乌坎村第一个民主胜利的选举,其首要任务是:收回地,贪官所占卖的土地,这个不能急躁,要一步一步来。

  土地问题是乌坎去年9月爆发抗争的导火线。受访村民几乎全把炮口对准任职41年、已被双规的原村支书薛昌,指他将村里土地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公司,中饱私囊又没有给予村民足够补偿:吃肉不剩点汤,我们忍无可忍。

  随着民主选举进入尾声,一切将回归正常,新选出的村委会必须面对棘手的土地问题。有受访村民担心,选后各种利益矛盾会浮上台面,各方利益的黑手会开始伸入,加上在筹备选举过程中,乌坎选委会据知面对不少来自上级政府的压力,外界关注选后种种矛盾是否再次激化,将表面平和给撕裂,导致街头抗争再起。

  曾被逮捕的乌坎青年洪锐潮昨天就表态:一定抗争到底,把土地讨回来。

  乌坎在开启了尝试以民主选举解决土地问题的新路后,也引起外界关注乌坎模式能不能在中国其他地方复制。

  受访的世界与中国研究所所长李凡认为,乌坎格局太小:你指望这个选举挽救中国正在下滑的基层民主吗?

  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何高潮说,选举是不能解决土地问题的,但是对于缓解乌坎这一轮矛盾是有效的,至少村民可以接受,土地问题就看接下来村委会和上级政府及企业怎么去处理了

  另一位中山大学政治与公共事务管理学院教授郭巍青指出,土地问题可能涉及国家的制度,可能超出了村、市省的权力范围,这将给新的村委会带来挑战,现在才是开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