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王龙:佐利克究竟说了什么?

 

  即将卸任的世界银行行长佐利克日前在北京召开记者会,围绕世行与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发布的《2030年的中国》,现场回答了记者们关心的问题。岂料,一位中国独立学者到会搅局,他站在主席台前称,世行的报告对中国是一剂毒药,对中国经济和中国人民不会带来任何益处,并要求世行带上自己的毒药滚回美国。其激昂心情溢于言表,直至一位大汉将之抱出会场,会议才得以继续。

  据说,对突如其来的抗议者现场的人表情不一:吃惊、疑惑、哂笑、义愤,甚至有人手舞足蹈,倒是主席台上的佐利克似乎没有觉得意外,表现得不但从容而且十分淡定。大概是当今中国人很少见到这样的场面,对中国独立学者的慷慨陈词表现出了极大兴趣,很多网民称其行为爱国学者民族良心,质疑由美国人世袭的世行别有用心,更多人则是谴责世行对中国说三道四指手画脚,而在一份网络调查问卷中,相信世行报告是给中国毒药的人竟高达71%

  佐利克究竟说了什么?首先有必要读读那份引发争议的研究报告《2030年的中国》。报告中称,中国面临来自境内外的各种风险,过去直线式的增长不可持续;中国已经到达一个转折点,需要再一次进行根本性的战略转变;虽然中国有潜力到2030年成为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但这并不会轻而易举地成为现实,因为中国未来20年所面临的风险包括短期内出现硬着陆的风险以及中长期人口老龄化和劳动力人数减少、不平等程度上升、环境压力和外部失衡构成的挑战。

世行为中国开了六个药方

  世界银行还为中国今后20年的发展开出了完成向市场经济转型等六个药方:一是推行结构性改革,重新界定政府职能,重组国有企业和银行,发展民营经济;二是建立创新系统,激励中国企业通过自身研发和参与研发网络进行产品与工艺创新;三是通过激励、监管、投入等手段抓住绿色机遇;四是让所有的人都享有均等的就业机会和社会保障;五是建设稳健的财政体系,确保地方政府有充足的财力履行支出责任;六是主动利用多边体系和框架并影响全球治理议程,形成中国与世界互利共赢的关系。

  无论从哪个角度看,这六剂药所包含的成分并不新奇,中国改革开放30余年,政府各项工作一直致力于此。之所以被中国独立学者称为毒药,论据是世界银行这次向中国贩卖的是在拉美等国已经被证明失败的、全盘私有化的陈词滥调;目的是破坏中国的经济,是企图假借深化改革的名义让少数中国人和华尔街来掠夺中国人民中国独立学者称,世行的经济学家奥古斯托·德拉托雷已经承认了拉美私有化政策的全盘失败。

  在学术范畴自然允许有不同声音,以独立学者的名头也罢,以御用学者的身份也罢,关键是能不能站在公正和客观立场说话。要知道,建立公平、和谐的社会以及理念和技术创新、参与国际竞争等是中国政府提倡的,不仅符合中国社会的健康发展,也符合人类文明发展的主流。至于说世行行长由美国人世袭就是美国控制世界的工具,显然是缺乏应有的历史常识。要知道,世界银行的建立初衷是帮助二战后的欧洲国家重建,因此欧美之间的协议是行长为美国人,国际基金组织总裁必须是欧洲人。

  近年来,随着一些国家经济的崛起,世界银行由美国主导的地位也受到了挑战,中国的著名经济学家林毅夫担任世行首席经济学家兼高级副行长,就说明了新兴国家已经拥有了话语权。各项投资、各种货币政策的出台和实行都必须由国际基金组织代表表决通过。在这样的前提下,世界银行的主要任务就是资助各国消除贫困,他们不仅为中国的发展出谋划策,同时也为各国的发展出谋划策。因为他们也要经营,必须寻找投资的项目,并对项目提出意见和建议,甚至提供资金使用方案。

中国国有企业真不需改革吗

  在中国独立学者看来,中国的国有企业运转的很好,员工的待遇也高于私营企业,没必要进行私有化改造。这是一个既违背常识又不客观的结论,不用说天价吊灯团购茅台奢侈动车,包括电信、电力、石油、烟草等行业的国企一边享受着优惠政策,一边施行高度垄断。最为糟糕的是,这些国企每年利润上缴率却不足15%。不仅如此,大多数国企人浮于事,机构臃肿,效率极低,却很少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由此导致了整个社会利益分配机制的严重失衡。

  从一定程度上说,佐利克的话远比中国的中国独立学者更中肯,比如他说中国的国企从很多方面得到了很多收益,但没有让老百姓更多地获利。他还说中国领导人关注的不是某一些利益群体,而是关注中国人民。这样的话是不是出于他的真心姑且不论,至少在中国国内舆情中不算刺耳。其实,这份名为《2030年的中国:建设现代、和谐、有创造力的高收入社会》的报告,是世界银行和中国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历时18个月的合作成果。佐利克称,这个项目报告的实施得到中国副总理李克强的坚定承诺

  《新唐书·陆象先传》有句颇为经典的话——天下本无事,庸人扰之为烦耳。第澄其源,何忧不简邪?后一句转换为现代汉语,就是在开始就能清醒,事情就简单多了。可惜的是,中国独立学者及其拥趸者在这个问题上犯了个自扰的错误,他们心理上承载的是一种由自卑而转换的盲目自负。这恰如当年的蔡桓公之于扁鹊,讳病忌医的结果只能使自己病入膏肓。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