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如何把握中国政改的大方向?

周慧来

 

        中国政改的核心就是限制政府权力。值得警惕的是,在一系列诸如贫富差距、社会不公等问题上,中国社会经常出现要求利用和扩大政府权力来解决问题的思潮。这种权力限制问题上的黄宗羲定律(即限制权力的初衷却带来结果上的权力扩张)是目前中国政改尤须着力避免的。

       3月14日,在任内的最后一次两会后答记者问中,总理温家宝再次疾呼推进政治体制的改革。316日,南方报业集团旗下的《南方都市报》发表社论《改革再启动,时间开始了》,317日,深圳报业集团旗下的《晶报》发表社论《改革只能前进,不能停滞,更不能倒退》,热烈响应温家宝的呼吁。多年来,尽管得到从体制内高层到体制外人士的共同关注与呼吁,但政改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推进,中国政改之困由此可见一斑。

中国政改困在哪?

  政改之于中国,一方面,越来越紧迫,另一方面,如何展开、怎么展开的共识尚未形成,这便是中国政改所面临的困境。这个困境没有取得突破,中国政改就仍将继续陷入僵局,中国的未来也将面临越来越大的不确定性。

  政改的紧迫在于中共需要重塑合法性。1949年至1978年间,中共的执政合法性建立在民族独立的基础上,当年毛泽东一句中国人民从此站起来了让整个民族热血沸腾,但这种合法性由于其后的大跃进和文革而遭到严重削弱。1979年之后,走出文革和发展经济为中共重塑了合法性。30多年来,中国经济高速发展,国力迅速提升,民众生活水平日渐提高,但这种合法性也不断为社会不公、贫富分化和官员腐败所削弱。在当下及未来的较长时期内,以保障和促进民众个体权利、发展民主和法治市场经济、彻底肃清文革遗毒的政改推进可以为中共重塑合法性提供契机。

  政改的紧迫还在于其已成为众矢之的。在民智渐开、信息急速流动与高度透明的背景下,中国民众已经意识到,与经济体制改革相比,政治体制改革滞后,与发达国家的政治文明相比,中国政治体制存在很大差距。在这样的情况下,民众很容易把经济社会发展与转型过程中出现和未得到解决的所有问题都归咎于政治体制。因此,政治体制改革越拖延,其被赋予的期望就越高,回旋空间就越小。从这个角度来看,政改已是刻不容缓。

  但与此同时,中国社会在政改应该怎么下手、如何下手的问题上仍然存在很大分歧。比如说,在关于政改突破口的主张上,有学者归纳有12种之多:以房地产市场改革为突破口、以土地改革为突破口、以解决民生问题为突破口、以缩小收入差距为突破口、以行政体制改革为突破口、以公众参与为突破口、以铲除垄断行业为突破口、以人事制度为突破口、以建立公民社会为突破口、以宪政改革为突破口、以基层选举为突破口、以法制改革为突破口等等,活脱脱一副盲人摸象的乱象。从这个角度上说,要摆脱这种局面,政改的顶层设计很有必要,因为顶层设计可以整合各种不同诉求、在最大程度上弥合分歧。

政改要摆脱黄宗羲定律

  但在本质和根本上,不管突破口何在,中国政改的核心就是限制政府权力。值得警惕的是,在一系列诸如贫富差距、社会不公等问题上,中国社会经常出现要求利用和扩大政府权力来解决问题的思潮。这种权力限制问题上的黄宗羲定律(即限制权力的初衷却带来结果上的权力扩张)是目前中国政改尤须着力避免的。为此,中国要在下面两个领域中把握好大方向。

  首先,让政府的归政府,市场的归市场。作为制衡政府权力的重要组成部分,市场遵循自身运行的规则,政府只限于提供市场运行所需的相应服务,建立和维护市场运行所需的法治环境。但当今中国的市场经济,在国外被称为国家资本主义,在国内被自由派知识分子称为权力(权贵)市场经济,总的依据都是由于中国政府对经济的高度干预,市场经济远未走上法治化的轨道。

  2008年美国金融危机之后,由于中国政府迅速有力的刺激计划,世界舞台上一度出现中国经济一枝独秀的景象,国家干预的模式一时备受青睐。权力市场经济的风头再次压倒自由法治型的市场经济,仿佛一剂迷幻药,为政府对经济干预的合理化和正当化提供了支持,加强了政府相对市场的权力优势,与缩小和限制政府权力的政改方向背道而驰。

  其次,让国家的归国家,个人的归个人。罗尔斯(J. Rawls)从正义的角度大声疾呼个人权利优先于善,强调不能因社会的共同利益(善)而牺牲个人的选择。从功利的角度看,强大的个体权利则是对抗和制约政府强权的有力武器,但长期以来,近代历史的悲情主导中国国家上下,国家(集体)利益至上成为处理国家(集体)与个人关系的不二法则。一些官员扯着民族复兴、国家崛起的大旗,以个人利益服从集体和国家大局为幌子,打压民众对自身个体权益的维护和坚持。中国几千年大政府小社会格局的硬壳没有得到实质性撼动。

  一个政府强权的国家必定也是人权不彰的国家。要限制和制约政府权力,保障和发展人权也是中国政改的一个大方向。律师张思之先生说他曾经以为一个国家只要有好的外交或者强大的国防就有面子,后来才明白一个道理,其实人权才是一个国家最大的面子,一个国家能把人权维护好,国家就有了荣誉,在国际上才有面子。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人权进步的方向就是政改的方向。

  当然,对于中国政改,最重要的一点是,无论分歧多大,前途多艰,行动是关键。鲁迅先生曾说:希望本是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变成了路。若问政改之路在何方?路在脚下。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