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看到的不是普世价值的胜利

 

司马南和孔庆东被禁言了,据说司马的微博上只有删帖不要紧。据说此2人是国内的左派代表,是五毛等等。所以,网上和现实中的普世派就开始欢呼,开始对此2人落井下石了。比如说,艾未未就说了,就是他们这些左派当年害他下狱的,现在就是应该剥夺发言权,如同对待纳粹那样。可是,在我看来,司马和孔等,还有乌有之乡被剥夺了表达的自由权利,根本不是普世价值的胜利,而是法西斯主义的胜利,我们应该悲哀而不是高兴。

且不说司马和孔未必是什么普世价值的反对者,至少,我自己看到的电视视频里,司马南是这样表达的,普世价值是好的,但要警惕普世价值背后隐藏的帝国主义的坏心。虽然我依然不认同司马的这个看法,但他的看法也不能说是完全错误的,不能说肯定是反对普世价值的。即使退一万步,即使司马南和孔庆东反对普世价值,难道就应该禁止他们表达自己的反对吗?普世价值有个奇怪的逻辑自反:普世价值必须是容纳反对普世价值的思想的,否则就不是普世价值。比如,科学是真正的普世价值,但是科学是容忍对科学的批评的,甚至科学的进步也依靠科学的自我批判。另外一个,言论自由是普世价值,但是言论自由必须支持对言论自由的批判,否则就不是言论自由。

你可以认定司马和孔之类的左派言论是错误的,但你不能因为这个理由禁止他们的言论自由。言论自由首先要保护的是错误的言论的自由,否则就是虚伪的文革中的造反自由:只许革命派造反革命的反,而不许反革命乱说乱动。尤其当这种禁止是以政府的方式执行,以见不得人的黑箱操作实施,更是法西斯式的剥夺言论自由。什么是法西斯,就是自以为是正确的,然后禁止任何人表达反对或怀疑。以普世价值正确的名义,就禁止对普世价值的批评,就是法西斯主义。

这次司马和孔被封口事件,证明了此2人是独立于政府的学者。他们敢于对抗政府,对抗主流媒体来表达自己的独立思考,他们就是独立人格的知识分子。尽管独立思考独立人格未必是其思考和结论的正确的准绳,但在这个知识分子犬儒化,投靠权力和资本的时代,此二人难能可贵。对他们被政府封口,我的愤怒不亚于当年得知刘晓波被以颠覆国家罪下狱。

引用这个来结束我的短文吧:
他们杀共产党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人  
当他们杀工会分子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人  
当他们杀犹太人的时候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犹太人   
随后他们向天主教徒而来我没说话,因为我是新教徒;   
当他们杀我的时候没有人说话,因为已经没有人了  
—— Martin Niemoller, 马丁·尼默勒,德国新教牧师.1945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