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港人担心“党员治港”

 

  在梁振英当选第四届香港特首后,也意味着香港过去15年,先后经历的董建华“商人治港”、曾荫权“公务员治港”,即将迎来港人相当陌生的“专业人士治港”。

  何谓“梁振英年代”,跟董、曾时期有何不同?为何部分香港人那么惊恐?为何有人以“(房)地产党惨败给共产党”来形容这次选举结果?梁振英将来又应如何管治香港?这些问题,连北京也很想知道答案。

  有香港传媒曾形容,梁振英是“香港的普京”。本来,香港出现一个“普京”应是好事,改变董、曾的弱势政府状况。但是,香港人觉得,这个“普京”是中共在香港的地下党员,于是,担心香港会由“港人治港”变成“党员治港”。

  无论梁振英怎么加以否认,港人仍然认定他是党员。昨天,他又再一次向记者否认是中共、或地下党、或任何党派的成员。

  由于政治现实,或基于工作需要,中共地下党在香港回归近15年来,仍然未能“阳光化”。于是,地下党就被泛民主派不断“妖魔化”,令港人非常害怕“党员治港”。

  其实,到底为什么那么怕?恐怕大部分港人都未能说清楚,只有部分人会觉得,若“党员治港”,大陆“那一套”就会全部搬至香港。

  所谓“那一套”,就是港人不可接受的“不民主、无普选”;“无言论和新闻自由”;“贪污腐败”;“道德沦落”;甚至会有“六四事件”等。

  除要面对“党员治港”的不断指控外,梁振英还要苦恼于如何做到“选后大和解”。这次选举,支持唐英年的富豪及大地产集团,跟支持梁振英的亲北京阵营,出现严重分裂,双方短期内重回合作关系的可能性,一般认为微乎其微。

  而且,支持唐英年的自由党,又确实曾在2003年做过一件事,让亲北京阵营至今仍未能解开心结。那就是,时任自由党主席的田北俊,突然宣布宁愿退出行政会议,也不支持《基本法》23条立法,导致立法流产。

  由那时起,北京就改变对香港的管治态度,由董建华年代的“放任”,转为对曾荫权政府的“积极介入”;同时,又培养一支嫡系的管治团队,避免受自由党这个香港富豪代言人挟持。

  在这个背景下,可以明白为何李嘉诚最终仍坚持“挺唐”,因为他要保持董、曾年代的“亲北京阵营联合大财团统治香港”,让既得利益集团继续得到利益。

  可惜事与愿违,最终仍是部分香港传媒所形容的,“共产党得胜”,而“(房)地产党惨败”。选举最后阶段,唐英年更一度宁愿跟泛民主派走在一起,支持港人公众利益凌驾港府保密制,北京看在眼里,更觉得“地产党”不可靠。

  而今梁振英上台,有利有不利。不利的是特区政府将失去“地产党”同盟,将来不但要忙于应付泛民,还要小心“地产党”暗算。

  有利的是亲北京阵营更团结,不会像过去那样,由“地产党”取得所有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而亲北京阵营就只能做特区政府施政失误时的“救火队”。

  另外,在董年代,完全没有班底,施政困难;而曾荫权虽有公务员团队支持,但其问责高官班底仍是口和心不和,也未有决心解决一些重大议题,如23条立法、粤港融合等。

  因此,梁振英上台后,首先要建立一个强而有力及团结的核心班底,问责高官要适当换人,选择民望高的人去做。另外,预料从当选后至7月1日宣誓就职这段时期,“反梁”声音很大,“七一”会有很多人上街,所以,梁振英要有心理准备。

  这段时间,他更应主动走入中下层,争取民意支持,而且尽可能派多些糖,也尽量多听诸如香港社区组职协会等民间组织的意见,解决港人生活上的困难。

  北京也可适当协助梁振英提高民意,例如宣布更多有利香港,尤其是直接让港人受惠的措施,让港人觉得正因为是梁上台,得到北京信任,香港才有好日子过。

  另外,在港人现时最紧张的几个议题,例如楼价、通胀、“双非孕妇”等,北京也需加强跟梁振英商讨解决办法,尽快公布措施。

  至于“地产党”的问题,就更要由北京出手了,这方面北京有多年经验,办法很多,例如,在选举前两天,就传出有中资在香港买地,这样的做法似乎也有效,令香港富豪们相信,就算他们撤资,北京也可以主动“挺”香港。

  如何将“地产党”由“反叛”引导至协助施政,初期梁振英会显得有些困难,但长远来说不是不可能,这就要看他如何施展政治手腕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