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乌坎”模式不是政改的启动信号

 

最近,中共共青团的机关报还有温家宝都陆续发言,好像在肯定广东乌坎村的民主选举,中国广东乌坎村211日投票选举村民代表和村小组长。在武警的重重保护下,几位曾经参与维权抗争的村民顺利当选。

但在另一方面,也有村民抱怨说,在选举过程中他们仍然感到了来自政府的各种压力。这背后隐含了哪些意义?团派跟太子党的斗争?是否还有其它可能的意义?带着这些疑问,我们来做一下分析:

一、乌坎村的民主选举胜利的现实意义

19871124,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了一部具有开创性的保障农民民主政治权利的法律─-《中华人民共和国村民委员会组织法(试行)》(以下简称《村委会组织法》)。

村委会选举的模式有两大类:一、海选模式。每一个选民按照候选人的条件,用一张白纸,自主填写村委会各类职务候选人的姓名,然后采取投票方式,计算每一初步候选人得票的多少。"海选"模式,为1986年吉林省梨树县北老壕村在村委会选举中所首创,后在吉林、河北等地得到推广。这种方式,从一产生就受到全国农民的广泛拥护。二、联名提名方式。全国的村委会选举,是1987年正式开始的。

时至今日,大陆中国的村委会选举本不是什么新鲜事情,但广东乌坎村的村委会选举,所以引起海内外国际社会引起了关注。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中共是十八大在即,广东省委书记汪洋要卡位进入九常委,为了证明“广东模式”的先进性,对抗“重庆模式”,在坚持经济改革开放的同时,放松了政治改革的口子,造成了乌坎村村委会选举打死人的事件。二是乌坎村民自发的组织起村民,不畏强暴,赶走了中共党的基层组织,引起了海内外国际社会的关注,同时也震惊了中共中央的高层领导。

20111228,广东省省委派工作组进驻乌坎村,工作组在乌坎村委会召开了省工作组村委换届选举问题小组情况通报会,对乌坎村第五届村委会换届选举作出整体无效的认定。

  115日,广东乌坎村民选代表、临时代表理事会会长林祖銮,担任村党总支书记,并担任乌坎村委会重新选举筹备小组组长,负责领导村委会重新选举工作。乌坎村党员大会召开,宣布村党总支部正式成立。省工作组随后在群众通报会上介绍了村党总支成立情况,村委会重新选举筹备小组在会上宣布成立。省工作组村委换届选举问题小组组长王叶敏希望广大村民在村党总支的组织、主持下,选举出公道正派、能真正代表群众利益的村委会,以配合省工作组落实相关问题的解决方案,带领乌坎村民共谋发展。

2012217千村民中有5千多参加投票,投票率超过70%。这次乌坎村共选出107名村民代表,他们将负责监督随后进行的村委会选举。

这次选举是乌坎事件的转机,历史学家章立凡说,虽然乌坎选举避免了乡村选举中的许多弊病,但由于中国缺乏保障选举公正的体系,所以仍然不能肯定乌坎选举模式是否会在全国推广。

1980年代后期中国推出乡村选举制度化以来,村委会候选人通常是由上级领导内定的党员干部,或者是宗氏大家族的代表,独立候选人极少有机会在选举中获胜。

广东省乌坎村民日前破天荒完成民主选举,推选出具备民意基础的村民选举委员会。中共【共青团】报刊也发表评论,称乌坎事件是【中国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指一个难关)】;文章并强调,【中国人配得起搞民主】,立论颇有呼应中共总理温家宝提出【保障农民选举权利】的味道。

共青团报刊【中国青年报】在【共青观点、法治社会【的版面上,发表【在民众心头填平『沟壑』、铺设『绿道』】的文章,声称乌坎事件峰回路转,但【民众依法维权,政府法律维稳】,正成为各界的共识;当局的转变从之前坚称【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到后期【以最大决心、最大诚意、最大努力解决群众的合理诉求】。

中共自己理解的这次乌坎村选举的意义:【民众依法维权,政府法律维稳】,呼应了中共总理温家宝提出【保障农民选举权利】,认为【中国人配得起搞民主】,称乌坎事件是【中国必须迈过的一道坎】,是中共领导的一次新的胜利,同时好像也给了海内外国际社会一个启示,在温家宝的带领下,中国的政治改革要从这里要启动了。

我们对这个问题的理解认识:中共高层实际上在暗暗窥喜,他们又一次粉碎了【有境外势力推波助澜】,煽动颠覆政府的阴谋事件。证明中共是战无不胜的,中共的江山是铁打不动的,中共的理论指导方针是千真万确的,海内外所有反华势力,想颠覆中共的的红色江山,是痴心妄想的。

尽管如此,我们还是要肯定乌坎村这一次民主选举的胜利,但我们更应该明确地告知中国政府,目前中国社会各阶层的矛盾不断增加,仅靠严厉的打压,继续原来的维稳模式,是走不下去的。广东乌坎事件表明,必须以【一种新的、开明的解决社会矛盾的模式】,才能实现充分表达民众的利益和维护社会稳定的双重目标。但我们也能清楚的人认识到,中共是绝不会在全国农村推广“乌坎模式”的。因为,这种先把中国党组织赶出去,重建村委会的模式,无异于推翻中共的江山,这样由下而上地在全国发展起来,就有可能彻底推翻中共的整个江山。所以,乌坎村的民主选举的胜利,在我们民主人士来讲,对推动中国的民主进程有积极的作用;对中共来讲确有深刻的经验教训。

二、也可认为是团派跟太子党的斗争

由于中共十八大在即,海内外国际社会又传出,广东省委书记汪洋不进政治局常委可能任中宣部长,李克强总理职位也可能让给王岐山。这个时候,广东省又出了乌坎村这样的事情,中共首脑胡温不能不为代表团派的汪洋,能否顺利进政治局常委着急。而太子党出身的薄熙来入常委,出任常务副总理的可能性存在。所以,不管广东此时出现何种状况,胡温领导的中共中央,必然要给与坚定有力支持,力挽狂澜来保证汪洋的顺利卡位,对太子党在政治局里人数加以制约。

恰恰在这个时候,薄熙来重庆方面又出了个王立军事件,既打击了太子党薄熙来的势头头,又无形之中为团派的汪洋加了分。由此,把广东乌坎村事件放大来看,也可以认为是太子党和团派之争的结果。

三、是否还有其它可能的意义

 对于乌坎村这次选举的成功,世界不少媒体认为,乌坎村会成为中国的榜样榜样。

 英国《金融时报》星期五(210日)刊登一篇有关中国广东乌坎村选举的署名评论,题目是,“乌坎投票就民主挑战党的路线”。评论说,几十年来,中国领导人和学者都声称中国不适合于民主,因为这将会延缓中国的经济发展。

 被国内外舆论称为“具有重大标志性意义”的乌坎村选举,21日上午9点开始,下午4点结束,但中国国内媒体对周三的选举,却几乎没有报道,国内官媒普遍沉默。

 这实际上,就是我们所认为的正面意义,乌坎村可以促动中国的政治改革。但中共的领导人和学者都认为,中国不适合于民主,乌坎村的这种做法,在全国推广将会延缓中国的经济发展。

 乌坎村的这次选举称仍有政治干扰,政府对选举的管理仍然很严格,比如选举程序方面就都是由政府决定的。

 这次乌坎村的选举,能否形成“乌坎模式”,这将取决于中国的整体政治形势和各地领导人的改革决心。据我们所知,中共对目前厅局级的领导干部的选拔,首要的考核标准,是看他对于政改的态度,以及提出一些具体方法,这说明中共高层也在高度关注这个问题。

 乌坎村的选举有些创新,但中共当局是否采纳,现在还没有人敢作决定。中国的基层民主选举,就目前的情形来看,不会有大的发展。乌坎村就是一次个案,虽然有一些示范作用,但不会成为中国基层选举的一个模式。

 当前,中国因选举导致的民怨和群体性事件发生,却是中国的执政者和老百姓,以及海内外国际社会都真正关心的问题。

 有乐观的网民评论道:“乌坎选举”是一历史政治变革事件,是宪政治理的“试点”,而且不是领导的试点,而是人民自我立宪。也有人质疑乌坎今天的选举,“在乌坎历史上很有意义,但从全国范围来看,并不是什么重大的政治事件、历史事件”。“乌坎的选举,说白了,就是村民自治的落后生,在补课而已!媒体拔高乌坎选举的意义,我看是别有企图。”

 “只要还存在乌坎村支部,乌坎就是失败了。”我认为这是比较中肯和准确的评价。

 韩武

 2012-2-13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