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华失地农民后援会》公告




我们是由密切关注失地农民群体的民间志愿者结成的公益同盟。

我们将我们的工作集体命名为《中华失地农民后援会》。

我们是农民,我们是农民的后代。面对已经在中国大地上疯狂肆虐了十多年、并且至今还在愈演愈烈的剥夺农民土地、把农民赶离故土的恶潮,我们再也无法俯首沉默,我们要发出我们的声音、主张我们的权利、进行我们的抗争、收回我们的家园。

据保守计算,在今天中国9亿农业人口中,已经有1.2亿沦为失地农民,并且按照2011年后更大规模推展的政府“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计划,很快将有3亿农民与土地脱钩“被上楼”,加入失地农民大军。

这支如此庞大的失地农民大军由两部分组成:一部分是一辈子从事农业养殖业生产、只能依靠农村自然资源生存的农村老弱病残留守农民,失去土地同时,他们就陷入了“无业可就,无地可耕,无处可去”的“三无”境地,变成了"种田无地,上班无岗,低保无份"的"三无"游民;另一部分是失去了农村“责任田”、“口粮田”,进城务工的年青一辈农民工,他们用汗水和辛劳托起了一座座新的城市,而在新城市里却从来没有他们的位置,在城市里他们无户口、无住房、无医保、子女无书读。家乡本应是他们的根,而没有了“口粮田”和“宅基地”的他们已被连根拔起,于是:“有城不能进、有乡归不得。”

据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研究人员估算,改革开放以来,政府利用低价征地高价出让,从农民手中拿走的资金约为2万亿元;发展中心的又一项调查证明,征地之后,土地增值部分收益大致按如下比例分配:城市政府,20%-30%;投资商,40%-50%;村级组,25%-30%;农民,5%-10%;更有一些突出的个例令人震惊:“2010年,湖南衡东县白莲镇白莲村农民的19.3亩地被收购后,开发商获得收益850万,政府获得收益620万,而农民只获得47万……开发商、政府收益分别是农民收益的18倍和13倍”。

又有资料显示,土地出让金在地方财政收入中比重连年上升。在有些县市,土地出让金占预算外财政收入比重已超过50%,有些甚至占80%以上。2010年全国土地出让成交总价款达2.7万亿元人民币,同比增加70.4%。仅以北京、上海两大城市为例:北京市2010年土地出让金收入高达该市全年财政收入(2353.9亿元)的近70%,而同年上海的土地出让金收入也已占该市全年财政收入(2873.6亿元)的53%。

土地财政收入已名副其实的成为各级地方政府的“生命线”。如果说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那么各级地方政府赖以为生的“土地财政”很可能不仅只是在“与民争利”,而是在“与民争命”。残酷的现实是:正是以牺牲农民生计和后续为代价,才大大降低了发展成本,造就了所谓大国崛起的畸形繁荣;也正是由于对农民的掠夺和攫取,才养肥了那些大小贪官和黑恶势力。

时至今日,全国各地传来的征地惨祸依然每天不绝于耳,对待失地农民的严重不公已经酿成一轮大规模的社会灾难,令所有良知人士无从冷漠:一些觉醒了的农民十余年来不懈抗争呼号;一些专家学者恪守信念为农民权益理论、发声;一些法律人士不畏强权为农民提供司法支援;一些媒体记者秉持操守到一线披露农民被欺凌侵害的真相;一些民间公益团体默默为农民同胞奉献、付出……


今天,我们将个人的绵薄之力加入,和所有的力量凝聚在一起。

我们愿为与我们身处于同样绝境的每一位农民同胞奔走昭告;

我们愿为每一位因“挺身而出、登高一呼”而遭到打击、受诬陷狱的农民代表讨还正义;

我们愿为每一位因为农民说话,以至于被强权扼喉噤声、威吓迫害的律师、记者讨还公道;

我们要向每一位立身苍生,一贯为农民立言、立说、立权的专家学者致以由衷的敬意,推举他们为我们的代言人……


“耕者有其田”,地权就是人权!农民的土地农民作主,天经地义。

罢免腐败村官、民主选举村长、公开村财务账目、夺回被强占土地、宣告农民对土地的所有权、实现农民自治与自决——这是我们的行动与要求。


作为中华民族中人数最众多的部分,我们坚决主张我们的基本人权、物权、私权。

各级立法机构中必须有我们真正的农民代表参加,我们的代表我们推举。

我们的基本人权、物权、私权必须明确地保障于国家的宪法及各个相关的法律之中。


欢迎每一位有共同理念的志士仁人参与。

联络邮箱中华失地农民后援会<shidinongmin2012@gmail.com>,

skype: 吾士吾民:wutuwumin

《中华失地农民后援会》 二〇一二年三月六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