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薄熙来被立案和网络追谣被终结

 

鲍彤



  几天前,政治局常委周永康
亲自发动和指挥了一场全国范围的追查谣言和清理网络的斗争。报上和电视台都说,战果辉煌。看来,这场战斗已经到了非结束不可的最后关头了。理由很简单:中央已经决定对薄熙来(专题)立案,可见谣言的主体绝非子虚乌有,下一步当然是依法查处,任何人不得擅自插手。

  这次追谣有一个鲜明的特点:对所追的谣,讳莫如深。这就怪了,又要穷追,又不明说,必有难言之隐。在漆黑一团之中围堵追击,难度之大,值得载入史册。

  我
长期与世隔绝,尽管如此,自从中央责成薄熙来(专题) 反思以来,倒也不时听到一些“谣言”。“谣言”者,不知真假的无根之言也,其所以不知真假,只缘党的喉舌尚未说过。当然,即使党的喉舌说了,仍然未必能使老百姓知道真假,这也是可以理解的,因为喉舌的权力再大,同样难以担当检验真假的重任。所以,到底什么是“谣言”,什么不是,连追查者自己也未必清楚。

  不管怎么
说,自从中央责成薄熙来(专题)反思以来,我所听到过的“谣言”,不外乎四种:

  一,
说薄在大连和重庆打黑,屡屡制造冤假错案;二,说他妻子谋财害命,涉嫌国际命案;三,说他和政治局某常委关系密切;四,说他搞政变,中南海发生了“军事冲突”。这些,到底是不是追谣的根据和背景,过去已然保密,今后不知何年何月得见天日,也许将成永久之谜了。

  但是以我所
闻,上述各种“谣言”,实在不值得兴师动众,举国追谣。理由有四,欢迎批驳。

  第一,关於薄和国
际命案有关一事,中央终于决定立案,可见它只在短短一段时间之内被误认为“谣言,中央决定公佈之后,性质立即变了,从被追查的谣言,立即变为全党全民必须认真学习的重大新闻了。其所以一度发生误解,只因为党的喉舌一度无法向人民及时报道而已。解决这个问题的对策,显然不应该去追查先闻先说者,而应该大大改变喉舌自己的落后性。

  第二, 关於薄在大
连和重庆有无其他非法劣迹,这算什么谣言?人民有冤伸冤,政府负责复查。如果没有冤假错案,维持原判就是。如果发现错了,赶快平反昭雪,,有什么舍不得?不准受害者和旁观者发表议论,非把这种“谣言”扼杀在萌芽状态才痛快,不知道出於什么居心。

  第三,关於
薄熙来和某常委的关系。同样,查清楚,肯定比一笔糊涂账好。假装不知道,不是负责任的态度。有一种没有法律根据的说法,把“九常委”说成是 “批评不得”的集体元首,那是无法无天的无稽之谈。何况,共和国的元首和专制国的元首不同。对元首希特勒,老虎屁股摸不得。美国元首尼克松,任何公民可以对他进行批评乃至抨击。水门丑闻,当初也是未经证实的“谣言”,进入法定程序后,美国非但没有乱,法制建设反而更加健全了。中国共产党的九常委,如果(!)真的相当於中华人民共和国集体元首,就应该堂堂正正载入宪法,才能生效。即使如此,大概只相当於集体尼克松,不应该相当於集体希特勒——这是我敢斗胆断言的。

  第四,“中南海
发生军事冲突”之类的谣言,不可能导致动乱,大可不必因此紧张。这应该感谢手机和互联网的千千万万的所有者和使用者!中南海风平浪静的事实,是靠他们用手机和互联网传到全国全世界的!谎言的配偶,是信息的封锁和垄断。谣言的天敌,是信息的自由流通。价格管制必然导致黑市,封锁消息一定产生谣言。由害怕自由流通和自由竞争的大政治家来主宰市场经济,太难为他们了。在官员中流传的谣言难道还少吗?如果老百姓的谣言必须经官员审查,请问,官员自己的谣言应经何人审查?

  所以我
说,中央对薄熙来立案之时,就是追谣难以为继之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