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我的竞选纲领和思想渊源

 

徐文立

 

http://www.youtube.com/watch?v=gaMz38Qn5aQ

http://www.youtube.com/watch?v=zYmqFwB57Nw

 

 

尊敬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选举委员会

尊敬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二次海外代表大会党代表和通讯党代表

尊敬的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国内外全体党员和其它同仁们:

我很高兴我们这一次代表大会有认真的竞选。

我的竞选纲领和口号是:辛亥百年,薪火相传,结束专制,再造共和。

2007645日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在美国的罗得岛州天道之城(Providence, RI, U.S.A)召开了第一次海外代表大会,也得到我们中国人的老朋友南希•普洛茜议长的高度重视和致电祝贺,大会郑重决议,将“我们追随辛亥革命诸先贤开创的亚洲第一共和,我们尊重一九四六年制宪国大确立的第二共和,我们励志建设自由均富、人权平等、宪政民主的中国第三共和”的政治目标和纲领写入了党纲。

本人产生这些想法起始于上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北京第一监狱的反省号里。19971129日,我和《路透社》驻北京记者艾伯乐先生的谈话中,正式提出当今中国民主运动追求的政治目标和纲领是:结束一党专制,建立第三共和,保障人权自由,重塑宪政民主。

我出狱、特别是出国之后知道,中国民运七十年代先驱王希哲先生和在他影响下的刘晓波及中国海外民运首要领袖、现在依然在中共无期黑牢里的王炳章先生,以及美国辛灏年先生、德国俞大猷先生、芬兰王雍罡先生都对辛亥革命和恢复中华民国法统有许多思考和实践。

对“第三共和”的问题,来自中国大陆的严家祺先生、吴稼祥先生、张博树先生、台湾张玉法等学者也先后提出过另外的关于“第三共和”的说法。

其实,“第三”不“第三”并不重要,这些可以继续讨论和商榷。总之,大家都是为了解决中国政治体制问题,从政治层面上寻求最大公约数,尽可能找到一条殊途同归的路——那就是国父孙中山先生“天下为公”的路,当然经过1949年开始的中国大陆的全面共产革命继而导致文化大革命之后,我们才懂得:天下私有的真私有,才有公器的真公有。私有制不是万恶之源,保护合法私有财产的私有制、以及在此基础上的社会高度自治才是“天下为公”的坚强基石。

所以,最重要的在于辛亥革命、中华民国才是中国民主运动和未来民主中国的根和源,树高有根,水长有源。我们不能忘本。

所以,我们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一次海外代表大会和大会之后,我全部重点工作就是贯彻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第一次海外代表大会通过的党的特定纲领:追随亚洲第一共和,尊重第二共和,让我党找到了和正确历史方向的链接点,我党只有有了历史的宝藏、财富和正确的可行的进步方向,并且咬准了决不放松,才可能让我党的工作开始走上正途。

历史人物、历史事件,后人自可据理褒贬。但是,我们今天讲的是大政治、大历史,那么,我们就更要以持平之心看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而不能苛求他们;那么,主要看什么呢?

一是看这个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是适应了时代的发展,还是不适应时代的发展;二是看这个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是推动了历史的进程,还是阻碍了历史的进步。

以持平之心看待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公元前221年秦王朝的建立是废封建、立皇权专制的郡县制的开始。

公元前221年之前的中国才是封建社会,恰恰是因为那个时代的多国并存、一会儿联邦、一会儿邦联;一会儿类似美利坚、一会儿类似欧盟,中国才有了真正的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孔孟老庄、诸子百家并存,那曾是我们中国人思想、精神、哲学最为辉煌、最为繁荣的时代,和古希腊、古印地、古巴比伦一起共同成为世界文明的源头和起点。所以,封建不再应该是落后的代名词;可惜中国大陆的许多知识人、高等院校的教科书、乃至中国大陆的现行宪法有关封建的表述都是不正确的。

另外,在中国,即便是皇权专制时代、乃至1949年之前的社会,中国自古底层就存在一个类似当代社会的公民社会的雏形,1949年共产党统治之后才彻底消亡。各个皇权专制时代都曾有过极为繁荣的时期,因为它们基本适应了中国当时农牧业时代的生产力的发展水准。

但是,明朝开始的闭关锁国、以致了解和欣赏西方文明的清王朝的康熙大帝也闭关锁国,中国才积弱积贫,被动挨打。一个“痛”字让中国人自戊戌变法、至辛亥革命、至曾经的台湾四小龙式的腾飞,中国大陆1978年以来仅仅有了一点不完全意义上的自由经济、权贵还那么压榨百姓的情况下,经济依然腾飞。可是,一个不尊重本国国民人权,一个不保护本国环境,一个解决不了官员穷贪恶霸的政府和专制党,怎会仅仅因为中国大陆成为了世界廉价工厂而受到世界的尊敬?连中共高官他们自己也都并不真正尊重自己,不然,那些权贵为什么争先恐后地把子女送到美国和西方,同时把自己的私财和赃款存在美国和西方?

今日中国大陆的社会基础已经因为中共不得已实行的市场经济而发生了“整体”位移,一党专制已经成为危巢。人们普遍了解,最终与一个工业化、市场化、信息化时代相适应的只有宪政民主的政治制度。

宪政民主的大潮在中国已经激荡百年,国父倡言的“天下为公”的中国就在不远。

顺者昌,逆者亡。

我们“公心至上”的中国民主党是1998年应运而生的、完全独立、负责任的、生发在中国大陆的真正意义上的反对党。从它一诞生,它就是一个背负了一千年以上政治迫害徒刑的政党、现在依然是被判刑最重的政治团体,现在我们28个省市当年同时举事、坐牢已经出狱的骨干力量正在重新聚集,准备再出发!

为此,我再次竞选下一届党主席的职务,愿为复兴中华鞠躬尽瘁,和我民主墙时代的老战友王希哲、任畹町等先生,创党时期的老同仁王炳章、秦永敏、查建国、祝正明、刘贤斌、高洪明、朱虞夫、刘世遵、毛庆祥、何德普、谢长发、杨天水、陈西、陈忠和、杨涛、吴义龙、叶有富、畬万宝、胡明君、王森、李作、欧阳懿、萧诗昌、吕新华、陶加新、王泽臣、王文江、姜力钧、佟适冬、李大伟、岳天祥、郭新民、郭承明、俞峰、王金波、张佑菊、李志友、刘金、张健、孔佑平、宁先华、赵梓云(林飞)、廉彤(潜龙)、许万平、姜福祯等先生一道,矢志实现中国民主党的首要目标:谋求通过制宪会议,推动全民直接选举,争取在各级议政和立法机构中拥有合法的独立席位,在中国结束一党专政,以和平的方式实现中国的民主转型。

倘若我尚能得到你们的信任,继续连任,我今后四年最重要的工作计划是如下三项:

中国民主的希望在于中国人民内在的对自由和民主的渴望和要求。中国国内城市以保护个人和家庭房产权、最广大的农村以保护个人和家庭土地所有权为主的民权运动将是推动中国历史进步的根本动力。我们的全部工作就是要适应这种愿望和要求。但是,我们要在积极关注、配合这些民权运动的同时,特别防止蛮动主义和冒险行为,保护国内中国民主党人和民主人士的安全是我们的首要考虑。

上下、内外合力,才可能实现中国这样一个大国的和平的民主转型。中国大陆固有的中国民主党和民主运动、台湾的中国国民党、亲民党和民主进步党、香港固有的的民主政党和民主力量、中国共产党内的健康的力量和民主派别、以美国为首的世界各国的民主政府和民主力量结成“结束中国共产党一党专制”的最为广泛的统一战线应该是我党全部工作的重点。

培养和重用新生的健康力量,我党才有未来,中国才有未来。这更应该是我党工作的重中之重。所以,我出国8年不管多艰辛、繁忙,也在美国常春藤大学之一的布朗大学坚持任教8年。只要有条件和有可能,我就深入年轻人之中发现和大胆启用年轻干部。正因为如此,我才可能在2009年和2011年两度推出崭新的年轻的工作班子为党服务。

我们期待着民主大业成功的那一天:辛亥百年、薪火相传、结束专制、再造共和。

谢谢大家!

201161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