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也谈网络及言论自由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六

 

查建国


近来,重庆事变惊险曲折、扑朔迷离,激发了以网络为代表的民间舆论空前未有的大爆料,大预测,大讨论。对此,主流舆论表现出本能的、巨大的恐惧。如《环球时报》46日社评中讲中国应坚决反对喊口号、划阵线等曾经搅乱过社会的那一套,不让互联网上各种激进的政治苗头在现实社会中滋长。

410社评中讲互联网集中了社会的大多数负面情绪…”中国社会必须摆脱互联网制造的一些关键性错觉,尤其是要摆脱它对国家的某些偏激政治判断。”“…互联网带来的混乱和错觉,也必须受到正视。

古今中外一切专制手法主要三点,一是枪杆子既暴力;二是笔杆子既谎言;三是钱袋子既收买。但人算不如天算,现代科技竟创造出垄断笔杆子者的天敌――互联网。道高一尺,魔高一丈,言论专制与言论自由在网络这个新平台上开始了大博奕。

在这个博奕中讲清以下两个关系很有意义﹕
一,言论自由与传言的关系。网络上有很多传言,这些传言细分可有三类﹕第一类是内部有关人士有意无意放出的小道消息。这类传言真实性概率较大,只不过先打了个时间差。如美国的尼克松水门事件,克林顿的绯闻,重庆的薄与王之斗均是先遭传主的否认,后被证实并非子虚乌有。第二类是人们根据有限信息举一反三的推理猜测,如有名的野生老虎假照片事件。第三类是有人故意造谣。但谁是判断是否造谣的裁判员呢?如政府是裁判员,并一经裁判即镇压,岂非给了政府无量之镇压之权?其害恐大于谣言之害。

人们常言谣言止于智者,止于真相,止于信息的公开,止于被害者的依法控诉,止于时间的流逝。但这个也是相对而言,如同世界末日的传言屡被证伪,但永远不灭。言论自由将永远和谣言共处。


二,言论自由与不良信息的关系。一边设几万信息监查员,近期即删除了几十万条不良信息,一边高喊统一思想,以此整顿网络,钳制言论自由,这是当局的新部署。

可何为不良信息?谁是裁判员?在网络上人们有权利发表任何与执政者不同的声音。可以突破执政者自己暗箱操作设定的禁区”“底线。可以批评任何一位执政领导人的言行。可以对任何历史事件、现实热点、未来体制转型发表自由言论。网络就是一个低成本、大容量、便捷、开放、言论自由不应控、不可控的平台,而非要去控则违背人性,违背宪法,违背人心,失人心者失天下。


2012418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