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习近平所面临的三条道路

 

片言作瓦



习近平上台以后,面前有三条道路:中间一条叫"江胡巷",左边一条叫"重庆道",右边一条则"普世路"。

他可能首选江胡巷,江十年,胡十年,都在这个弄堂里钻,他无非再钻十年。能行吗?江那个时候,方励之进使馆了,方属于自由知识分子,对共产党来讲,从来都是外人,喜欢了,唱"俺代表娘们来欢迎你",不喜欢了,用高音喇叭,"俺代表工农来声讨你"。到胡晚期,大官王立军进使馆了,农民陈光诚也进了。王是统治机器的高端轴承,陈是统治机器的低端基础。高的通天,低的接地。习如果还要钻这个巷子,恐怕就很难再有十年之运了。有一句话,叫中间道路走不通,就是这个意思。华国峰在打了左边的四人帮后,对右边也谋求压制,本意也是想中间一把。可是形势不饶人,最后还是不得不把权杖交给左右斗争,最后胜出的右翼盟主。习如果还要钻江胡巷,无非步老华后尘。

那就再看一眼重庆道。中国这个金子塔在邓以后分三大等级:第一等级,权贵资产阶级在塔尖;第二等级,民间资产阶级在塔中;第三等级是老百姓在塔基。党虽然代表第一等级,可是那两个等级也不让别人来代表,党时不时也得考虑他们的存在。三个代表一般解读为让资本家入党,就是对第二等级的一个拉拢。贾庆林讲"大企业(权贵资本)顶天立地,小企业(民间资本)铺天盖地",大有一种形成以权贵资本为主,以民间资本为辅的统治格局的驾式。

那么重庆模式又是怎么回事呢?就是权贵资本利用民间资本积累的原罪,凭借自己的政治优势对民间资本进行侵夺,同时向第三等级洒胡椒面来忽悠的一种模式。这个模式当然得到很多权贵资本的欢迎,所以在上层有市场。但是又要掩旗息鼓,则反证民间资本在中国,特别在沿海已经有相当的力量。那么习近平能走重庆道吗?有可能,但很风险。可能性来源于党的性质,高风险则在于即便第二等级被成功削弱,第三等级和第一等级将近距离接触,第一等级的日子未必好过。在毛时代,封疆大吏一落入草的案例比比皆是。

那么普世路呢?习如果走这条路的话,大概就成了大陆的蒋经国。而习恰恰却拥有别人所没有的,走这条道的本钱。第一,习是太子党;第二,习是出身于陕北帮的太子党。

传统政治有一个士庶之别。在满清,这个士庶之别就体现在满汉之别。西太后在大臣退朝的时候,讲"你们汉大臣先退,留下我们自家人说说话"。可能退下的汉大臣的品级比有的留下的满大臣的还高,如红楼梦所谓的有脸的奴才还比得上没脸的主人,可是在关键时刻,这个士庶之别还是会很起作用的。比如到宣统,汉大臣的总体实力可能已经超越满臣,如袁世凯,张之洞,岑春煊都有军队,是大吏,有海内人望,可是在事关国体变更这样的问题上,总是缺乏发言权。围着满清名器转的,始终是小醇亲王等几个小王爷。中国政治大概滞后于其北方邻居二,三十年。俄国1917年十月革命成功,这事到中国就是1949。俄国1990年回归传统,这事到中国就是习的这一届了。在需要动问名器的时候,当然是出身于士族的太子党会有更大的操作空间。

而习有别于其他太子党的是他的陕北帮出身。中共内部也有一个嫡庶之分。这个嫡就是中央帮,所谓毛刘周朱陈林邓。这群喝长江水的,长征到千里冰封的北国,茫然无蓄,派一路人马到青海探路,让马步芳给吃了,如果北方到处都是马步芳,中国革命就没戏了,幸好陕北有个刘志丹,一路投奔过来,后来得了天下。那么陕北帮对革命的贡献就很大了。问题是有多大,双方从来不能达成一致。张三穷到没一分钱,碰见李四,李四仅有一百,交给张三,张三转头中大奖,得一百万。李四想,没咱的一百,怎能有这一百万,咱应拿大头,至少平分拿五十万,才显哥们意气。张三想,咱借人家一百,还一百,不成还一千,天下没有的高利贷呀。一个底线五十万,一个高线一千,八个马婆六也不能说和。

有恩可以报,可是恩大无以为报,就只好恩将仇报了;有功可以赏,可是功高无以为赏,就只好赏老刘一个黑枣,老高一个闷棍,老习一个冷板凳了。坊间传说老习在老邓组织人马收拾胡耀帮的时候,被通知开会,发现不对,摔门而去。说明,一,他是一个冷板凳上的,人家要干什么,事前也没告诉,事后无他也照样办;二,他能摔门,能耍横,有本钱。不是谁都能摔门的,红楼梦里几千个佣人,只有焦大能骂娘,有革命本钱嘛。功劳比谁都大,待遇比谁都差,耍个横还不行吗?当需要动问名器的时候,接手的,将是一个陕北帮的太子党,好象是冥冥中的一个小安排。

所以对习近平可以首先报以良好的期待。当然,他如果不主动的话,中国在封疆大吏一级也一样会有叶利钦,因为历史潮流滚滚朝右。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