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陈光诚赴美的幕后博弈

 




中国盲人维权人士陈光诚已经抵达美国,《华盛顿邮报》在周日报道了中美两国在陈光诚事件中外交斡旋的一些鲜为人知的秘密。通过介入到中美就陈光诚问题谈判的内幕人士的话来描述了两国高层如何完成了这难以置信的谈判。

美国官员数周来一直都对陈光诚事件的谈判具体细节保密,然而当陈光诚登上飞机赴美之后,一些高级官员首次谈到了与中方的谈判。

陈光诚逃离山东之后,于4月25日躲在北京的某个角落,脚部多处骨裂。当他提出庇护的要求就如一颗火箭弹击中了美国大使馆。在北京的美国官员与华盛顿方面进行了多次秘密会谈。美方考虑了多种因素,那就是与中国的关系可能破裂,以及国务卿克林顿在隔周要对中国的访问。由于陈光诚需要不断躲避,因此前往美国大使馆的机会非常有限,最终克林顿向美国驻华大使馆下达了命令,让他进入美国驻北京使馆。美国与中方的谈判在四天之后进行。

毫无疑问,在共和党和人权组织的批评声音中,美国国务院是尽了最大努力帮助陈光诚离开中国的。而同时,介入到谈判中的美国官员真实了解到了中共领导层在面临内部和外部压力的情况下是如何处理这个问题。

中美双方的首次谈判时间是4月29日早10点,中国出面的是美方多次接触过的官员,其中包括外交部副部长崔天凯。而在中方外交人员的另一侧是两位没有做自我介绍也未经介绍的男子。直到数日之后,美国方面才得知其中一人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代表,而另外一人是中国情报机构的一个分支负责人。美方的代表中则包括副国务卿坎贝尔以及美驻华大使骆家辉。当时中方警告说若有消息传出陈光诚在美国使馆,那么中方将会以叛国罪指控他。

陈光诚在与美国大使馆官员的长时间谈判中清楚地表明了他希望留在中国。美方表示,若如此他就需要与中国当局建立互信关系。不过中国方面拒绝与陈光诚见面。

中国方面的谈判代表主要以回应为主,从未主动提出方案。崔天凯每次在结束会谈后就会回去报告,然后把中共最高层的决策在第二次会议上传达。美方与陈光诚本人的谈判几乎和与中国高层的谈判一样艰难。虽然他希望见到妻子以及担忧子女的想法让美国官员动容,但是他在表达自己的要求时也显露了他很有心机。


中方一直清楚地表示希望能够在5月3号中美举行战略经济会话之前解决此事件,这使美国官员们后来意识到克林顿访华的时机对他们来说是个优势。如果双方谈判官员无法在克林顿访华之前达成协议,那么危机就可能加剧。不过一名美方官员指出,克林顿直接发话要比所有的谈判代表团表达看法效果大的多。

到了谈判的第四天,中方终于同意让陈光诚的妻子和子女前往北京。中美当时达成的协议是,陈光诚住院两周之后会前往七所大学中的一所学习,最有可能是在天津市。两年之后,他可前往美国学习。如果这一切都达成一致,那么届时克林顿就可以发表声明。

在克林顿5月2日抵达北京之后的几个小时,陈光诚同意离开美国大使馆与家人在医院见面。骆家辉多次问他是否确定要离开使馆,陈光诚的回答是肯定的。

陈光诚在医院的时候,美国官员一直相陪,在他与家人团聚的那一晚,最后留守的美国官员决定给他和家人一些私人空间而离开。但是这成为未来几天让陈光诚的支持者以及美国共和党及人权人士都大肆批评的原因。后来美国官员也承认这是个失误。

美国官员为陈光诚提供了三部手机,以确保能够联络他。但他们想不到的是陈光诚会在未来的两天中无间断地接受采访,并要求美国众议院对此进行聆讯。陈光诚还对朋友们说,美国弃自己而不顾,他为自己的安全担忧。此时中国外交部忽然打破了沉默,谴责美国介入此事,并要求道歉。

到了5月3日,问题出现了,那就是陈光诚希望去美国。美国官员意识到低估了陈光诚的朋友们以及其它异见人士对于他留在中国的决定的反对声音,就在与家人单独相处的那天晚上,这些人说服他改变了主意。这是美国方面首次听到陈光诚想去到美国。

崔天凯对于美方希望再举行会议的要求感到非常不满。而克林顿决定直接与国务委员戴秉国进行会谈。克林顿说,之前的谈判是让陈光诚两年后去美国,现在只不过是把时间提前。而戴秉国说,中方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不过也说中方可以坐下来再谈。虽然此举得到了崔天凯的反对,然而戴秉国对其进行了劝说。

转机出现在克林顿与温家宝的会谈期间。就在美国国务院官员准备记者会之际,一名记者转达了新华社的报告,说陈光诚可以申请前往国外留学。稍后不久,崔天凯与坎贝尔以及另外三名美国官员再次举行会议。期间,他不断表达了对美方干涉的不满。而崔天凯也提到了新华社的报道。这时,美方官员才意识到这是有意之举。

中方提出了要求,他们希望公开表示,陈光诚没有获得特殊照顾,他们在释放他之前需要一段时间,这样才不会显示出中国屈服于外来的压力。另外中国方面坚持说,不可以把这个协议描述成是在进行了一系列会谈之后达成的“协议”或者“达成谅解”。

在会谈之后,美国方面离克林顿举行记者会只有20分钟时间。至少有七名美国官员在一起撰写了一份声明。也正在这个记者会上,正如美方对崔天凯承诺的,克林顿使用了非常正面而泛泛的辞令。她的发言人发表声明说,“美国希望中国政府能够尽快处理陈光诚的申请。”

15天之后,陈光诚离开医院踏上了前往美国的飞机。

陈光诚偕夫人袁伟静及一双儿女,5月19日已经顺利抵达美国纽约,入住纽约大学的华盛顿广场公寓村(Washington Square Village)。在被当局软禁7年后,他和家人终于重获自由。

华盛顿广场公寓村有两栋并排的17层高塔楼,共有约1,300套公寓,住户为纽约大学的教职员工、研究生。公寓村内有一个公园,在公园下面是一个能容纳650辆车的地下车库。因其位于纽约曼哈顿的黄金地段之一,纽约大学用此来吸引招募明星教授,如著名经济学家Nouriel Roubini就曾住在这里。

据《时代周刊》5月20日报道,19日晚11时,在该公寓旁的Bleecker大街上,人来人往,几乎没有见到任何特殊安全保卫的迹象。公寓外面停有一辆纽约大学校警的空车。没有直接迹象显示有纽约警察局或其他美方安全机构的人员出现。

据公寓村一位住户表示,陈光诚一家据信是住在9楼,纽约大学安排了两套连着的公寓,一套是给陈光诚及其家人居住,另一套是给一名保卫人员,但不清楚该保卫人员的身份背景。她说,她对公寓内可能会出现持枪的警卫感到不安,但在周六当晚,在公寓的大堂内或是在九楼,还没有见到这种现象。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