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三言两语》之一

 

又一个自由的中国人——陈光诚

 

陈光诚在大陆的过去是值得同情和敬佩的。在他的经历里,没有因为自己是盲人而无所作为,反而自学法律,为很多需要帮助的人维权,再后来导致政府限制其自由活动而软禁家中,在过去1年多的时间了,全国各地的人士通过勇闯山东临沂或者发起微博签名或者茉莉花运动来对他表示支持,以及国外关注中国自由民主活动的人士的关注和呼吁,终于让政府做出让其本人及妻儿前往美国治病和学习。

相信为之关注和付出点点支持的所有人对这个结果都是满意的,在这个事件中国家意志始终是站在主导权上的,中国政府在处理的开始阶段还是以传统的维稳手段来限制公民的个人自由,但是在自由资讯发达的现代社会里,陈光诚作为一个符号,让很多人通过自己的方式去表达自己对自由世界的向往,哪怕只是把自己微博的头像改为他的肖像,就是默默的表达自己的意志了。作为自由民主的倡导者美国和西方国家,看到无数中国人对此事件的发声,也就看到了他作为探讨中人权问题的一个话题,这样在国内关注人群不断增加和国际各方不断以此为话题。国内即将举行十八大的前提下,为了粉饰和谐,中央政府出于维护稳定的角度,只好同意其出国。

陈光诚出国后,随着消息往来的限制,民众对其关注必然会慢慢减弱。这也是政府想看到的结果。

中国还有不少的人士因为民主而受到监视或者坐牢,还有很多普通表达自由意志的人,那么,外国政府又能一一关注和施加影响么?这个事件只能是偶然事件,对中国主体变革还不能带来必然的影响。

作为政治进程的主导力量还是广大的中国人民,在自我觉悟,自我行动,相互影响的氛围下。在温水沸腾的那一刻,才能达到沸腾为蒸汽的那一刻,才能推动历史的车轮向着自由民主前进!


上海网民

 

查建国谈《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70周年




近来大陆大张旗鼓地纪念《毛泽东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简称《讲话》)70周年。有友电话与我讲,不看那些纪念节目。我是看了一些,尤其是一些所谓的延安时期的“老文艺工作者”的回忆讲话。看后才更明白毛氏的“文化专制”之源头就在《讲话》。鼓吹者讲《讲话》解决了两个根本问题:一是为什么人服务的问题,既是文艺要为工农兵服务;二是如何服务的问题,既是深入工农兵中去。文艺之根本是人之美,是人的悲欢情感的体现。而毛氏的阶级斗争理论则把人分为革命阶级,团结对象阶级,敌对阶级。文艺成了阶级斗争的工具。而文艺工作者则是脱离工农革命阶级的小资产阶级知识分子,要深入工农革命阶级中去,改造自己,为革命阶级的暴力夺权、专权服务。革命阶级是先进的阶级,其代表是共产党。党组织是母亲,其它追求“革命”“进步”者是其儿女。这种“母与儿女” 关系是党文化的核心价值观。毛氏就是用这种价值观进行对知识分子的大清洗和大洗脑。《讲话》几年后随着毛氏农民战争的胜利,开始了全国的文化专制,二十多年后“文革”中达到顶峰。70年后的今天仍在“唱红”中延续。可见其影响之深呀!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