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香港维园烛光点点 破纪录18万人悼“六四”
 


人数一向领先的香港“六四”事件烛光晚会今年再创纪录,主办的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表示,逾18万人在维园内向“六四”亡灵致意,打破历年纪录,当年被坦克辗断双腿的方政与不少从中国内地来港出席“六四”烛光晚会的人均表示,深感震撼。

另外,澳门和台湾亦有举行“六四”烛光晚会,分别有六百和五百人参加。

在“六四”事件23周年晚上,不少人在晚上六时已陆续来到举行烛光晚会的维园,两小时内,参加者已坐满六个足球场、草地及篮球场,只见大部分是年轻人,亦有不少是特意来出席晚会的中国内地人,本台记者接触的内地人来自长春、湖北、云南和广州,“震撼”是他们的共同感觉,并认为平反的路虽然漫长,但举办烛光晚会已可教育后代。一名在俄罗斯工作的内地人孙先生表示,今年已是第三次来港参加烛光晚会,感觉越来越好,因为参加者一年比一年多。

当年采访“六四”事件的前记者蔡秀霞今年亦特意由内地返港参加晚会,她说,这已是她的习惯,人在北京,便到天安门广场散步;人在香港,便来烛光晚会。她在北京时,曾邀请在内地工作的港人一同到天安门广场散步,可惜多年来未有人愿意同行,害怕被拍照、追究和惹麻烦。

对这么多年轻人参与,特意来港出席晚会的方政表示很感动,而内地人因为受压而不能公开表达想法,自然会来港出席晚会,而他们出席,正表示他们没有忘记“六四。

方政致辞时表示,亲睹维园的点点烛光,与过往看影片很不一样,感到非常震撼,他认为,晚会代表香港及中国人的良心和共同追求,感谢港人23年来的坚 持,相信民主一定会到来。未能入境香港的前学运领袖王丹在录像讲话中同样感谢港人23年来的坚持,期望大家“用我们的坚持去写我们这一段历史”。

晚会历时两小时,支联会主席李卓人在宣读大会宣言时批评中国的贪腐比23年前更严重,人权自由亦更倒退,北京十八大后的新班子若不推行民主改革,只会在不可挡的民主潮流中灭亡。

他又罕有地在大会宣言中批评香港政府在人权自由上倒退,又强烈谴责候任特首梁振英这“六四变色龙”。他解释,梁振英89年时刊登广告谴责屠城,但二十多年后却公开指下令屠城的邓小平应该获颁诺贝尔和平奖,实在是无良和可耻,会后更指梁氏应向港人道歉。他更公开向梁氏下战书,声言为抗议梁氏打压自由, 支联会将不惜公民抗命。

随着更多年轻人和内地人出席晚会,支联会公布,维园场内人数达破纪录的18万人。在“六四”事件20周年的2009年,支联会称有15万人在维园场内,而挤在场外不能入场的则有5万人。不过,一如往年,警方的数字比主办单位少,警方指今年烛光晚会最高峰时有8.5万人参加。

六四事件23周年,网路上数度传出中国大陆可能平反六四。但台湾学者分析,平反六四或政改的可能性极低,大陆可能启动的政治改革,可能仅止於监督干部、反腐败的问责机制,而非所谓的民主化。温家宝谈论政改很多次,某种程度上有权力斗争的意涵,而且使权力斗争更具正当性。

台湾中央社报道,研究中国大陆政治改革、政治变迁及民主化前景的中央研究院政治学研究所筹备处副研究员徐斯俭分析,不能把中共视為「单一行為者」,中共属於集体领导,「很多事9个人可能说不好,而且谁也指挥不了谁。」

他说,温家宝谈论政改很多次,苦於无法推动,却在3月14日又重提政改,「权力格局正在移动中,在这个空隙中,拋出这个议题,某种程度上有权力斗争的意涵,而且使权力斗争更具正当性。」

他说,虽然温家宝也拋出路线之争,但广义来看,这也可视為整个18大权力布局博弈的一部分,「是手段,而不是目的。」

徐斯俭观察中国政局这段期间发展指出,胡温执政联盟虽然有所让步,但整体而言,已在这盘棋局中胜出,大势已定,这时候如果重提或推动政改,「在政治上是不会得分的」,因此,此刻推动政改可能性极低。

台北国家政策研究基金会副研究员陈华昇也认為,胡温联盟在这波激烈权力斗争中,显然略胜一筹,因此,此刻实在不需要平反六四。

他也认为,中国可能启动的政治改革,可能仅止於监督干部、反腐败的问责机制,而非所谓的民主化。

支持中国民运人士观察指出,从贵州民众日前举办六四纪念活动,并未受官方制止来看,显示中共当局对六四态度似乎有所鬆动。网路上甚至传出国家副主席习近平若接掌中国共产党总书记后,可能会平反六四。

这不是网路上第一次传出中共当局考虑平反六四传言,网路上先前也盛传中国国务院总理温家宝有意平反六四。

因六四事件遭罢黜的已故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一向无法在大陆网路上搜寻得到任何结果。不过,部分中国祭祀网站几个月前一度可以让网友上网祭拜赵紫阳,甚至张贴具指标意义的悼念文章。但没隔几天,又遭到封锁。

温家宝3月14日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会后记者会再度重申,不仅要进行经济制度改革,还要推动政治改革,特别是党和国家领导人制度改革。若不推动政改,文化大革化悲剧还可能重演。

温家宝发表政改与杜绝文革一席话后,前中共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随即下台,令许多人再度萌生对大陆政改期盼。

1989年六四民运领袖王丹就说,如果温家宝真能下决心去做,应该还是有一定能量的。中共即将召开第18次全国代表大会,这也有非常大的「可能性」,这么多党代表是不是终於可以发挥作用,提出一些提案?值得观察。

曾任邓小平英文翻译、现任日内瓦外交与国际关係学院教授的张维为,曾发表一篇「中国政治改革要自信地走自己的路」文章说,过去二、三十年,社会主义国家改革有3种模式:古巴「保守改革模式」、前苏联「激进改革模式」及中国「稳健改革模式」。

他说,古巴采取政治体制完全不动,只对经济体制限改革,但后来证明失败了。前苏联以政治改革为主,以经济改革为辅,结果政治参与迅速爆炸,导致立陶宛、拉脱维亚等国纷纷独立。

张维为认为,中国以较大规模的经济体制改革,与较小规模的政治体制改革,证明比古巴、苏联模式好,也比「极左」和「极右」的模式好。

中国人民日报5月25日社论则说,「民主人权输出」是西方垄断资产阶段在殖民主义已经破产的历史条件下,透过经济、政治、文化、外交等新的隐蔽方式干涉、控制、支配开发中国家的政策和活动。

台湾中央社说,这或许可视为中国官方的态度,中国也许有可能推动政改,但绝非西方国家所认知的民主化改革。


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晚会继续笼罩在悲情气氛中时,大陆军方喉舌、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选择于“六四”当天在头版发表文章 《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继续表态支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时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观念,甚至提高到“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高度。

每逢“六四”周年,都是“天安门母亲”等受难者家属的心碎之日,也是中国自由派知识分子每年一度的哀悼日。和往年一样,中国大陆各地在 严防死守、草木皆兵的气氛中度过了“六四”23周年,纸媒基本被控制到滴水不漏地步,而此前被视为言论自由度最大的微博,也见识到前所未有的屏蔽、禁言、 删帖和封号力度,不仅相关敏感词被大量删除,连蜡烛图标都被禁止使用,以致表面上看一派祥和,几乎没有任何敏感内容,发言者只能以极为委婉的方式,间接表 达缅怀之情。

“亲戚或余悲,他人亦已歌”。当香港维多利亚公园的烛光晚会继续笼罩在悲情气氛中时,大陆军方喉舌、中央军委机关报《解放军报》选择于“六四”当天 在头版发表文章《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继续表态支持“以胡锦涛为总书记的党中央”,同时批驳“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国家化”观念,甚至提高到“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高度。

《解放军报》文章秉持“党指挥枪”的传统论调,称“坚持党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是我军建军和治军的根本原则、制度和永远不变的军魂,是党和国家的重要政治优势,在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不能有丝毫含糊和动摇。”

但是,和此前同类宣传相比,六四当天的这篇文章调门更有所升高,以攻击性的语气称“随着党的十八大临近,意识形态领域斗争愈加尖锐复杂,国内外敌对势力蠢蠢欲动,乘机进行破坏和捣乱,加紧对我实施西化、分化战略,并把我军作为重点目标,妄图离间党和军队的关系。”同时重申“坚决抵制‘军队非党化、非 政治化’和‘军队国家化’等错误思想观念,深扎听党指挥的思想根子”。

值得关注之处在于,虽然近期《解放军报》发表多篇调门强硬的文章,但六四当天这一关于“敌对势力妄图离间党和军队关系”的论断,此前并不多见。这一 强硬表态显示出,此前备受官方攻击的“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和国家化”的诉求,似乎已经不仅仅是“错误思想观念”的认识问题,而上升到“勾结境外势力”、 “离间党军关系”的敌我矛盾高度。换言之,这一问题已经超出了通过辩论、说服、教育来解决的程度,必要时可以诉诸于专政手段来解决。

对于民间舆论而言,这一强硬表态也带来了额外的风险。在自由派媒体和学者群体中,持“军队国家化”观点的人士并不在少数,虽然目前这一话题尚未在网络上遭到完全封杀,但在军方调门提高之际,言论空间有进一步缩小的可能。

在1989年以暴力手段镇压学生运动之后,军队内部一直潜伏着反省思潮,认为军队向学生开枪已经成为难以除去的历史污点,而六四悲剧的制度根源,在于军队的党派化,使得本应抵御外敌的军队被用来解决内部政治纷争。而“平反六四”与“军队国家化”形成表里关系,呼吁前者必然导致后者。正因此,中共正统 意识形态对“军队国家化”思潮在军内的走势始终保持警惕。

长期以来,中共军方内部的分歧与争论始终不为人所知,因此面对反对“军队国家化”宣传,并没有清晰明确的“假想敌”。2012年2月,有传言指副总参谋长章沁生因相关言论被停职,但并无可靠消息证实。相反,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总政治部主任李继耐等军方高层频频强调中共对军队的绝对领导权。而被认为是军队中具有新思维的新生代人物刘亚洲中将,也于今年4月在正统刊物《求是》上发表文章,表态称“无条件听党指挥是我军最重要政治纪律”。

自2011年以来,军方宣传部门反对“军队国家化”的调门有逐渐升高趋势,2012年3月,军队内部在团以上党委机关开展“讲政治、顾大局、守纪律”学习教育活动。3月19日《解放军报》发表评论员文章《始终把思想政治建设摆在各项建设首位》,提出“每逢党和国家面临大事,国内外敌对势力总会借机兴风作浪,社会上噪音杂音也会明显增多”。5月15日,刘焕民少将刊文称“国际敌对势力对我实施西化分化的战略图谋一刻也没有松懈”、“‘军队非党化、非政治化’‘军队国家化’的鼓噪声不绝于耳,必须深刻认清这些错误言论背后的阴谋”。

“六四”当天的《高举旗帜 听党指挥》是中国军方和武警部队近日开展的“赞颂科学发展成就、忠实履行历史使命”宣传报道活动的产物。作为惯例,在党的全国代表大会这样重大政治活动之前,军方将进行为期数月的政治宣传教育活动。五年前中共十七大召开前夕,军队和武警同样发动了“赞颂新成就、履行新使命、迎接十七大”的宣传教育活动。5月31日,总政治部在北京召开了相关主题工作部署会,后续步骤将于6月上旬陆续展开,以此作为军队迎接中共十八大的政治动员。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