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悉尼举办“六四与中国时局”座谈会



6月3日下午,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在艾士菲市举办“六四与中国时局”座谈会,由曾因六四入狱3年的《上海女囚》作者孙宝强主持,约50位侨学界人士参加。孙立勇、冯海光、潘晴、张小刚、钟锦江、陈弘莘、陈用林、孔天乐、李清等数位民运人士及中国问题研究者作了重点发言,回顾并探讨了1989年北京屠城事件及其对世界和中国社会的深层次影响,分析当前中国形势及未来中国走向,并对今后海内外民主运动工作提出了一些建言。与会人士各抒己见,展开了热烈的辩论。座谈会持续3个半小时。

冯海光首先发言。他说,六四屠杀事件是中国目前一切危机的根源。当前中国好比一个堰塞湖,内部持续高压,总有爆发的一天,大坝必将崩溃。解决中国问题归根到底要回到六四症结上来,民主改革是唯一的钥匙。如果自上而下进行,或可减少阵痛。否则,后果不堪设想。当
然,中国民智已开,大乱之后定获大治。呼吁中共当局重新评价六四,为个人前途考虑也应打开政改缺口,以降低大变革的代价。他认为,民运人士应当研究中共解决六四问题的可能性,民间或可通过网络向当局喊话,疏解死结。

潘晴说,六四吹响了国际共运终结的号角。他表示,今年,不可一世的中共显露了最后的败象,裂口已现。种种迹象表明中共走向灭亡进入倒计时。

陈用林表示,中国社会之恶现状都源于当年邓小平对学生运动的血腥镇压和片面地、畸形地、掠夺式地发展经济。为了十八大,中共黑帮内斗已经白热化。从薄熙来开始,中共权斗不再遵从帮规,利用网络互揭恶行劣迹,表明中共已经进入疯狂状态,灭亡之日可期。年轻人有很多开始关心国事,但仍不明六四真相,他们是国家的未来,我们有责任把所见所闻所知都传递给他们。

张小刚对有人引用龙应台的话“几流的人民,就有几流的政府,就有几流的社会、几流的环境”表示异议,认为中国人的素质并不低,完全可以接纳民主的理念。

孙立勇说,中共有两个包袱,一是六四屠杀,二是镇压法轮功。他认为应当追究中共相关领导人的个人责任。他说,因六四入狱的人中,目前有两人尚在狱中。他们是姜亚群和苗德顺,分别被判处死缓,都被关在延庆监狱。苗德顺坚贞不屈,死不认罪,在狱中多次被关禁闭,吃尽苦头,为不连累家人,从1997年起就拒绝亲属探望。这两人当年挡坦克、烧军车,代表了正义,绝不是罪犯。只要他们仍在牢里,这个民族的苦难就远未结束!

陈弘莘在发言中说,中国目前政局呈现扑朔迷离的“一状三态”:王薄下台、陈光诚出逃导致社会震荡的混乱状;温家宝高调政改、高层对内忧外患束手无策给众人带来政改幻想和乐观的心态;胡锦涛与周永康矛盾隐现、局势不明的模糊态;封掉 “乌有之乡”和“中选网”后左右夹击中央的暗流态。23年过去,王立军和陈光诚事件的政治博弈让我们看到了中国走向民主宪政的一扇亮窗,至少能够感触到窗外有条不远的路。

钟锦江对“六四事件是中共历史上首次屠杀自己人的事件”的说法表示了不同意见。他说,中共历史上打AB团冤死7万自己人。以前中共杀人之前都要用理论去定性,使之“合理化”,比如 “反革命罪”,但1989年屠杀学生时根本就无法自圆其说。埃及的独裁者穆巴拉克受到了应有的审判和惩罚。他相信,清算中共领导人的一天早晚会到来。希望中共当权者顺应历史潮流,尽早开启民主改革之路,为自己留条后路。

多位侨界老人纷纷上台痛陈中共在历史上犯下的系列反人类罪行。张廷良老先生说:“一二九运动,国民政府没有开枪;五四运动,学生火烧赵家楼,国民政府只用了高压水枪;六四学潮,中共却用坦克机枪扫射。文革期间,中共要求子女与父母决裂。乌鸦尚知反哺。共匪畜牲不如!现在中共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陈光诚和王立军正反两面人物都去投奔美国,说明中国人需要美国的帮助。中国人民要团结起来维护做主人的权利!”

会上,天津访民何燕讲述了她住宅被强拆,上访被关被打,家庭离散,投诉无门,被迫流浪到澳大利亚的悲惨经历。

有几位八O后中国留学生参加了座谈会。其中一位是曾在国内做过诗歌杂志编辑的女生。她表示虽然对现状不满,但中国需要慢慢放开,她的父母都期望安定。还有一位是悉尼大学的一位张姓留学生。他说,他在推特上了解到很多六四的情况,此次来参加主要是结识孙立勇先生,并当场向中国政治及宗教受难者后援会捐助100澳元。

值得一提的是,孙宝强在主持时充满激情地说道:“我们应当感谢第38军军长徐勤先、第28军军长何燕然和政委张明春、第39军师长许峰,他们出于人类的良知没有执行刽子手的指令。人民不会忘记他们!”

悉尼支持中国民主化工作平台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