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纪念六四遭秋后算账 贵阳警方抓捕抄家





贵州异议人士糜崇标及雍志民等人在参与纪念“六四”纪念活动两天后,突被警方抄家并带走询问。糜崇标夫妇都被警方带走,他们的儿子四处打听父母的消息。有贵州民主人士认为,当局日前欲擒故纵没有阻挠纪念六四的活动,但是现在却开始打压报复。

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雍志民因参与六月四日下午贵阳一批民主人士在民族广场拉横幅要求平反六四的活动,周三遭到当局抄家并被带走,据维权网周三晚间的消息称雍志民上午遭到带离之后,下午当局人员折返抄走了他家中的电脑。据他的妻子描述,雍志民此次被带走的原因主要是在活动中参与了摄录的工作,当局怀疑他将相关照片和录像上传到网络中。贵州人权研讨会的一些成员也表示,雍志民将摄录的内容传给多个成员,目前尚未确定是谁将这些内容上传到网络中。

据维权网称,雍志民电话一直无人接听,他至今下落不明。

贵州民主人士周一当天活动现场并没有遭到阻止和破坏,原本不少人认为当局有意放宽环境。参与者糜崇彪认为,纪念活动顺利举行与中央高层出现分歧有关。

然而记者周四致电糜崇彪,接听的却是他的儿子糜祖恒。他告诉记者,父亲已在周三晚间被带走目前不知行踪和下落:我昨天下午也不在家,我差不多是凌晨回来的,回来的时候发现家里被翻的乱七八糟的,我家里两台电脑主机不见了,我母亲和父亲目前都联系不上。

记者:是不是与之前纪念六四有关?

糜祖恒:当时我父亲在家里, 当时就已经有国安人员在附近守着,他们已经来过一个联防的人到我家里看过,白天的时候没有把我父亲抓走,晚上来把他带走。现在我母亲和父亲都联系不上,我父母现在在哪里,我还要把这件事弄清楚。现在我希望你们能够帮助把我父亲的遭遇在网上扩散开来。最起码让他们不能做更过分的行为。

消息传出后不少网民表示, 这是当局的报复开始了吗?有的网民希望当局放人,并问:“悼念六四糜崇彪何罪之有?”

网络媒体自曲新闻在推特表示:这是贵阳市民悼念六四的后续。贵州民主人士廖双元向本台分析表示:他们是欲擒故纵,当时我没在现场在外地,周围的监控没有放松,秘密的用摄像头将他们摄下,据我知道,他们出动几十个便衣当时没有抓他们,现在看到网上消息传播很多,所以几个人被抓了,也许后台老板现在下令要他们抓捕人了。

据维权网报道,5月28日下午贵州多名研讨会成员在贵阳市人民广场打出“八九”“六四”二十三周年祭的悼念标语,要求政府追查凶手,停止政治迫害,并强烈要求释放良心犯陈西。现场引来数百名市民的围观。活动一直顺利进行,直到当天下午5点多结束也没有受到警察干扰。

然而时隔两天后,研讨会成员雍志明,糜崇彪、李克珍夫妇相继被警察抄家带走,其他成员均遭到警察传唤和软禁。

糜崇彪的儿子糜祖恒周四到所在辖区三桥派出所打听父母下落,后得知母亲李克珍被关押在此,并与母亲进行了短暂的会面。随后糜祖恒向警察打听父亲下落,但最终警察拒绝告知。


六四之前,贵阳国保为防范贵州异议人士再进行悼念六四和其它聚会活动,加大了开展维稳控制工作,很多异议人士都遭到传唤和软禁。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黄燕明被所在辖区警察警告和软禁,另外两位成员莫建刚和田祖湘分别被警察从家中带走。而廖双元、吴玉琴夫妇的电话已经无法接通,目前情况不明。

另外,除了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贵州异见人士受到传唤和软禁外,周四上午10点,当时并没有参与六四纪念活动的贵州人权研讨会成员陈德富也接到辖区沙聪派出所警员电话,警告其不准出门。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