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项观奇:历史检验中国各派政治力量




薄熙来事件发生后,毛派内部原本存在的几个小派别,对这个事件的看法不同,作法也不同。这不奇怪。这是对所谓“重庆经验”看法不同、作法不同的延续,更深刻地看,这是对马列毛主义的把握不同,对中国社会矛盾性质的看法不同,对当前应该采取的斗争策略的理解不同,甚至是所反映的世界观、思想方法论、阶级影响和阶级属性等等诸多不同造成的。因此,分歧是深刻的,尖锐的,又是必然的,不易调和、不易解决的。

但是,对薄熙来事件的这些看法和作法的不同,对于理解毛派内部存在的分歧,判明其中的是非曲直,还是有积极意义的。从这个意义上说,薄熙来事件,不仅是对执政者的一次考试,而且也是对毛派的一次考试。经过这次考试,毛派有可能找到差距,克服不足,有所提高,在新的更广大团结的基础上,逐步胜任自己应该担当的历史任务。

毛派是当前中国社会中,处于受剥削受压迫的工农群众的政治上的代表。作为一种自我反思,自我批评,我感到包括我自己在内,我们毛派在当前的斗争中的表现,是软弱的,不成熟的,不理想的,有负于我们应该当担的阶级的历史的重任。

这既表现在理论认识上,更表现在斗争实践上。

不说别的,乌有之乡、毛泽东旗帜、东方红、红色中国、红旗等毛派网站,自3月15日一起被封,到今天也没有启封,但是,我们毛派硬是一点办法也没有,既没有大胆的发声抗争,更没有坚决的斗争措施,就这样听之任之。宪法给了我们维权的最高权力,但是,我们不敢运用。从这一点说,网站不能启封,责任不仅在法西斯专制一方,更在我们自己一方。一切人民的权利是靠人民的斗争获得的,也是靠人民的斗争维护的。没有统治者恩赐的民主权利。我们既然没有能力维护自己的民主权利,专制也就必然猖狂。

不必吹牛,无须辩论,面对封建性的法西斯性的专制,连资产阶级的民主形式都没有,还有什么可说的。不去挑战法西斯专制,却热衷批判资产阶级的普世民主、自由,这是吃错了药,这和马列毛主义毫无共同之处。马列毛主义告诉我们,在社会主义革命提到议事日成之前,必须首先完成民主革命,这不仅是历史发展阶段的必须,而且是无产阶级能够把自己组织起来,投入下一步斗争的必须。现实生活再一次验证了这个道理。不战胜修正主义的法西斯专制,就没有进行社会主义革命的可能。可是,毛派正是在这一历史的门坎前止步。

革命不是写文章。而我们只会写文章,而且是在网络这个虚拟世界里写文章。这是无法撼动反动的专制者的。宪法何以要写上言论自由,结社自由,集会自由,游行示威自由,罢工自由等等?就是因为这是民主的主要手段,是防止统治者实行专制的有效手段。世界各国的宪法之所以都要写上这几条,就是因为这是世界各国人民自近代以来斗争经验的正确总结,是争取和维护民主的可靠手段和一定保证。这不单单是资产阶级斗争的成果,也是无产阶级参予斗争的成果。民主共和国,不仅是资产阶级专政的最高的形式,也可以如列宁所说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一种捷径”,也可以如恩格斯所说是“实现无产阶级专政的特殊形式”。这是政治制度的历史的进步。在我们这个依然不能摆脱封建性、法西斯性的专制的国度里,我们没有资格轻视民主,哪怕是资产阶级民主。毛派恰恰在这个问题上老是犯胡涂。把搞封建世袭的金氏家族政权视为真正的社会主义,就是这种对社会主义无知的充分表现。不懂民主的意义和不敢运用民主是统一的。面对专制,毛派的弱点暴露无疑。主要就是表现为不敢拿起民主权利这一锐利武器去维护属于我们自己的权利。王铮老师既不是共产党员,也不是毛派,但她却是勇敢的维护宪法权利的实践者。如果我们毛派同志不说成千上万,哪怕能有上百上千的同志跟上王铮,我深信,王铮不会直到今天还在狱中。王铮是女子,但是,她是勇士;我们是男人,却是懦夫。《红灯记》中李奶奶有一句台词叫:“都上大街游行去了”。那才是革命。我们却就是不敢迈出这一步。这一步之差,却是革命与不革命的分界线。毛派中的哪一派也别吹,我们不看嘴,只看腿。我们需要的是行动,革命行动,而不是大话。不要忘记,毛主席一生倡导的就是“要革命”。在延安他说“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接下来,又说,“根据这个道理,于是就反抗,就斗争,就干社会主义。”这就是讲,马克思主义的根本道理就是革命。文革中,他对老同志反复讲的也是不要停止革命,批评“一部分党员却不想前进了,有些人后退了,反对革命了。”鼓励老同志要像列宁那样,“没有停止”,继续革命。临终前,他给我们的最后的指示,还是说,“一百年后还要不要革命?一千年后要不要革命?总还是要革命的。”要做一个真正的毛派,就要懂毛主席讲的这个道理,就要照着做:革命。不革命,读再多的书,说再漂亮的话,到头来还不是一个真正的毛派、真正的革命者。这次的斗争,是又一次检验。

历史和现实告诉我们,不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不会轻易地把枪杆子提到议事日程上来,推动历史进步的经常的大量采取的是人民集会示威游行等运动形式。这不用多加论证。每日每时,在这个世界上都有这样的运动在发生、在进行。这是人民表达自己意志的令统治者不能不认真对待的有效形式。资产阶级民主派中有人看到了这一点,要求落实宪法第35条;我们毛派中的许多人也看到了这一点,捍卫大民主的权利,提出“大众民主”的形式。这都是对的。但是,这要实行,这要靠斗争来实现。非常可惜,我们不过是“口头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在这个世界上,到处都有“运动”,而在我们这里,却只有“维稳”,实际是法西斯专政。面对暴力,我们选择了屈从。这是令人深感失望的。

只在虚拟世界里吹大话、讨生活,是永远也没有革命可言的。(....)作为影响最大的几个毛派网站,在薄熙来事件发生后的表现,有目共睹。除了孔庆东在3。15发出“这是反革命政变”的正义呼喊外,之后,那几位有影响的同志,几乎哑口无言。网被封了,就这样软弱地俯首听命。没有坚决地抗争,没有继续以各种形式发出反抗的声音,更不敢采取宪法允许的斗争手段。这再一次证明,我们自称毛派,却名不副实。在压力面前,太脆弱,太经不起打击。过去,不少人批评说这是一种改良派,现在看,连改良也不改了。说“大众民主”,现在面对不民主,却一点争取“大众民主”的勇气和斗争也没有。那慷慨悲歌的文章,看来无非是心中意气的随意抒发,并不当真要实行,真的面对泰山压顶,这口气还是能够忍受下去的。“乌有”终于真的乌有。

如此的表现,同志们不必过分感到遗憾,但是,广大的要革命的同志们,应该从一些人在实际斗争中的表现,悟出其中的道理。这样的历史教训是反复出现过的,我们一定要记取。革命不是投机。投机者不是革命者,而是混入革命队伍里的蛀虫。真正要革命的同志必须对这种人有所警惕。不然,真有一天革命高潮到来时,他们的调门,又会超过我们所有的人,又要以“旗手”自居了。

如果我的这些属于自我批评的意见不错,那么,几个网站至今的逆来顺受,不敢抗争,是不合适的。过去有人大批改良主义,现在是连改良主义也没有。至于“革命派”的“狗咬狗”观点,我想,就算是这样,从维护宪法和争取民主权利这一点来说,不是也可以像王铮老师那样作为斗争的切入点吗?再退一步说,你可以“不掺合狗咬狗”,但是,专制封了你的网站,为什么不可以进行合法斗争呢?不去掺合可以,但马列毛理论要和实践结合,要投入实际斗争,推进实际斗争。可惜,我们缺少的正是这一点。高调的不符合实际的废话太多,有效的有力的实际行动太少。

我这里主要是检讨自己。不想过多批评别人。尤其不愿引起误解而影响团结。但是,我诚恳希望毛派同志不要自满,要对自己有严格的要求,要适应革命的需要。我们不是代表自己,我们是代表工农群众,是为工农群众奋斗的。革命是历史的精彩的伟大篇章。但是,革命又是非常严肃的历史大动作,不仅不可避免地有所牺牲,而且对革命者的要求是很高的,甚至是苛刻的。正因为这样,革命者要严格要求自己,检讨自己,万不可以“一贯正确”自居,更不要靠大话空话吃饭。一贯正确是没有的,大话空话是无用的。我们要做实践的真革命者,而不作口头的假革命者。

我过去在文章中宣传过主席的矛盾焦点的思想。在一定时期,社会基本矛盾,主要矛盾,会通过一定的看起来好似偶然发生的事件,形成特定的矛盾焦点。这个矛盾焦点,把各种矛盾、斗争都汇聚在一起,成为一个主战场,一个牵动整个社会、具有全局意义的纲。谁抓住了这个纲,谁打赢了这一仗,谁就会赢得全局的胜利。在我看来,现在的薄熙来事件就具有这样的意义。一定要看到薄熙来事件背后的各种阶级力量、政治力量的较量。这场斗争,不仅调动起了国内的各派政治力量,连美、英等国也都十分积极、主动地卷了进来。这正是整个斗争的实质所在。这不仅是一个薄熙来的个人命运的问题,更是十八大确立怎样的路线的问题,更是十八大后中国社会发展的道路问题,更是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命运问题。毛派应该看清这一点。

面对这次的薄熙来事件,广大人民群众、包括相当一部分党员表现出了许久以来未有的政治热情。这是一种不可忽视的历史运动规律的表现。倒行逆施对群众的发动作用有时远高于正面的长年的工作。在这个时候,我们要跟上去,和群众一起前进。有的同志不以为然,对我说,不能作落后群众的尾巴。是的。是不能作落后群众的尾巴。但现在不是群众落后,而是我们落后。我们许多毛派同志经常强调深入工农群众,发动工农群众,这是对的。有些同志深入维权斗争的第一线,做了许多积极工作,我们是赞赏的。现在,工农正在关心围绕薄熙来事件展开的斗争,我们为什么不同样可以藉此去发动、组织群众,在和群众一起斗争的过程中,提高整个斗争的水平呢?

自3月15日以来,坚持反对修正主义路线、修正主义统治的毛派同志,利用网络,还是进行了坚决的有意义的斗争,许多同志的表现是出色的,这一斗争不仅产生了积极的政治影响,实际也起到了一定的作用。这里主要研究的是不足,这些不足的存在,并不能抹煞已经进行的斗争的积极意义。现在的问题是,要把斗争向前推进一步、一大步。我们不能乞求执政者对薄熙来宽容,也不能等待执政者对薄熙来宣判,而是要让执政者接受当家作主的人民的意愿。不是汪洋那种高高在上的所谓“主人说几句公仆也正常”的恩赐态度,而是,解决到底谁说了算的问题,谁当家作主的问题。应该让执政者和广大群众都明白,薄熙来的命运,“重庆经验”的命运,不是掌握在执政者手里,而是掌握在人民手里。如果过去我们没有作到这一点,那么,就从这一次开始。人民真正行使当家作主的权力。

只有真正解决了人民当家作主的问题,也就是人民民主专政的问题,斗争才不会局限于解决薄熙来的问题、“重庆经验”的问题,才有可能把斗争推进到解决修正主义路线的问题,才不会把人民群众关心十八大诋毁为“妄议十八大”,才有可能在人民的强烈要求和有效监督下,实现十八大的路线的转变,完成时代赋于我们的伟大的光荣的历史任务。

看到这一点,就会认识到,不管是毛派中的哪一种意见,强调复兴社会主义也罢,强调反对修正主义路线也罢,强调反对垄断资产阶级也罢,在当前,争取实现民主,都是实现这些政治要求的无法绕过去的历史前提。正是在这个意义上,我们一再提出:团结起来,联合起来,突破专制,争取无产阶级民主。简言之:争民主,做主人。这样说,一是针对修正主义专制这个要害,争取劳动人民作为一个阶级组织起来,捍卫自己的民主权力;同时,又把人民民主专政、也就是无产阶级专政作为斗争目标提上日程。我认为,只有这样的从现实实际出发考虑问题,才能保证提法、口号是体现马列毛主义的,是体现现阶段社会主义革命、以及接下来的社会主义继续革命的历史任务的。落实这六个字,实质就是落实毛主席的继续革命论,或者说,就是毛主席继续革命论的具体化。
 

毛派目前所能达到的历史高度,不仅是工农群众目前所能达到的历史高度的一个标尺,而且是目前中国历史所能达到的高度的一个标尺。历史的结局,不仅掌握在对方手里,也掌握在我方手里。历史像一个平行四边形,是各种合力的结果。苏东社会主义的失败,是工人阶级的失败。这并不轻松,甚至残酷,但又必然。工人阶级做了资产阶级的尾巴。这有点像76,工人阶级做了特权阶级的尾巴;也有点像89,工人阶级还没有能力独立领导运动。现在冷静看世界,资本主义的历史主导地位暂时还是高于社会主义。资本主义危机自然总是不断发生、经常存在的,但是,至少一战以来的历史告诉我们,危机究竟能够怎样解决,还要看以无产阶级为主体的各阶级组成的革命力量所能达到的历史水平。不然不好解释现实的一切,也不好认识现实的一切。懂得这一点,就懂得了中国毛派历史责任的重大和必然面对的历史困难。

让毛派在革命运动的实践中,证明自己是工农群众的当之无愧政治代表,是真正懂得一点马列毛的革命者,是愿意实践造反有理的革命者,是一个名副其实的敢于推动历史向前的毛派战士。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