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南中国海争议中的台湾学者观点

 

蔡逸儒

 


两岸话题

南中国海海域面积350万平方公里,由于海底蕴藏丰富,各方觊觎,目前共有中国大陆、台湾、越南、菲律宾、印尼、马来西亚和文莱宣称对南中国海部份海域及岛屿拥有主权。南中国海争议由来已久,台湾坚持U型线的主张,北京则在二次大战后在南中国海地区画了九段(原为11段)断续线,后来又后通过了几个法律,确立对整个南中国海地区岛礁的主权。

但是根据1982年通过、1994年实施的《联合国海洋公约》,每个国家(包括岛礁)享有12海里领海,以及外延200海里的专属经济区,包括美国在内的相关国家都反对中国大陆的九段线和台湾的U型线主张,而且实际上两岸政府都没有对所有的南沙岛礁进行有效控制,大多数岛礁为邻近国家占领并进行开发。这些国家还通过立法的形式,确立对这些岛礁的主权,形成了目前的争端局面。

众所周知,2010年是中国和东协(亚细安)关系的转折点,北京把南中国海问题等同于新疆、西藏、台湾问题,视为中国的核心国家利益,引起相关国家关切,美国则适时深化、强化各国对北京的不安。今年4月,菲律宾军舰干扰在黄岩岛的大陆渔船,后来和中国大陆派出的海洋巡逻船发生对峙。菲律宾的目的是希望扩大事态,争取国际社会、尤其是美国的关注和支持,而正要重新调整其亚太战略、重返亚洲的美国也表达了一定程度的关切。

对此,美国敦促相关各国在2002年《南中国海各方行为宣言》基础上落实行为准则。“美国对南沙群岛和西沙群岛的争端表示关切,争端的解决事关美国的国家利益”,“美国支持所有提出主权要求的国家,在不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通过合作外交进程来解决争端,反对任何一方使用武力或者是以武力相威胁”,但美国当然无意为此蕞尔小岛与中国发生更大的冲突。

4月25日,大陆国台办发言人强调,中国对南中国海诸岛及其附近海域拥有无可争辩的主权,海峡两岸都有责任加以维护。北京学者认为,在南中国海问题上,无论是维权还是开发,两岸在政治利益和经济利益上均是一致的。不论在过去、现在还是未来,亚洲各国在南中国海、东海海域争夺海洋资源的态势仍会持续,美国强势插手亚太事务只会加强不会削弱,不论大陆和台湾都不能置身于外。

两岸共同维护“祖权”

至少就目前看来,大陆官方、学界对于两岸如何共同维护国家领土主权完整一事仍有不同看法。据说外交系统对此有点意见,认为台湾不是主权国家,不宜介入或肯定台湾的角色,只要双方各自把自己控制的区域管好、守好即可;军方学者则多次呼吁两岸共同维护“祖权”,北京要的是台湾在情感上的表态,表明两岸同属一中,南沙、东沙属于中华民族,而非台湾实质上的助力。

但是有些鹰派学者认为,两岸不妨先从共同护渔开始,各挂各的旗,由台湾海巡单位与大陆渔政船相互配合。两岸学者或准军事部门可以公开举办研讨会,但不妨先由民间、低层再逐级往上。双方甚至可以先有默契,假设中方有公权力的执法人员如果因病必须紧急后送,可送往太平岛机场,然后由台湾以飞机载运后送,这种因为人道救援的合作与接触确实可以让外界有无限的想象空间。

比较务实的来看,部分台湾学者则建议,本着平等原则,透过协商,参与南中国海权益分配的前提下,双方可以合作维护“南中国海诸岛及其12海里领海范围”海洋权益;对“U型线内历史性水域”更要合作,坚持两岸享有南中国海权益优先权;对其他国家存在争端的海域暂时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对于“U型线”外的其他相关诸国的主权和相关争端,则主张以和平或共同开发方式解决,两岸可以考虑把南中国海问题列入两岸协商议题,并成立“两岸南海事务协调小组”,纳入两岸两会或更高层次讨论。

其实台湾当前的困境,一是怕把事情搞得更为复杂,对大家或自己更为不利;二是怕北京又借机给台湾穿小鞋,弱化中华民国为主权国家的事实;三是担心如果不积极表态,不但有内部的压力,相关国家也更不把台湾的主张当成一回事;四是有美国如影随行的关切,两岸不得有任何公开或私下的合作。只要稍一处理不当,且不说要和北京公开唱和,自己就要惹事上身。

表面上,虽然越南、菲律宾与台湾的实质关系密切,但和他们打过交道的朋友也都知道,连若此蕞尔小国也没真把台湾看在眼里。菲律宾上次在把台籍诈欺嫌犯遣送到中国大陆一事上对台湾的高姿态,就已足以说明一切。稍早,越南也拿某些小事扬言对台施压报复,表示如果不从就要如何如何。台湾如果不能坚定立场,结合各方相关力量,还真有被人小看、吃定的可能。

整体来看,台湾当前的基本态度应该会是务实理性,坚定之中带点强硬,派遣陆战队重返太平岛,加强防御工事与装备都是目前会做的事情。不管两岸关系将来何去何从,在方法上,如果双方可以进行学术、人道、护渔、开发、旅游的探讨和合作并非不能尝试。如果菲律宾、越南万一与中国大陆发生冲突,台湾应该仍会视个案发生的原因表达看法,坚定主权归我、搁置争议、共同开发、和平解决的立场。



作者是台湾中国文化大学中山研究所教授

其实台湾当前的困境,一是怕把事情搞得更为复杂,对大家或自己更为不利;二是怕北京又借机给台湾穿小鞋,弱化中华民国为主权国家的事实;三是担心如果不积极表态,不但有内部的压力,相关国家也更不把台湾的主张当成一回事;四是有美国如影随行的关切,两岸不得有任何公开或私下的合作。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