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王希哲:左翼、右翼、和民主


在墨尔本讲演会上的几段发言
 



邀请我来讲演。但来了,却发现我很不受欢迎。总有人变着法儿限制我的发言和打断我的发言。反对我的人,都给予滔滔不绝的时间,一个个不厌其烦地声言:“完全不能同意王希哲的意见”。王希哲何曾要你们同意他的意见?他来,只是为表述自己的意见,并不期望你们同意。他的意见仅仅是揭示中国民主化将必经的一种规律,像美国的华盛顿革命党走过的路一样,中国的国家民主化,中共党内民主化必须先行。中国经济多元化后,中国共产党内利益分化导致的政治分化也就与一切政党一样不可避免了。因此,我们应该支持中共党内多元化的一切萌芽和挑战,而不是站在胡温中央专制权力一边去帮助他们扼杀它、扑灭它,继续它的中央专制大一统!告诉你们太阳在每天清早要升起是一种规律,与你们同不同意有什么关系?你们这里不少人是极端反共右翼,认为共产党应该统统打倒,为共产党的一切“自相残杀”叫好,以为有利你们“革命”。我与你们有差异,老王是造反派,是“文革余孽”,老王自《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起,四十几年是民主社会主义左翼,近十几年在海外为右翼民运做了大量的组织建设工作,对得起右翼民运了,这次来,就是为了向大家告别的。今后各自走自己的路了!

老王反对你们革命?不反对。只是提醒你们,任何革命都只能是左翼的革命。因为一切革命只有最广大的工农市民基层阶级,才能为革命提供战斗部队。你要动员这些阶级加入你的革命,你就要代表他们的利益,你就要提出吸引他们的口号和政策,你就只能是左翼或只能成为左翼,或起码先披上左翼的外衣去骗骗他们。在真正的社会主义左翼民主运动兴起的情况下,右翼是很难骗的了,是很难与左翼争取基本群众的。右翼的本事只是抽象的“自由、人权”口号,没法站到具体的工农市民基层阶级利益的一边,你们就竞争不过左翼。拿近年最典型的通钢工人运动和乌坎农民运动来看,通钢工人打死了资方代表,他们反对将国企全盘私有化,这绝对是左翼的要求而不是右翼的要求;乌坎农民组织起来反对地方权贵与境内外资本勾结侵吞他们的土地利益,他们要求捍卫的是集体所有的土地,不是要求土地私有化,这也绝对是左翼的要求而不是右翼的要求。全国城乡目前的几乎全部阶级利益冲突,都带着这类性质。这是中国向左转,向左纠偏的巨大推动力。薄熙来重庆探索,就是应此运而生的,因此薄熙来民生路线是有不可战胜的生命力的。胡温动用中央专制力量搬到薄熙来一人可以,否定他的路线则是不可能的。既然你们右翼不愿中国左转,你们就不要革命;你们要革命,中国就必定左转。老王不怕中国适度左转,所以老王欢迎革命,老王全力支持左翼社会主义民主力量团结起来、组织起来,坚决挺薄不动摇,击败胡温“党中央”,争取一次民意最终战胜党意的胜利,获得民主的资格,从而为中国共产党的民主化和全中国民主化打通道路。

辛亥革命就只动员了士绅阶级?不!任何革命只要发动,各阶级就都要带着自己的阶级利益和阶级力量参加进来。在社会各阶级利益和各阶级力量充分动员较量有了最后结局之前,革命是不会停止的。所以辛亥士绅阶级革命之后,才有了必定要来的补课,才有了国民党代表地主新兴资本家阶级的革命、战争和接踵而来的共产党发动工农基层阶级的革命、战争,直至1949年有了最后的结局,辛亥革命后数十年的动荡,才算终于稳定下来。我们可以用这个历史的眼光,看待你们今天鼓吹的“阿拉伯之春”革命。

怎样界定左翼右翼?
今天的中国,主张放任资本的是右翼,主张节制资本的是左翼; 在工人与资本的矛盾中,偏向工人利益的是左翼(如薄熙来),偏向资本利益的是右翼(如汪洋);在民族利益与买办利益的矛盾中,偏向民族利益的是左翼(如薄熙来),偏向买办利益的是右翼(如温家宝);在国家和地方可持续长远利益与掠夺性短期利益的矛盾中,偏向可持续长远利益的是左翼(如薄熙来),偏向掠夺性短期利益的是右翼(整个胡温中央路线)。


六四平反,是中国左右翼民运的共同心结。六四是谁镇压的?是“毛左”?不是,是“毛左”的敌人邓小平右派官僚集团,今天的权贵阶级。与毛泽东相反,这个阶级敌视一切民众的运动,“反右”最狠手是他们,文革初期的白色恐怖是他们,镇压民主墙是他们,六四令坦克进城也是他们。1976年他们政变上台,通过所谓“清理三种人”,“取缔四大”,彻底消解了文革以来强大的社会主义左翼民主运动后,镇压六四,迫使右翼民运从体制决裂出去成为反共甚至反华民运,就成为顺理成章的了。全国左翼人士也曾大量的参加了89爱国民主运动,他们今天也坚决支持平反六四,绝不会反对,也有少数反对的,理由是89运动是右翼领导的,性质是资产阶级运动。那么,当初为什么左翼不去站出来领导呢?因为左翼运动自1976年遭镇压后,作为整体政治力量,还未能复苏,还处于被专政中,只能在89中作了尾巴,把领导权和对运动的左翼影响让给了右翼。

右翼诉求虽在86运动后也被压制,但相对左翼则仍还是宽松得多。故六四后,好像“民主运动”就是右翼运动,右翼运动代表了中国全部的民主要求,这是很片面的。只有香港民运主流,至今还高举着“爱国民主运动”的左翼旗帜。记住,当初香港支联会的核心领导力量是包括共产主义托派势力在内的传统左翼反英爱国民主力量。昨天你国内的左翼放弃了对89运动的领导权,不是你今天继续放弃要求平反六四的理由!更不能是你站在邓小平右派官僚权贵一边敌视六四的理由!这样做,只能使你继续脱离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呼声和要求。平反六四,是打开中国民主之路的不二法门。左翼决不能放弃这个口号,相反,要有坚定的信心,接过这个口号,引导这个口号。

89后二十几年,右翼民运不成气候,为什么?上面说过,右翼除了“自由、人权”抽象口号,无法代表广大工农基层阶级的具体利益,而左翼能够毫不犹豫代表,重庆事变后,又与胡温中央决裂了,能够放手地去利用国内的一切爆炸性基本阶级矛盾,发动工农市民运动了,甚至推动革命了,这个优势是右翼无法与左翼竞争的,左翼还害怕什么?左翼完全可以在“首先争取民主”,实现宪法公民权利第35条这点上,与右翼结成统一战线。要明白,中国的左右翼群众,都是中国人民的一部分,都拥有他们的民主权利,任何一派企图得势后压迫专政另一派,都是错误的。问题仅在,左右翼共同争取民主的斗争中,谁现在和将来拥有主导性的影响力?


我这次是因军涛原预定要来,才接受邀请过来的。薄熙来事件后,军涛曾发表与我接近的看法,我打算与军涛在澳洲深入再交换意见。但军涛没来。又听这次会议声称“代表王军涛”出席的那位朋友说,“军涛已经改变了,不再是原来看法了”。据他说,不能再支持薄熙来了,不然薄熙来成为“民运领袖”了,让李克强怎么办?“难道你们不想让李克强上台?”不知此人究竟多大程度代表王军涛,但仍令人深思。


2012年7月1日 墨尔本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