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怀念母亲

王文江




我很早就想回趟老家,看看长眠在地下的母亲,2009年春天,我终于如愿以偿。我是一个人回去的,没有人陪同。

村子东头有一条常年流淌的小河,母亲的坟在河西岸的高土坡之上。坟周围林木葱郁,草叶青翠,母亲在这里静静地安息着。

我站在母亲的坟前,眼含着泪水无限深情地对母亲说:“妈妈,儿子来看您了。。。。。。”有很多的话已憋在我心里很久了,今天终于得以向母亲倾诉,也算了却了我的一桩心愿。

我默默地在母亲的坟前站立了许久,然后缓缓地离开了坟地,身后却留下了我一串串的脚印和无尽的思念。

在返程的路上,我坐在车里,闭上眼睛,眼前又浮现出母亲慈祥的面容,耳畔仿佛又响起母亲亲切的话语,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

2005年的夏天,满天散落的雨点,落在了辽南平原苍茫的大地上。八月的天气却让我感到一阵阵刺骨的寒意。在我出狱后的第二年,母亲的生命飘逝在这阴雨绵绵的早晨。母亲带着忧伤,带着对她儿子的无限牵挂走了。我呆呆地站在走廊里,大滴的眼泪即刻滚落下来。

母亲活着的时候没有看到我的眼泪,即使在我失去自由前的那次离别也是如此。非是男儿无泪,只是不洒离别之间。

曾记得,在母亲病重的日子里,我陪伴在母亲的身旁,在痛彻心扉地惋惜中,我感到母亲的脚步正在渐渐地离我而去,因此,我更加珍惜和母亲在一起的每一分钟。我无数次地坐在母亲的床前,长久地凝视着母亲的脸庞,涌动在心底的是儿子多少的不舍和依恋,痛苦和忧伤。母亲的目光充满了慈爱和安详,她并不多问她的病情如何,生与死这些伤感的话题母亲也很少提起,而依依不舍的,放心不下的是对儿子今后的牵挂。母亲弥留之际,拉住我的手对我说:“找个人成个家吧,总不能一个人生活,我走了,谁来照顾你?”望着母亲充满焦虑和牵挂的目光,我的心中一阵难过与歉疚。

然而,遗憾的是时至今日,我也未能完成母亲的心愿和临终嘱咐,依然孤身一人。神州大地,四海漂泊,甚至连拥有一处稳定的硒身之处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奢侈,可望而不可即。

在一个充满着忧伤的日子里,我站在母亲的床前,送走了母亲。母亲虽然已停止了呼吸,但眼睛却仍然微睁,这一幕,只有我深知其意。

曾记得,母亲在的时候,我每次回家,母亲都将最好吃的东西拿出来,尽管母亲年岁已大,身体又有病,但母亲都会下地做最好吃的东西给我。如今母亲走了,每次回家,心里都感到空荡荡的,好像没有了扑头,而感到无限的伤感。

在母亲病重的时候,我知道母亲终究会有一天离我而去,因此想单独和母亲照一张像,留着将来经常拿出来看看。但由于此时母亲已不能起床了,因此和母亲合影也就永远地成为一种遗憾与梦想而长久地留在我的记忆中。

母亲病重让她不能再为儿子做些什么了。可那颗牵挂儿子的心却越来越重。

曾记得,有一次我病中发烧,请来村里医生来家里输液。这时已经病重的母亲勉强支撑着一步步挪过来,守在我的床边,看着药液一滴一滴输完,用苍老的双手为我做这做那,彻夜难眠。

母亲信命,晚上趁我不在的时候,竟在外面雪地上摆上供品,在刺骨的寒风中长久地跪在地上为我祷告,嘴里不停地念叨,祈求观音菩萨保佑。

陪护母亲的时光是短暂的,虽然紧张,虽然疲惫,但我还拥有母亲啊!

整整十五天,母亲粒米未沾,每天只能喝很少很少的水。面对母亲的疼痛,我心如刀绞,但却束手无策,因为这时母亲的体内已不能进药。我为母亲按揉疼痛之处,以减轻她的痛苦。也许是亲人的悲情至爱感动了上苍,母亲一次又一次从昏迷中苏醒,拉着我的手,深情地望着我,这时母亲已不能说话了。我偷偷地走出了屋子,在无人处,我流下了伤心的眼泪,默默地体味着人世间生离死别的疼痛。

曾记得,1999年5月后,形势急转直下,我预感到自由的时日已经不多,很想回到农村的老家再看看年迈多病的母亲,因我随时都可能被捕入狱,而这一去还能再见到母亲吗?因为此时我的人身自由已经受到限制而无法成行。

在监狱服刑的日子里, 母亲知道我有关节炎和风湿病而腰腿怕凉,在辽南农村千百年来留下的土炕上一针一线为我缝做羊皮棉裤和褥子。那是怎样的一种“慈母手中线,游子身上衣,临行密密缝,唯恐迟迟归”的一幕感人至深的情怀啊!

母亲最后的日子还是来到了,顷刻之间,我和母亲就生死分离,阴阳两隔。

母亲走的日子空旷而寂寞,我生命中的一部分也随着母亲的离去而飘逝了。

暑往寒来,生与死,本是人生路上一件平常的事,人世间所有的生命哪一个能躲过时间的追逐而永不凋零呢?可是活着的人怎样才能学会面对这种生离死别的苦,学会承受这种刻骨铭心的痛!

看到母亲生前用的东西和住过的老屋,这熟悉的场景,亲切的回忆,总是在无意间一次又一次割痛我的神经,让我在一个又一个瞬间潸然泪下。

我无论走到哪里,身临何种处境,都没敢忘记母亲生前经常对我说的那句话:“人品要好,做人要善良,正直和诚实。”母亲的这句话一直响在我的耳边,让我终身不敢背离。这是母亲留给我的最为珍贵的遗产。

愿母亲的灵魂安息。

2012年8月5号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