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谷开来案合肥开庭 审判结果引人注目



谷开来涉嫌谋杀海伍德案从8月9日上午8点半在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庭审至当日下午14.30分结束。谷开来和张晓军当庭“认罪”,并表示感谢法庭的“公正审理”。

合肥中院主审法官宣布,将择日再开庭,何时宣判还不清楚。

下午十五时许,陆续有旁听者离开法庭,并有三名旁听者接受了仍等待在法院西门的十余名记者的采访。一位约50岁左右的合肥市民,他自述旁听证是单位所发。但仍接受在场媒体的采访,对记者详细讲述今天的庭审情况。

据旁听者所述,谷开来开庭时身着衬衫,张晓军则身穿西装,两人神态平和。庭上,两人均当庭认罪,并表示感谢法庭的“公平审理。”

庭上,两人的律师蒋敏,李仁厅分别为其做了辩护,律师质疑说,该案证据不足,动机不清。下午两点半,法庭宣布庭审结束,但已经确认明天不会再开庭,何时开庭宣布,等待通知。

法庭调查时,并未谈及谷开来的丈夫,前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只提到张晓军在薄熙来家庭工作上班。

当记者问及,是否谷开来为了保护薄瓜瓜“不受威胁”,而杀死了海伍德。旁听者则含糊其辞地说,张晓军负责“联系”海伍德,但并未解释张晓军和海伍德在此案中的作用和角色。

合肥中级法院副院长唐义干在休庭后会见传媒,交代审讯过程。

唐义干说,今早有两名被告的亲友、英国使馆人员、人大代表、政协委员共141人出庭听审。唐义干重申了谷开来和张晓军的罪状,指在庭上有出示物证、事证和视听资料,谷开来是主犯,张晓军是从犯,被告对控罪没有异议。 谷开来的身体状况良好,情绪稳定。 他称本案将择日宣判,日期另行通知。

此案是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于2012年7月26日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被告人薄谷开来及其子薄某某与被害人尼尔·伍德因经济利益发生矛盾,薄谷开来认为尼尔·伍德已威胁到其子薄某某的人身安全,决意将其杀死,遂安排重庆市委办公厅工作人员、同案被告人张晓军邀约并陪同尼尔·伍德从北京到重庆。2011年11月13日晚,薄谷开来到尼尔·伍德所住的重庆市南山丽景度假酒店16栋1605室与其饮酒、喝茶,趁尼尔·伍德醉酒呕吐后要喝水之机,将事先准备并交给张晓军携带的毒药倒入尼尔·伍德口中,致尼尔·伍德死亡。

据悉,2012年7月30日,重庆市公安局原副局长郭维国、重庆市公安局刑警总队原总队长李阳、重庆市公安局技术侦查总队原总队长兼渝北区公安分局原局长王鹏飞、重庆市公安局沙坪坝区公安分局原常务副局长王智因涉嫌在办理尼尔·伍德死亡案件中包庇薄谷开来,使其不被刑事追究,被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以徇私枉法罪提起公诉,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将于8月10日公开开庭审理。

据英国媒体报道,有薄熙来的支持者在法庭外聚集,声援薄熙来和谷开来。英国驻华大使馆的两名代表似乎是仅有的被允许旁听的外国人。

此前有报道说,一直在北京以及重庆两地为谷开来奔走喊冤的她的老母亲范承秀将会旁听审判。但据法院门口的记者称,没有看到薄家或谷家的人出现。而谷开来与薄熙来之子薄瓜瓜则对媒体透露他已经向法庭递交了证词。

薄瓜瓜在给CNN的电邮中说:“因为对我母亲的犯罪指控中我被认为是犯罪动机,现在我已经递交了证人陈述书,希望母亲能有机会看到我的证词。”

7月26日官方媒体新华社宣布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一案已由安徽省合肥市人民检察院依法向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公诉。在官方的通报中,薄熙来并未列入该案,案情亦未涉及薄谷的经济问题,薄谷开来最终被起诉的原因为谋杀。

曾在李庄案中担任辩护律师的陈有西认为,薄熙来没有牵连到故意杀人罪意味他事先并不知道,没有参与共谋。如果他对后期尼尔的尸体处理有过直接销毁的干预,可能涉及包庇罪。如果没有指使过王立军毁尸,则可能连这个罪都构不成。

得关注的是,薄熙来之子薄瓜瓜8月7日通过电子邮件向美国媒体表示,他已经向母亲的辩护律师团队递交了一份证人陈述书。薄瓜瓜的这份证词被认为是谷开来量刑酌定情节考虑的重要因素。另外,由于薄谷案的开庭审理是在据称与其有密切关系的法国建筑师多维尔“自愿”赴华协助中国官方调查的情况下进行的,因此有理由相信多维尔可能提供了破解该案的重要证据。

陈有西称,薄谷可能不会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而会处死缓到无期。起诉书中已经隐含了“被害人过错的”的内容,即“威胁到薄某某的人身安全”,意味着她是为了保护家人而投毒杀人。而“被害人过错”是重要的从轻量刑情节。当然不是必然从轻情节。他说,谷案犯罪行为地是在重庆。到合肥审判的管辖属于指定管辖,不是《刑诉法》规定的常规管辖。这在中国反腐败案件中开创先例,对一些特殊案件中较多适用。

英国外交部认为,中国官方让两名英国驻华外交官列席旁听是“不寻常”(unusual),但又一如既往的不让蜂拥而至的外籍媒体采访,要说谷开来审判能全然公正、毫无政治力介入,恐不符合“中国国情”。

一些媒体的报道,甚至把谷开来和文化大革命时期审判江青相较,称江青当时受审时间长、有明显地政治性质及电视公开播送审理过程;而谷案遇上今年秋天正值大陆领导人换届之际,官方亟欲将谷案定为刑事案件,将骇人听闻的丑闻与党分离,因为“谷案更受关注”。

长期研究中国问题的孔杰荣(Jerome Cohen)日前也以《粗糙的审判正等着谷开来》(Rough Justice Awaits Gu Kailai)为题撰文指出,这次审理过程的若干疑点,包括安徽法院较不保护刑案中的被告及律师权利、审判过程不公开及为何仅指控谷开来杀人罪,而未追究她与丈夫薄熙来可能涉及的贪污罪嫌等。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