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人案庭审纪实
 

 

 2012年8月9日,合肥市中级人民法院。1号审判庭开庭审理薄谷开来、张晓军涉嫌故意杀害英国公民海伍德一案。虽然根据官方报道这场审判已邀请140多人旁听,但是并无直播或公开视频。10日,在中国大陆网络上开始流传一份据说是一位案件旁听人当时私下做的旁听记实,对该案件的法庭审理有了一个大致的介绍。

 案件背景及作案动机

 在这份记实中,检方称被害人海伍德,英国商人,其父亲是英国勋爵、哈罗公学校友,在英国期间2003年左右认识薄瓜瓜,帮助其在英国的各项活动,来往甚密,希望借以利用薄瓜瓜的家庭关系,发展自己在中国的商业业务。

 2005年左右,经谷开来介绍,海伍德结识了大连实德集团董事长徐明,国内某红三代出身国企高管张某。其合作项目涉及到法国的一处地产项目,以及重庆江北区建设的大项目。此项目如果如期完成,海伍德可从中获得1.4亿英镑的收益。但由于中国的建设项目受政治因素干预太多。此项目未能开工。

 海伍德于是向薄瓜瓜往来邮件,索要预期收益十分之一的赔偿,即1,400万英镑。薄瓜瓜承认自己家庭为此要承担一部分责任,但就具体数额与海伍德争议较大。在多次交往未果后,海伍德开始采取威胁手段。并将薄瓜瓜软禁于其在英国的住处。借此向谷施压。

 薄瓜瓜遂向其母谷开来电话通报了自己被软禁绑架的情况,谷担心儿子遭绑架撕票,受到人身伤害。谷首先向重庆警方报案,时任重庆公安局长王立军受理此案。但由于案发地在英国,又无确切证据,无法采取强制措施。遂动了除掉海伍德,保护儿子的作案动机。

 作案预谋阶段

 谷开来首先与王立军预谋,欲诬陷此时身在北京的海伍德从事贩毒活动。将其诱至重庆,再借抓捕贩毒拒捕为借口,将海伍德当场击毙。借此除掉海伍德。

 王立军事先参与预谋,但后可能因为害怕风险等原因,不愿意继续参与除掉海伍德的行动。谷便转念由自己亲自下手,便通过重庆的黑道人物,借口自己做实验,弄到毒药。为谷提供毒药的7名人员,后因涉嫌贩毒被捕。

 作案准备阶段

 2011年11月,张晓军(曾担任谷父亲谷景生将军的贴身勤务人员,自2004年谷景生去世后,为薄熙来及谷开来一家服务,主要负责与薄瓜瓜的联系和保护薄瓜瓜的安全。)受谷开来指派,前往北京,邀约海伍德来重庆。将海伍德安置在山南度假酒店别墅内。此时张晓军并不知道谷开来预谋毒杀海伍德一事。13日下午,谷开来将自己预谋毒杀尼尔之事与王立军商议。商议具体内容不详。当日晚海伍德与谷开来相约共进晚餐。晚餐后,谷开来指使其司机王浩购买皇家礼炮威士忌一瓶。自己配置小玻璃瓶装毒药水溶液一瓶(根据供述不同,有两瓶、三瓶、四瓶之说),交与张晓军,并告知其为氰化物毒药,张晓军内心并不愿意协同作案,但由于自己与谷家的关系,参与了协同作案。当日晚11点左右,谷与司机王浩(对案件不知情)、及另一名薄家勤务人员乘坐一辆车,张晓军自己开一辆车,前往海伍德所住别墅。

 作案具体过程

 谷开来独自进入海伍德所住房间,其余3人在门外等候。谷开来与海伍德对饮(约350ml 左右40%威士忌),海伍德酒量较小,已被灌醉呕吐(现场发现大量呕吐物),意识模糊,丧失反抗能力。此时张晓军进入作案现场,将毒药交给谷开来,并把海伍德从卫生间拖到床上。

 谷开来趁海伍德酒醉呕吐后口渴之机,将毒药喂给海伍德。并在现场洒下预先准备好的毒品,制造海伍德涉嫌贩毒的假象。两人发现海伍德血压消失(不能断定已死亡)后,离开作案现场。谷开来打开“请勿打扰”标志,并嘱咐酒店服务人员,海伍德已经酒醉,不要打扰。当日晚23时38分,4人离开作案现场。

 案发及初期调查中的各种问题

 11月14日,案发1日后,谷开来将自己的犯罪经过,完整地告诉了王立军。王立军将其录音。在案发后,王立军无法继续包庇的情况下,作为证据最终提交给了有关部门。

 两日后,即11月15日,酒店工作人员发现海伍德两日未出房间,情况反常,遂发现其已死亡,并报警。重庆警方在王立军指挥下,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取证,提取了被害人的血液,对尸体进行CT检查。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公安局高级警官,为包庇谷所犯罪行,将血液等重要物证,违法携带,脱离司法程序有一天之久。因与此事有牵连,王立军为逃避罪责于2012年2月前往美国领事馆。

 此处辩护律师有几处重要质疑,虽无证据,但被认为或涉及薄熙来。

 质疑1:毒物的来源不清晰,不能证明该毒物为氰化物。

 质疑2:最重要一处质疑,与第1处质疑相关:海伍德的最初尸检,并未发现氰化物中毒的主要典型症状(瞳孔放大、眼球突出、粘膜出血)。仅有肺水肿与脑水肿等氰化物中毒次要症状。海伍德血液第1次检查,未查出氰化物。案发4个月后第2次查出氰化物,含量正好为氰化物人体中毒下限。这期间正发生了血液样品脱离司法程序,被王立军及其他几名重庆高级警官违法随身携带的事件。

 质疑3:海伍德家族有心血管疾病病史,其饮酒过度也会引发心血管疾病死亡,加之其尸检没有典型毒理症状。(尸体已火化,无法再检查是否有心血管疾病)另外还有一重要细节:两被告人均供述,离开房间时,海伍德是头靠床头。发现其尸体时,他横卧在床上,床上有滚动痕迹,说明海伍德当时可能并未死亡。如果这一假设成立,说明毒药未能将海伍德毒死,谷的行为可定性为故意杀人未遂。但是无证据,法庭未予采纳。

 质疑4:在13日晚,至15日案发之间,海伍德所住房间有外人进入阳台的痕迹,但也无充分证据证明有人闯入。

 谷有精神类疾病,无完全行为能力

 根据相关鉴定,谷开来患有狂躁型抑郁症,和轻度精神分裂。鉴定为,有判断能力、控制力较弱,有完全刑事责任能力。律师就此作其无完全行为能力的辩护,无证据。

 被告的态度

 据该旁听人称,薄谷开来一直保持相对镇定,但无法掩饰自己极度的紧张。可以清晰看到她手在颤抖。其在庭上没有为自己辩护,一直委托律师为其辩护。语言柔和,标准普通话。

 她对自己的作案行为供认不讳,没有提出任何异议。其发言只有三点明显倾向:1、认为公诉方所说作案动机不充分。2、为张晓军开脱,希望其减轻罪行。3、认为王立军在此案中不适合作为证人出场,其口供系捏造。她在口供和录音中,反复强调王立军太阴险了。

 张晓军对公诉方的举证与指控无任何异议。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