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胡锦涛要害是个“庸”字

高寒


这次合肥审谷案,官方满以为会收到其的“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的贴金功效,谁知庭审刚完,便舆论大哗:“太假”、“演戏”、“编造”、“自欺欺人”、“完全不及格”、甚至“替身”、……云云这类词藻一时竟不绝于耳。尤其是,前一向国内外的倒薄舆论,这一次居然也与挺薄方一道,左右夹攻,同声打假。放眼望去,舆情滔滔,斥言声声,直弄得这和谐号法制,好不狼狈。

这次全国——乃至全球——法制打假的一个最大看点,就是本场庭审秀的总导演胡锦涛,我们的胡哥、涛哥,竟成众矢之的,沦为千夫所指。

胡锦涛原本想:用刑事罪案来扳倒薄熙来,这本是近年来党内权斗中最快刀斩乱麻、最屡试不爽的便捷高招,当年摆平陈希同、陈良宇、……等等,不就是这样干的吗?于是,他自以为比温家宝高明,察觉到当初祭出的“文革复辟”、“篡党夺权”这些个在毛、邓时代的滔天大罪,其“十恶不赦”的含金量早已不再,于是他紧急刹车,冷藏了刚刚起步那说不清、理还乱的路线清算,遂定调于所谓“孤立”的谋杀案。

胡哥满以为他算盘打得精:一来拿下薄熙来,可照做不误;二来用刑事犯罪,最易堵住悠悠之口;三来还可顺手牵羊,秀一场“刑上大夫”的和谐法制戏,真可谓一举多得!

然而,机关算尽,反误性命。事变的发展,竟然恰如本人早在四月间薄戏第二季刚开场时就预言过的那样:

轻易地就将“反‘文革复辟’”的路线斗争转为一桩跨国命案,轻易地就让本应严守中立的司法介入到党内政争中来,即使其仅出于纯粹得失功利计,那此举究竟是让博弈更简化了,还是更复杂化了?如果“倒薄”仅系党内政争,那还可有一“内外有别”之屏障,而一旦进入司法程序、还尤其是一桩跨国命案的司法程序,那就无异于将自己的司法体系,其硬件和软件,统统置于全球法学界的聚光灯和放大镜之下了。如此一来,无论其过程还是其结论,就都不会仅仅由自己说了就算。故孰轻孰重,还须赘言吗?

呵呵,今天在这个信息社会的聚光灯和放大镜之下,中国法制无论从实体正义还是程序正义上都“假”得惨不忍睹的内瓤子,就轰的一下庄重无比地凸显到了世人面前。我曾不拿自己当外人,一再告诫胡哥说“家丑不可外扬!”可他却对此完全找不到感觉,偏要哪壶不开提哪壶,拦都难不住,硬要将红肿当桃花、溃疡当乳酪来秀,活脱脱地用“举国体制”打造出这个皇帝新衣的2012版。

大家给说说,对于这样一个对现代法学毫无基本概念的工科生,偏要凌驾于中国所有法官之上来充当这场国际谋杀庭审案大戏的总导演,那就除了将此戏演砸锅还会有其他什么结果呢?

所以,作为当初的谆谆告诫人,我今天这板子就要重重地打在我们涛哥的屁股上了!

不过,要让胡哥认识到“变危机为转机”,也真是大大地难为他了。因为这胡锦涛的要害,就一个“庸”字。这“庸”,是平庸的庸,昏庸的庸,庸庸碌碌的庸和庸朽庸腐的庸。常言道:女儿无才便是德,当朝颂:平庸到家方称才。靠着这个庸,他逆淘汰了中国所有种子选手,从政治辅导员混到今上;还是靠着这个庸,他占着茅坑不拉屎,在泱泱大国的政治云端乐此不疲地玩了十年击鼓传花。如今,他还自恋复恋栈,来一个昏君我自庸之,其奈我何?!即幻想着到站不下车,还继续庸他个两年再说。总之,他自个儿庸到家不打紧,竟然还铁了心要绊着他人、拖着国运,与他同昏同庸。

如果说,温家宝与薄熙来之争,是左右之争,那么,这胡锦涛与薄熙来之争,便是庸才与将才之争了。

由此可见,这胡锦涛的十年,决不是他自拉自唱的什么狗屁“黄金十年”,而是中国浮肿的十年、虚掷的十年、停滞的十年和庸溃的十年。

因此,决不能让这种庸人治国的局面再继续下去了!决不能让胡锦涛这种庸才庸医庸夫庸主还恋栈还赖在位上让中国再停滞两年了!

因此,涛哥必须到站下车,一天也不多给!

所以,在此时此刻,无论你是左派还是右派,是倒薄派还是挺薄派,也无论你属体制内还是体制外,持何种意识形态,但大家在迫使锦涛同学下课这一坐标节点上,均应达成某种最低限度的共识。在这场反胡锦涛恋栈的战役中,或主攻、或助攻、或围观、或旁观,……,总之,让这个浪费了中国十年的庸碌之辈,彻底裸退了事,让中国的这一页尽快地彻底地翻过去!

最后,我甚至建议:必要时,主攻方不妨考虑也打打薄熙来这张牌,这张天然的反恋栈大牌,……。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