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重温“共产主义天国蓝图”

 

—— 再读《谭震林同志在陕西省级、西安市级机关党员干部大会上的报告(1958年)》





按语:下面这篇史料,“文革”中曾有被摘录部分内容见于某些红卫兵、造反派编辑的批判资料,“文革”后在中国从未公开或以“内部发行”方式全文再版过,网上也无此文。这是一篇很重要的经典文献,对了解“大跃进”的“亩产万斤” 神话乃至“大饥荒”饿死几千万农民的惨剧前因,都不无帮助,特别是其中关于中国共产主义社会的建设蓝图描绘等,对于今天的公众特别是未经过当年荒谬年代的读者或不无启发。

“大跃进”与“大饥荒”,不但是前后相沿、因果相承的历史事件,以造成的非正常死亡人数论,更是中共建政大陆以来最骇人听闻的暴政。后人要更透彻、更全面的了解“大饥荒”惨剧,就不能不对中共最高决策机构政治局成员们策动的“大跃进”有必要的认知。

公元1958年,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副总理谭震林(1902-1983年),在中共内部所作的报告——《谭震林同志在陕西省级、西安市级机关党员干部大会上的报告》,无疑是后人了解“大跃进”真相的必读史料之一。譚震林,虽非中共政权“大跃进”与“大饥荒”的罪魁祸首,但作为中共主管农业的大员,无疑也应忝列“大跃进”与“大饥荒”元凶之一。读者仔细阅读“文革”后大陆地区再未公开出版的此一报告全文,自可体会到谭震林之所以必属“大跃进”与“大饥荒”元凶行列的道理,亦能见识彼时中共政治局成员们策动“大跃进”的思维。谭震林在其报告里代中共所吹嘘得天花乱坠的“美好”共产主义社会在大陆诞生了吗?世界历史,就是世界审判。以农民为主的几千万非正常死亡于“大饥荒”中的大陆人,你们幸存的后代中,必有未来审判的见证人!


 


彰往察来   顾后瞻前


谭震林同志在陕西省级、西安市级机关党员干部大会上的报告

(记录稿)
 


同志们!这一次华北和东北的农业协作会议在西安召开,今天上午会议结束了。我首先对陕西省委的同志表示感谢,因为这个会能开得这么好,主要还是依靠省委的同志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和美满的招待。同志们要我来讲一讲这次会议讨论的问题,这次会议讨论的问题有两个:一个是农业生产,一个是人民公社。

关于农业生产问题

农业生产今年是取得了伟大的历史性的胜利,这个胜利是在古今中外历史上所没有过的。这个胜利为什么这么大?他首先表现粮食一年就可以翻一番,而且是翻一番以上,去年我们全国粮食是三千七百亿斤,今年呢?八千亿斤是肯定了的,是不是九千亿斤或者超过九千亿斤,都有可能。因为目前北方晚秋作物还没有收完,特别是薯类没有收完;南方晚稻也没有收,所以还不是最后数字。三千七百亿比八千亿或者九千亿,这就是一番多到一番半。东北、华北这九个省市,翻了一番半,增产了百分之一百五十,每个人有一千二百多斤粮食。而在这个区域增产最大的是河南、山东,这两个省翻了两番,加了两倍。河北、山西加了一倍半。陕西、北京翻了一番多,但这些还不是最后数字,最后数字还可能高过这个数字。陕西的陕北地区,就是延安专区和榆林专区,今年增产将近两倍,是陕西省增产最高的地区,也就是说是陕西省的一面红旗。全国棉花也是增产了一倍多,将近两倍。去年全国的棉花产量三千二百八十万担,今年呢?可能是八千万担,或许超过八千万担。油料作物,花生、芝麻、胡麻,都增产了一倍和一倍以上,有的增产了一倍多,大豆增产比较少。其他各种作物,以及牲口、家禽,都有了很大的发展,都是突破了历史的规律。在历史上农业生产只能是百分之几的增加,至多百分之十,从来没有过增加一倍的,更没有增加一倍以上、两倍的。如果以县为单位来说,我们有些县增产了二十倍,例如山西石楼县,去年亩产四十九斤,今年亩产一千零四斤、就是二十倍还多一点。山东寿张县、范县去年的玉米、谷子亩产是二百多斤,今年五千多斤,增加二十多倍。河南郸城去年的水稻三百多斤,今年五千多斤。以县来说,高产卫星那就更高了,有成百倍的。高产卫星的玉米有三万七千多斤的,这就是成百倍的增加。高产的水稻有四万多斤,还不是并秧的,至于并秧的有十二万斤、有十三万斤,这出在广西、河北。今天有个消息,江西也出现了十三万多斤的水稻,当然这是移苗并秧。移苗并秧从现在看,是不能推广,将来是不是有可能推广?有可能。农业生产取得了这样大的一个胜利,这个意义是非常重大的,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粮食问题,或者经济问题,这是一个政治问题,这就是说在一个六万万以上人口的国家,一年把粮食问题解决了。去年我们只有三千七百亿斤粮食,每个人平均只有六百多斤粮食,种籽、工业用粮、饲料、口粮都在内,这是不够的。作为口粮来说,是够吃的,可是如果加上饲料、还有工业用粮,那就不够。今年全国平均每一个人有一千二百斤粮食,这就不单是有了足够的口粮,而且有了足够的饲料,也有了足够的工业用粮,这一件事对于全世界来说都是一件重大的政治事件。全世界还有很多的国家是粮食不够吃,还有很多的人民是过看半飢半饱的生活,我国国家只经过一年就解决了这个问题,这在世界上会发生深远的政治影响。今年的农业生产取得了这样一个胜利,这个胜利所发生的影响,我在论夏季大丰收那一篇论文上基本上都讲过了,今天不准备重复,今天要说的就是这个农业生产有些什么特点,大体上有这么三点县需要提出来。

一、今年的农业生产是充分証明了,由毛主席亲自创造出来的发展农业纲要四十条、在这个里面所规定的农业增产措施十二条,这十二条里面有八条是关键性的问题,现在看来,这八条是农业生产的宪法,根本大法。这八条就是水利、肥料、深耕、良种、密植、消灭病虫害、改良工具、加强田间管理,就是水、肥、土、种、密、害、工、管八个字。今年的生产充分証明:凡是认眞地、比较全面地贯彻了这八条,那么那里增产就非常突出。比如山东的寿张县、范县,全县的玉米、谷子平均产量达五千斤,他们取得这样大的高产,就是执行了这八条宪法。他们所有的土地都是深耕一尺五,肥、水都是叫它吃饱、喝足,你要吃多少肥料就给你多少肥料,你要喝多少水给你多少水。他们比较彻底地消减了病虫害,全都用的良种。这个县全县的亩产量(包括地瓜)据说可能达到八千斤,不过现在还没有得出最后结果,最后结果究竟多少是另一件事。所以执行这八字宪法是我们农业生产上面一个关键、一个根本的关键,要想高产就要执行这八条。山西石楼县,为什么叫做石楼?他那个楼都是石头做的,说明这个县到处是石头。很少有平平的几十亩地,都是这里一块那里一块。这个县是一个石头县,过去产量很低,今年他把二十八万亩耕地丢掉了二十六万亩,只种十二万亩,把二十六万亩种草、种树,缩小了耕地,实行了八字宪法,因此今年亩产增加了二十倍,总产量增加了五倍。去年每个人平均只有四百六十多斤粮食,今年二千五百斤。所以,必现实行这个宪法,全国无例外的都证明了这一条。

二、今年的农业生产特点,表现在农业生产出现了新的规律,就是高产。所有的农业科学书籍,不管是中国的、外国的,那些书里面听讲的那些,被彻底地推翻了。根据农业科学书籍来讲,小麦最多是五百斤,超过五百斤以后,必然倒伏减产;小麦只能四十万穗,超过四十万穗就不通风、阳光不能满足它的照射。可是今年经验証明小麦是可以高产,最高产最达到了八千多斤,七千多斤的是冬小麦,春小麦是八千多斤。亩产一千斤的小麦有叫了五十多万亩,全国播种粮食作物,亩产千斤以上的有一亿亩以上,这还不算薯类,如果要把薯类算在内是三亿多亩。去年有多少呢?不到十万亩,而且零零碎碎,这里一亩那里二亩,今年是成片的。晋冀鲁豫陕加上北京市的郊区,有二百四十六个县达到了亩产千斤粮。这里说的亩产千斤粮,不是各种作物综合平均一千斤,而是单一作物亩产千斤,就是说小麦一千斤,玉米一千斤,谷子一千斤,高粱一千斤,水稻一千斤;薯类不算。这样的一种高产,说明什么呢?说明了我们国家不是人多地少,而是人少地多,也就是说我们可以在小量的土地上取得我们所需要的各种农产品。如果说我们每亩地一种作物能够收五千斤粮食。那么我们每一个人所需要的粮食,有四分地就够了。平均每人二千斤粮,在现在的水平来说大体差不多。就是说我们养的猪都吃细粮、不吃粗粳,吃小灶、不吃大灶,养的羊、养的牛都吃小灶,大概两千斤就够了。多喂鸡鸭,现在鸡鸭很少。一个人一年吃十二只鸡鸭,所需要的粮食是二百五十三斤。一个人一年吃一头猪(一百斤净肉),这也有三百斤粮食够了。十个人吃一头牛(杀下的牛肉是三百斤),一年大概也有三百斤粮食够了。我们一个人吃三十斤牛肉、十二只鸡鸭、一百斤猪肉还加上几十斤鱼,吃不吃得完,还有羊肉,还要养兔子,吃兔子肉。所以,二千斤粮食就够了。当然将来由于化学工业的发展,在这方面还需要我们拿出相当数量的粮食去发展化学工业。这还要过几年才可以看出化学工业究竟需要我们多少粮食。比如我们要拿许多粮食砌房子,粮食可以变成塑料,塑料砌的房子又轻巧又坚硬,夏天不热冬天不冷。粮食可以变成呢绒,可以变成丝、变成毛。究竟一个人穿多少呢绒、穿多少毛、多少丝,我们现在还没有算这个帐。把这些都算进来,每一个人大体上一亩地就可充分满足需要了。这是讲的亩产五千斤,如果亩产万斤就不要这么多,如果亩产两万斤那就更少了。我们国家现在的耕地是十七亿多万亩,看来有六亿亩或者少于六亿亩就够了。按照这个框框来算,我们国家现有的耕地就够二十亿人口的需要。如果产量再提高,把地球上的人通通集中到中国来也够用。所以究竟是地少人多还是地多人少,经过今年的农业生产証明是人少!如果这个时候有十亿就最好了,可是没有办法,一下子生不了这么多。所以让我们这次会议作了这么个规定:明年粮食生产都要拿出百分之十或者百分之十几的面积来创造高产衞星。明年的卫星不是一亩两亩那个小面积,而是占播种面积百分之十或者百分之十几那样大面积的卫星。只要我们做到了这一点,那么明年夏播就可以把面积缩小,明年的秋播就更可以缩小,就是实行少种、高产、多收,面积小,产量大,总产量多。大概明年每个人有三千斤或者四千斤粮食,明年如果做到了每人四千斤粮食,后年就可以宣布休息,一年不种粮食还是有饭吃。

三、今年农业生产的特点,也証明了毛主席讲的“愈穷愈革命”。今年的农业生产情况表明,过去产量愈低的地方、愈穷的地方,他的增产幅度愈高。榆林专区穷的很,去年的亩产量三十八斤,今年就翻了将近两番,我想他们明年恐怕不止加两倍,而且在今年的基础上再搞三倍四倍。因为他们愈穷就愈革命。陕北是如此,晋西北是如此,河北的坝上是如此,山东的荷泽地区、聊城地区是如此,河南也有很大一块这样的地区,安徽的皖北,江苏的徐(州)淮(阴)地区都是这样一种类型。这些地区的特点是什么呢?或者土地很多、人口很少,或者是连年受灾,不是水灾就是旱灾。因此这些地区历史上的习惯是广种薄收、种的面积很大、收的粮食很少,生活非常困难。今年这些地区全部翻了身,也就带动了整个华北地区翻过身来。华北这一块——晋、冀,鲁、豫、陕、北京市加苏北、皖北,这是我们中国的粮食锅底,粮食产最最低。可是这个地区是我们的中心地带,是我们中国的心脏,是历来战争最多的地方,皇帝大都出在这个地方。唐、宋、元、明、清、列国、周朝……,有历史记载的几千年,中间只有元朝、清朝不是这个地区的,其余全部都这个地区的。汉高祖刘邦,出在皖北的砀山县。明朝的朱元璋是安徽凤阳人。曹操也出在这里。所以历史上的皇帝出在这里,战争也在这里。过了长江打大仗历史上很少,过了长江都是尾声。我们解放战争也是这样,平津战役、淮海战役在这个地区,辽沈战役在东北,三大战役解决了问题,过了长江就没有多少大事情干了。这个地区是政治的中心地带,是一个心脏,又是一个大平原。造成这个地区粮食锅底的三条河——黄河、淮河、海河,经过去年冬季和今年这一年,说明我们有可能把这三条河完全治好。治好这三条河就巩固了这个地区的翻身。因此,根据今年的经验看,这块地区它要成为全国粮食亩产量或者整个农业亩产量最高的一块地区,它要高过于南方,至少它会和南方平起平坐。不是讲南方如何如何了不起,鱼米之乡?将来这一块地区也要变成鱼米之乡。今年在淮河以北种的水稻,几乎全部达到一千斤以上,第一次种水稻就获得了高产,这个意义特别重要。

从今年农业生产的特点来说有这样三点。

至于我们今年农业生产经验,除了我那篇文章上讲过的以外,看起来没有新的东西。如果说需要重复讲的话,有这么一点是可以再多讲一下。这就是党的领导、政治挂帅。这是根本性的经验。没有党的领导、政治挂帅,能不能取得这样大的胜利呢?不可能。今年的农业生产不是靠那些老年农民他们的经验,也不是靠农业科学家、农业技术人员的知识,而是靠党委书记,特别县党委第一书记。第一书记一抓、一做报告起来了。在全国来讲,就是靠毛主席。大家知道开了个成都会议,在成都会议上毛主席讲,秋后要来比一比,看那个省增产最多,幅度最大。这句话在农业上就胜利了。你说那一个省的省委书记不愿意自己占第一位,劲头就来了,就大干了。我们所有的省委第一书记,都是亲自到战场上去,特别是县委,大多数县委搬到了田间办公。要识别我们的干部好不好,本事高还是低,一见面就知道:脸晒的黑黑的,手是粗粗的、到处是丁,没有问题,这个县的生产搞得最好。如果是白面书生,他就一定垮台,只要一见面不用谈话,你就可以看出来。白面书生是坐在房子里指挥生产,就搞不好。那些一天到晚钻到实际中,跟农民在一块研究、实际勘察、亲自动手,这样的县他的生产一定是最好。所以要判断一个县的干部究竟是红旗,还是黄旗、还是灰旗、还是白旗、还是黑旗,一见面就知道。没有党委领导、没有政治挂帅,你那个八条宪法就是空的。

具体说来,有这么三件事:

第一、解决两条道路的问题。是走社会主义道路还是走资本主义道路问题。这件事是从去年二月份毛主席作了“关于正确处理人民内部矛盾的问题”的指示,在全国掀起了整风运动,反右派斗争,经过这样的斗争,再加上农村社会主义教育运动,这三个运动——全民的整风、全民的反右派斗争、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运动,就比较彻底地解决了政治战线上和思想战线上两条道路的问题。从今年一月份,我们党开了南宁会议,接看又开了成都会议,主要是南宁会议,毛主席提出了建设社会主义的总路线——鼓足干劲,力争上游,多、快、好、省地建设社会主义。这一条总路线,加上工作方法六十条,在全国进行了一个广泛宣传,又在整风的基础上展开了双反运动,这就大大地解放了思想,破除了迷信,打破了常规。解放思想是什么呢?就是解放了资产阶级那一种教条,书本本上面的教条束缚;就是生产方面、建设方面资产阶级那一套教条。也有来自无产阶级方面的教条,就是搬苏联的经验,不是学苏联的经验。我们党历来就是这么讲,要学习苏联,今天要学习苏联,明天还是如此,将来还是如此。但是我们党有一条基本的东西,就是根据中国的情况、根据中国的实际,从实际出发,来运用人家的经验。解放思想、破除迷信,首先就是这一条,就是不受任何书本上讲的那些道理的束缚。冲破了这一些,要破除对这一些所谓专家、所谓教授的迷信。现在証明,这些专家、这些教授,在这样一个建设中间,他们是落后了。说什么社会主义建设是要按照自上而下,这个清规戒律、那个清规戒律来办事情的,不能够按照我们经过了二十多年行之有效的羣众路线办事情,说羣众路线是“游击习气”,是“农村作风”,不能用在工业上面,不能用在教育上面。事实怎样呢?事实恰好相反,科学、尖端科学的研究,要走羣众路线,所有突破了尖端科学的都是走了羣众路线的结果。经过这一年,我们在科学方面的发展,是超过了我们国家的历史。时间只有几个月,不管是原子能科学、电子科学,或者冶金科学、机械制造等,任何一门科学、尖端科学都是走羣众路线的结果。

第二、解决了两条建设社会主义路线问题。一条是多、快、好、省,鼓足干劲,力争上游,破除迷信,解放思想,打破常规,敢想、敢说、敢作、敢为,依靠党的领导,依靠广大羣众来加速社会主义建设。这一条路线在我们国家已经有了二十多年的经验,証明是正确的,証明是合乎马克思、恩克斯、列宁这条眞理的。斯大林的前期是执行了的,后期丢掉了这个,所以他只能算半个。我们有的同志在看到再论无产阶级专政的历史经验那一篇文章,说我们是不是有点骄傲自满,连斯大林都看不起?因为那篇文章里一句话,说斯大林的辩証法是羞羞答答的辩証法。我们有些同志不大同意,说我们这种说法是骄傲自满。斯大林的辩証法是不彻底的,是羞羞答答的,他不走羣众路线,不依靠羣众,不是冲破一切常规。我们所说的常规,就是说在几千年的社会是一步一步建设起来的那样一个常规,那是私有制的常规,叫做资产阶级的常规。马克思、恩格斯、列宁都讲到了要实行工农结合,要把农村变成城市,斯大林不讲这个话,他是强调大城市,城市愈大愈好,片面强调工业,丢掉了农业,这一点他就没有辩証法了。赫鲁晓夫这位同志勇敢得很,敢于起来破除对斯大林的迷信,揭开盖子,全世界共产党解放了。所以这个解放思想,不仅仅是中国问题,是个世界问题。解放对斯大林的迷信,也就是说解放对苏联建设经验的迷信。斯大林代表什么?他代表苏联,苏联今天在各方面正在改,不容易就是了,斯大林搞了几十年,改那个东西不大容易。过去所有资产阶级创造的那一些迷信,说是小麦只能亩产五百斤,四十万穗,这个不破还行?不大破这些迷信,不解放思想,能不能够把社会主义建设?不能够。现在証明了通过这些运动,解决了社会主义建设这两条路线。多快好省这一条路线,是我们今天已经証明了行之有效的路线。刘少奇同志在八大上面的总结,叫做三个结合,多、快、好、省,解放思想,讲了那久一大篇,要认眞学习。不要以为那个报告报告一下就完了,现在証明,那个报告,今天起作用,明天起作用,将来还是起作用。
第三、通过整风运动,通过农村的社会主义教育,在农村、在城市广泛展开大鸣大放大字报运动。同志们!陆定一同志写的那一篇文章里面有一句话说:我们的国家叫做大字报的国家。这一句话是很有意义的,是非常重要的。就是说,我们这个国家是有充分民主的国家。什么东西最民主——大字报。六万万人要讲话,如果有一个讲台,一个人讲一分钟,要六万万分钟,不行,也办不到。可是六亿人写大字报可以在同一分钟同时写出来。这是最充分的民主,是最好的民主形式。大鸣大放,如果没有一个大字报不解决问题,有了大字报问题解决了。有了大字报把我们干部中的“三风五气”扫光了。这是马克思列宁主义的发展,这是我们中国的马克思列宁主义者在马列主义的宝库中增加了新的武器,而且是最锐利的武器。不管他这个人本事多大,可是他怕大字报,他跟组织部长谈话的时候、跟党委书记谈话的时候,他骄傲得很,胆子大的很,可是大字报一贴他不敢作声了。大字报有这样的威力,我们所有的会议,不管你这个干部多么高,职位多么大,一展开大字报,所有的错误就得到纠正。这不是简单的小事,这是生产关系与生产力之间的关系问题。根据马克思的原理,生产关系要适合于生产力的发展。生产关系是什么呢?是上层建筑,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干部与羣众的关系,党员与非党员的关系,上级和下级的关系,这种相互间的关系,是属于生产关系的范围,这个关系不解决,生产力就不能发展。我想同志们大概还会记得,在一九五六年有一个十大关系,什么内地与沿海、工业与农业、重工业与轻工业……等。这个十大关系就县生产关系的范畴。生产关系包含了三个组成部分:1、所有制;2、相互关系;3、分配。所有制经过了社会主义的改造,农业、手工业的社会主义改造,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经过了这个改造,基本上解决了问题,存在的只是一点残余。整个经济没有发展起来,这个分配问题的文章不多。文章最大的是中间,叫做相互关系,叫做十大关系。所以毛主席说,抓中间,带两头。抓中间的意思是什么?就是解决互相关系。调动一切积极因素,建设社会主义,来带动所有问题的解决。现在証明毛主席这个预见完全正确。因为大字报一来,大鸣大放一来,一整风,再加上中央几个决议,权力下放,把那些工厂企业交给省,省又交给县,工业农业并举,这样以来产生了今年的工农业、文化科学方面的大跃进。没有这样一条行不行?教授和学生的关系不改善,我们在学校里不能够有这样一个大跃进,农村如此,工厂如此,学校、科学机关如此,机关也是如此。这个相互关系一解决,生产力空前的发展,农业生产大跃进,工业生产也大跃进,文化、科学也大跃进,其结果,带动了两头,带动了所有制的改变,也带动了分配制度的改变。

今年的农业生产取得了这么大的胜利,最根本的经验就是这么三点:

1、解决了两条道路,是社会主义还是资本主义;

2、解决了建设的路线,是多快好省还是少慢差费;

3、解决了两个作风,是羣众路线作风,还是官僚主义作风。这三条是根本性的。

关于人民公社问题

这里讲的是农村人民公社。至于城市人民公社,我还没有研究。人民公社发展的很快,时间不到两个月,全国就化了。为什么这样快?中央关于人民公社那个决议里讲过了,就是由于工农业大跃进所引起的,由于通过了这些运动,五亿农民的政治觉悟提高了,共产主义觉悟提高了。在这方面请你们看一看那个决议的第一部分,我就不重复了。

我现在来讲一下人民公社有些什么特点,它的特征是什么?在中央的决议里已经讲了,它是工农商学兵综合性的,是乡社合一的组织,是目前社会主义社会的基层组织,是将来共产主义社会的基层组织,所以它不是一个单一的企业或者事业,而是社会里的基层。这是它的基本特点。现在具体地来分析一下,它的特点是:

第一,它在所有制方面扫除了最后的残余,就是个体所有制的残余。虽然这个工作在目前来说还没有完全完成,还需要一个过渡的时间,这个时间不会很长。比如一点自留地、几棵树、几只猪、几只鸡鸭、这样一些残余是能够顺利解决的。现在的人民公社是集休所有制,可是它包含了很多全民所有制的因素:银行是全民所有制,商业机构是全民所有制,学校是全民所有制,许多这样的企业、事业单位都统一归人民公社所有。全民所有制不同于集休所有制的主要标志,是分配问题,是计划管理问题。这两个问题在人民公社来说,不存在什么困难,是容易解决的。所谓分配问题是什么呢?就是说,人民公社的生产有一部分是要按照国营企业一样,由国家来调配,就是纳入国家计划,由国家统一收购,同时又在它的生产总值里边提出一定的比例作为国家的收入。这一个问题经过我们这次会议的研究,说明是没有什么困难,是容易办到的。

第二,分配问题。人民公社的分配原则,是要逐步废除资产阶级的法权残余,实行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资产阶级的法权残余是什么呢?就是我们现在的所谓社会主义分配原则“各尽所能、按劳取酬”,你劳动多少给你多少报酬。这样一个原则还是来自于资产阶级法权里边。虽然它不同于资产阶级的分配原则,从根本上讲它也还是那个原则。我们现在有等级制度,这个等极制度是什么?也还是来自于资产阶级的法权,要逐渐把这个法权残余消灭掉,实行共产主义的“各取所需”。大家知道有的人民公社已经实行了、有的将要实行吃饭不要钱。这个吃饭不要钱是不是就是共产主义的“各取所需”呢?还不完整,这里边只有一部分是“各取所需”。哪一部分呢?就是粮食。因为今年粮食大增产了,可以实行这一条,你肚子有多大就吃多少,论肚子吃饭。江苏有这么一句口号:“鼓足干劲生产,放开肚皮吃饭!” 就从这一点讲,也不是很完整的,到明年才可以。今年细粮还不够,粗粮比较多。如果眞正按照“并取所需”,人家还是需要细粮,并不需要粗粮。所以今年还办不到,明年可以。至于猪肉、鸡、鸡蛋是不是可以实行“各取所需”呢?现在还不行、大体上在吃的方面,第二个五年计划可以做到全部按照“各取所需”的原则。当然,有一些珍贵的食品:猴头、燕窝、银耳能不能“各取所需”?还不能够,海参也是如此,除此以外都可以“各取所需”。有一些人民公社实行了穿衣不要钱,这是不是共产主义?也还不是。所谓穿衣不要钱还是一丈六尺布,或者二丈,或者三丈,这还是布,无非是阴丹士林、各种花布,可是他要穿香布、他要穿呢绒、他要穿绸子、他要穿毛料,他要穿呢子你有没有?没有。北方人都要穿狐皮大袄你有没有?没有。除了有一些比如狐皮大袄还办不到“各取所需”其余的大概到了第三个五年计划或者第四个五年计划,是可以满足需要的。有的不需要等到那个时候,比如穿绸子,到第三个五年计划就有可能,穿呢绒也有可能,所谓共产主义,就是穿那样几丈布?那还能叫共产主义!象昨天晚上看的电影,叫二十年的远景,几个跳舞女生娃穿的布裙子,这怎么能叫二十年远景?眼光太小了!说明写那个书的人他的思想还没有完全解放,他写的只是代表知识分子的思想,叫做眼光短小!二十年以后不是这个,是几几乎乎所有裙子都穿绸子,应该是这样才叫做共产主义。生产的时候可以穿布衣服,平时都穿的毛料。是不是每一个女同志都穿的香衣服?也有可能,没有什么困难。这样就叫做共产主义。当然,关键还在于是不是年年跃进,你不跃进就没有,跃进就有。

一个吃、一个穿如此,还有一个住。农村要城市化,要赛过现代化的城市。北方有暖气,南方有冷气,都是高楼大厦,什么电灯、电话、自来水,都不在话下,收音机、电视电也不在话下。剩下的一条就是交通,鉄路四通八达,公路也四通八达,飞机也四通八达,每一个县都有飞机场。是不是每一个人都有一个飞机?恐怕到那个时候还成问题,飞机太多了在天空中打架,天空中还要派交通警察。是不是说不可能?那不,每一个人做到都有一架飞机的时候也不是太远。现在已经有许多小型飞机,制造很简单,将来每一个县都可以搞制造厂。所谓一个人一个飞机,总是夫妇一对坐一架飞机,没有结婚的青年男女,他们是有组织的,一个组一个班坐一架飞机,或者是几姐妹、几兄弟坐一架飞机一块出去,小孩子没有办法开就得大人带着。这样一个前途看起来并不是很远,到了第四个五年计划大体上可以满足。我在这里讲大话,靠得靠不住,还看我们的跃进。人民公社的分配原则,它是逐步向这个方面发展的,就是说要发展到高度的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但是在今天来说是不是就是按照这个共产主义原则?还不可能。今天基本上还是要按照社会主义原则。为什么?这就是中央关于人民公社的决议上边所讲的:条件还不具备,产品没有极大量的增加,人们的共产主义道德品质还没有极大的提高,教育还不普及。因此,就形成了城乡的界限没有消灭,工农的界限没有消灭,脑力劳动、体力劳动的界限没有消灭。这三个界限不消灭,也不能达到这一步。

第三,它的生产不是单一的农业生产或者农、林、牧、副、渔的生产,而是实行农业与工业结合起来的生应。在目前来说它还是应该以农业生产为中心,在农业生产为中心的基础上实行工农业并举。但是整个生产是按照亦工亦农的精神,既是工人,又是农民,既能从事工业生产,又能从事农业生产。这一个特征也就是“共产党宣言”十条中的第八条讲的工农业结合。工业跟农业结合起来,工人跟农民结合起来,既是工人又是农民,既能从事工业,又能从事农业。这就是要把农村变成城市,把农村跟城市这个界限、工业跟农业这个界限逐步消灭掉。我们的农村要城市化,而且比现代的城市更好。西安市是现代的城市,可是人民公社建设起来要比西安市更好。好到什么样呢?你们西安市有一个中级党校,我昨天去看了一下,大体上每一个人民公社的住宅区也好、办公地方也好,应该按照那个样子,就是一进去就是一座花园。西安市现在有那个现代化吗?就不是,房子跟房子隔的很近。人民公社建设起来了,将来房子与房子距寓四十至六十公尺,中间种的树、种的花、柏油马路。人民公社的房子应该是现代式的建筑,在北方普遍安暖气,在南方普遍安冷气。你们西安有几个地方有暖气,大体上我们这些大老爷住的地方有暖气,有些二老爷住的地力也有暖气,到了三老爷就没有暖气了,至于一般的劳动者那里来的暖气?可是人民公社要建设住宅,就要把这个项目包括在内。这样的建设看起来还不知要多少年,假如我们的工农业生产跃进就是这样年年如此,我想第三个五年计划如果不能全部完成、第四个五年计划就可以全部完成。第四个五年计划,就有可能把所有的农村建设起来,比现代化的城市还要现代化,你有的他都有、你没有的他也有。这也是共产主义里边要解决的一个问题,叫做居住条件、居住环境。条件是房子和房子里边的设备,环境是周围,不象现在有些城市吵杂的很厉害、挤的很厉害,走路一不小心就要碰住人,人民公社一建设起来就超过它。在人民公社里边有工厂、有学校,不但有农业、畜牧业、林业、水产业,而且有工业。现在的城市比它好还是比它坏?比它坏,因为你没有农业、没有畜牧业、没有水产业,田此你吃的东西困难得很。现在上海、北京、天津、武汉、沈阳、鞍山这些最现代化的城市,是生活最困难的地方。为什么?有了东西,运不去,鞍山春节每人吃了二两肉,五一节吃了二两肉,国庆节吃了四两肉,平时根本吃不到。人民公社比它高明。

第四,它的劳动是实行劳武结合制度,也就是说亦工亦农亦兵。组织劳动军是“共产党宣言”十条中第九条规定的。组织劳动军有什么好处呢?组织了劳动军效率提高了,这只是一方面。实行田间扎大营,可以提高劳动效率,这在目前来说是一个好的特点,但是这不是永久的,不是基本的。劳动军最大的好处,是使人民养成集休劳动的习惯,也就是说养成共产主义的劳动习惯。共产主义的劳动是什么呢?第一,叫做不计较报酬的劳动,这跟资本主义劳动不同。资本主义的劳动是你给我多少钱我就给你多少劳动,就是“按劳取酬”,共产主义劳动是不计较这个的;第二,是没有定额的劳动,不是规定糊八盒火柴就只糊八盒,没有定额,可以做到八十盒、八百盒,是无定额的劳动;第三,是自觉自愿的劳动。当然这一些,只是从目前这种散漫的、比较落后的农业劳动转向共产主义的劳动,产生这么个特点。而共产主义劳动最基本的特点叫做劳动是人们生活要素,是首要的要素。一个人每一天都应该去劳动,不劳动就觉得不好。劳动成为人们的生活的第一个要素。实行劳武结合,不是实行命令主义。连长、排长、班长下命令,一套命令主义,一套形式主义,戴起肩章挂起皮带,那一种是不对的。肩章皮带解放军以后要取消,我们的解放军,什么上尉、上校、大校、将军,将军又有少将、中将、上将、大将,一大堆,这些要废除。军委开了扩大会议,经过两个月大鸣大放大辩论以后,决定废除。大盖帽子和那个鬼子帽子也要废除,恢夏我们原来那个帽子。解放军都这么改,我们搞劳动军还要搞那一套形式主义?建立劳动军就更便于我们发扬民主,实行民主管理,实行民主的生活制度。解放军可以实行军事民主、政治民主、经济民主,那你们劳动生产还不能实行民主?更应该实行民主。要通过这样一些民主生活、民主管理,来养成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共产主义道德质量。所以这个劳动军,一方面是把旧社会遗留下来的那种个人主义,那种个人自由散漫、落后保守要肃清;另一方面,要建设起高度的共产主义觉悟,共产主义的道德质量、养成集休劳动习惯。这样就便于我们由社会主义过渡到共产主义。

第五,集体生活。小孩按年龄组织在一块生活,能走路的就进到托儿所,长大一点到幼儿园,再长大一点住小学,再大住中学一直到大学毕业,一直到独立工作、独立生活。老年人进幸福院,也是集体生活,老年人跟老年人存一起。青年人、中年人也按年龄组织起来,一个连、一个排、一个班来集体生活。这样的集体生活,就产生了旧家庭制度的消灭。这个旧家庭制度特别是家长制,它是几千年来秘有制社会的产物。私有财产制度产生了家庭,家庭作为一个生产单位、作为一个生活单位出现,因此又促进了私有财产的发展。要彻底消灭私有财产的根基,也就必须消灭家庭制度。当然,这里不是说父子关系不存在,还是存在的!它仅仅是存在这种关系,有父亲,有母亲,有儿女。不是现在的这个关系:父亲母亲有权打孩子,也有权剥削他的儿女,有权利干涉他儿女的一切,也可以要他不上学,可以允许他结婚,也可以不允许他结婚。这些权利通通消灭掉。打骂、虐待、行动、教育、言论,所有父母对儿女的这些限制,通通废除。这叫做废除家长制度。集体生活达到了这一步,我们就可以顺利地由社会主义过渡到高度的共产主义。夫妻关系改变了,不是妇女从属于男人、以男人为主妇女变成了附属品,这样的集体生活一来,就完全平等了,因为她并不依靠她的丈夫生活,因此她就不怕离婚了。为什么现在有许多妇女怕离婚,就是因为她不单是自己生活的问题,还有儿女。谁关心儿女?还是母亲,不是父亲。所以中国古代称为“严父慈母”。为什么母亲是慈?因为她最关心儿女。为什么父亲是严,就是打儿女、剥削儿女、压迫儿女,父亲对儿女是乱弹琴。要使男女眞正平等,集体生活这个制度一建立起来、巩固起来,过去的关系就变了。当然,这不是说夫妻关系就可以随便,就可以乱来,那不行,那还有一条共产主义的道德质量。当然,这一件事不是那么容易,不是那么简单,这是一个几千年来的习惯,要改变这个习惯是一场很大的斗争。所以,我们这一次在这里开会专门为公共食堂写了文件,也专门为儿童福利写了文件,还准备给福利院写个文件。这三件事情办好了,集体生活的制度就巩固了。老年人进了幸福院,不靠儿女,比他儿女照顾的更周到、更全面,就可以自自然然改变这个关系。托儿所、幼儿园,对子女的教育、对子女的生活、对子女的管理,比他母亲还管得周到、教育得好,那一位母亲还个放心呀?那就放心了!所以,办好公共食堂、办好儿童福利、办好幸福院,是巩固集体生活的关键。

第六,人民公社实行教育与劳动相社会。就是一面读书、一面劳动,培养每一个人既是脑力劳动者、又是体力劳动者。本来社会体力劳动与脑力劳动是相结合的。根据周口店北京人的历史来说,地球上有人五十万年了,五十万年的历史是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相结合的,可是中间有那么一段(三千多年、四千多年),把脑力劳动与体力劳动分了家。时间虽短,影响极大。人民公社就要做这个工作,把脑力劳动同体力劳动结合起来。陆定一同志专门写了一篇文章,叫做“教育同劳动相结合”。教育同劳动相结合也是“共产党宣言”十条中的第十条。由此就可想而知,一百多年以前马克思、恩格斯写“共产党宣言”时就已经想到了。只有这样才能过渡到共产主义。当然,马克思、恩格斯是不是看到一百多年以后这三条会在一个中华人民共和国实行,大概没有看到,可是列宁看到了。在马恩列斯论东方的一本书里,列宁讲过这句话:东方人民的解放,将是世界上一件最大的历史事件。他这里边没有讲到这三条,可是他预见到了。

人民公社的特点,大体上就有这么六个。在所有制方面,它最后把个人年产资料私有制消灭掉了;在分配方面,逐步按照共产主义的分配原则,实行“各取所需”;在生产方面,是实行工业同农业相结合;在劳动方面,实行组织劳动军制度,劳武结合;在教育方面,实行劳动跟教育相结合;在生活方面,实行集体生活。当然,这些是我们所希望的,也是我们所想象的,要办到这些,还要很大的努力。年年跃进,跃进一浪高于一浪、一步大于一步,那么,我们就可以快一点达到共产主义。所谓快一点,就是说第四个五年计划。没有这个条件不行。因此,我们这次会议研究,明年就要搞到每人有三千斤粮食或者四千斤粮食。达到了这样一个目的,我们在后年开始把土地缩小,把更多的劳动力抽出来发展工业。

在目前来说,人民公社这样一个制度是刚刚开始,发展很快,问题很多。发展只有两个月,究竟怎么办呢?谁也不知道,问马克思?他死了。在历史上只有巴黎公社,可是它只有七十二天时间,也没有给我们留下经验,只留下了这个名字,叫做“公社”。最早的社会主义国家苏联,它还没有公社。它那里也有一些经验,托儿所、幼儿园、全托、学生全部住校,可是跟我们不一样。所以,没有经验,没有师傅,就靠自己来办。自己来办问题就很多。目前最重的的问题,除了搞好公共食堂、搞好儿童福利、搞好幸福院,最重要的一条是向人民进行广泛的共产主义宣传。什么是共产呢?是不是你的帽子拿给我,就叫共产主义?这个要讲清楚,不是你那么几只猪、几只鸭归到公社就叫共产主义,不是你那几间房、几棵树归到公社就叫共产主义,这不是共产主义,还是社会生义。你希望归给公社也可以,你希望自己保留也还是可以,这不妨碍共产主义不共产主义的问题。我们进入共产主义,还有几个人单干,可以不可以?可以嘛!反正你总没有我多。所以,要组织一个强大的队伍,广泛地宣传什么是是共产主义。

究竟什么是共产主义呢?就是我刚才讲的:

第一,吃要吃的很好,不是光吃饱。每顿都有荤,或者吃鸡子,或者吃猪肉,或者吃鱼,或者吃鸡蛋。山珍海味是比较困难的,可是一年吃两次,国庆节、五一节吃吃山珍海味是必要的,也是可能的。要吃的花样更多、而不是更少,中国人吃是有本领的,在全世界是数第一位,我们吃的花样相当多,到了共产主义花样要更多。就是说不是象现在这样只是吃馍。一顿吃一斤,将来一顿吃两片馍就够了,主要吃肉食、吃青菜。就是吃的方面,吃爱吃得饱、吃的好、吃的花样很多,适合于每一个人,爱吃辣椒的就有辣椒吃,爱吃醋的就有醋吃,爱吃酱油的就有酱油吃,爱吃糖的就有糖吃,爱吃什么就有什么。当然,山珍海味那办不到,特别是燕窝,这数量是少的很,国庆节、五一节可以吃,或者举行集体结婚的时候可以吃一顿。

第二是穿,也是应有尽有,各种花色,各种式样,都有,不是乌鸦一片黑,也不是一片蓝。现在是艰苦阶段,叫做苦战,慢慢就向这方面发展。将来普通的布是用来作工作服,工作之外,其余的时间都是绫罗绸缎,都是毛料呢绒。当然每一个人都有一件狐皮大衣恐怕办不到,因为没有那么多狐狸。因此就要发展狐狸,人民公社都要饲养狐狎,狐狸养的越多,才有狐皮大衣。也要养水獭、老虎,没有老虎不行,不养老虎就没有虎皮。这样,有许多野兽可能要变成家禽家畜来饲养。将来喂猪不但为了人吃,还要为老虎吃,喂鸡不但为人吃,还要为狐狸吃,不然它不给你长毛,狐狸吃的越好,它给你长的毛越好。总会有这么一天,每个人可以得到一件狐皮大衣,这就看我们养的狐狸多少来决定。这是走向共产主义的穿,生产规划要把这些东西规划进去。

第三是住,要跟现代城市比。谁最现代化?就是人民公社。是不是一步就建设起来了?那当然要考虑,开始阶段暖气不容易解决,因此都搞成三层楼房,不能烧炕又没有暖气就把人冻坏了。可是到第三个五年计划,或者到第四个五年计划,这个问题就可以解决。人民公社通通是高楼大厦,通通是现代设备,而且每一个居住的地方就是一座花园,居住的条件,居住的环境要现代化,要比现代化的城市还好。

第四是交通,除了赛跑,凡是要走路的都有工具。不赛跑也行,光坐汽车、火车,那两条腿也成问题了,腿越来优小,身子越来越大。所以每天要跑步,每个人要赛跑,要开展体育运动,不开展体育运动将来人会发展成个什么东西?腿可能象个灯草那样细,那怎样成哩!但是除了赛跑以外,要到什么地方去就有汽车、火车、飞机、轮船。

第五,每个人都受到高等教育,要普及教育。今年小学普及还没有作到,有一部分儿童还没有受到小学教育,明年一定要作到这一点。大概在第二个五年计划就应该作到普及中学教育,只要普及了中学教育就可能普及高等教育。现在看普及教育不那么很困难,提高恐怕要有一段时间,或者需要二十年,或者需要三十年,每个人都具有高等教育的水准时间要长,短了办不到。当然也可能采取跃进的办法,来提高科学水准,提高文化水准。那时候,每个人都是演员,都能够上台演戏。什么常香玉、梅兰芳、谭富英、马连良那几个人,好象本事高的很,将来要出现几万个常香玉,几万个梅兰芳。每个人都是这作家,都能够写文章,都能够写剧本,都能够写大的马列主义著作,都能够搞科学研究。每个人都是体育健将,我们把全世界的体育冠军通通拿囘来。当然这是讲我们要走在前面一点,或许有人赶上来超过我们,这也是有可能的,比如美国,如果一翻,它也变成社会主义国家,它就可能上比我们快,因为它的生产基数大,谁敢说美国不可能在这几年之内爆发一个大革命,把美国变成社会主义国家?这个很难说。在文化、娱乐、体育方面,每个人都变成热爱者,你是电影演员,我也是电影演员,你是戏剧家,我也是戏剧家,你是音乐家,我也是音乐家,你是歌唱家,我也是歌唱家,你可以搞小提琴,我也可以搞个提琴,人人都会,当然也各有专长。这个专长就不是象现在一些少数人那样,好象这样东西就只是他会,他就摆起那臭架子,少数人独占。

共产主义大体就是这样几条:吃、穿、住、行加文化娱乐、科学研究、体育,这些总起来叫共产主义。这些看起来在我们国家是很快,不是遥遥无期,不仅在坐的同志,你们大多数都是中年人,都可以看到,我们这些老年人也是可以看得到的,我们这些五十多岁的人,再过十五年,第二个五年计划,第三个五年计则,第四个五年计划,不过是七十多岁,七十岁大概可能吧!或许还要超过,大跃进嘛!在一九四九年毛主席就预见过的,在七届二中全会决议上面就曾写道:我们国家的生产的发展不会是很慢而可能是相当快的。现在同志们翻到那个东西看一看是很有意思的。五○年七届三中全会的时候,毛主席又作了一次预见,我们准备三年恢复,十年建设,一共十三年完成社会主义建设,使我们的国家变成一个强大的有现代化工业、现代化农业、现代化科学文化的国家。现在看也差不多,完成这个任务大体上还不要十年,有八年就可以完成。苦战三年我们可以完成社会主义工业建设。现代化农业问题,从亩产量来讲,明年后年这两年可以完成,从农业生产操作技朮,即生产工具来讲,机械化、电气化、自动化的全部解决可能还是第三个五年计划的事情;现代科学文化,在苦战三年之后也可以基本上达到,当然这里不包括到月球、火星上去的问题,苦战三年到月球、火星上去还办不到。苦战三年可能不可能放卫星上去?恐怕还有困难。这样看,我们国家建设的速度是相当快而不是相当慢,发展相当快,而不是相当慢。

同志们会问:为什么我们这么快,苏联到现住还搞社会主义而不搞共产主义?这里不同的一点就是我们有一个“不断革命论”,苏联没有抓这一条,或者抓的不紧。我们是一个革命接着一个革命。农业合作化完了;就抓政治思想革命,政治思想革命完了,就来一个共产主义革命,人民公社化就是共产主义革命。

眼前来说,我们有些同志的生活水准要降低一点,因为要实行供给制,一实行供给制,象我们这些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十级以上的干部不能不降低一些收入,十级以下可能降的不多,也可能降的多。拿县委书记来说,它当了人民公社联社的党委书记以后,还能一个拿八、九十元?不可能。目前有些人生活水平要降低一点,收入要降低一点,需要不需要?这是需要的。可是过一两年之后,情况就变了,生活普遍提高了。我们的县委书记现在是不是每一顿都能吃猪肉?大概靠不住,象我们这些大老爷天天顿顿是有猪肉吃的,他们是办不到的,可是两年之后,就天天有猪肉吃了,一个星期总得吃一、两只鸡,鱼也可以经常吃,那就比他现在生活好了。十级以下的同志在目前来讲可能有压力,十级以上的人思想准备比较充分,十级以下的干部思想准备比较差一些,是一个压力,这就要通过共产主义宣传向他们讲清楚:这是一个共产主义大革命,首先革我们的命,谁革呢?五亿农民。五亿农民实行了供给制,我们这些大老爷、二老爷、三老爷不实行,他们就打扁担,五亿条扁担你还能撑得住?那你只好实行,干部一实行,工厂工人不实现恐怕也不行。看来这是一个趋向,是一个必不可少的、必然要走的路,这就叫共产主义大革命。因为问题还很多,所以今天要把所有问题向同志们讲清楚还不可能,老实说,许多问题我自己乜没有弄清楚,也是糊里糊涂,不过我在研究,因此,我希望同志们也在这方面多研究妍究,提出许多新问题来,然后大家来讨论,大呜、大放、大辩论,大家集体来解决。这是关于人民公社问题。

最后我想讲这样一点东西:台湾海峡不是满紧张吗?究竟是怎样一囘事?这事情也很简单,蒋介石住在台湾,我们也让,你住一些时间也不要紧,你住你的,我搞我的,可是他俏皮的很,今天派特务,明天散传单,后天又给你丢一包大米,好象他的本事大的很,这一次为了整他一下,看一看你的本事究竟怎样,所以就霹雳轰隆霹雳轰隆十七分钟打了他三万发炮弹。眞正要把金门、马祖拿囘来又何必呢?因为他搞了多少年,并没有妨碍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有什么必要现在把它拿囘来?这个地方是我们的,台湾也是我们的,会不会拿囘来,肯定会拿囘来,总有那么一天他要给我们送囘来的。我们实行吃饭不要钱了,我们已经进入共产主义了,那个时候蒋介石说:你要不要我加入呀!也可以幺,多你这样一个人没有关系。或许不等我们把共产主义建设好就会出现这个问题的。当然不是说金门、马祖现在拿囘来没有好处,还是有好处的,不是说金门,马祖我们不再收复,还是要收复囘来。霹雳轰隆霹雳轰隆这样一了,把蒋介石给吓慌了,把美国也给吓慌了,他们慌成一团,紧张得很。这好不好?好得很。因为他们一紧张,他们在天空里跑,在海里跑,引起了全国人民紧张起来,我们来一个全民皆兵。这就是说使我们六亿人民记住,我们还有金门、马祖、台湾、澎湖没有收复,我们还要积极努力,不要麻痹自满,动员了人民,教育了人民,同时又把美国帝国主义的狰狞面孔在全世界人民面前暴露出来,孤立起来。这件事把美国搞的相当被动,也搞的相当孤立,它向来没有这样孤立过。这并不是说现在我们要把金门、马祖拿囘来而是说我们什么时候喜欢拿什么时候就去,什么时候喜欢打炮,什么时候就打它几炮,不喜欢打了我们就休整休整,休息休息,整顿整顿,运送炮弹,作好准备,要打的时候,十七分钟打它三万发炮弹。这样打的好处、可以使我们的人民警惕性提高,锻炼我们的解放军,锻炼我们的炮兵,锻炼我们的空军,锻炼我们的海军。由于这样是不是联合国就不要我们进去,你进去干什么?当然进到那里面也有好处,可以团结起来跟美国作斗争,但是我们坐在外面还可以大骂,进到里面就不能这样骂了,因为那是个会场,有外交礼节,有外交词令。在外面我们要怎样骂就怎样骂,只要我们骂的是事实,我们又不是乱骂。这样一来是美国就不承认我们,我们要它承认干什么?美国承认了我们,英国、法国承认了我们,当然可以作生意,其实我们不靠它作生意。它们承认了我们,他们就来干特务,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的大使馆、领事馆都是干特务的,你要它承认干什么?不是它不承认我们就不能活了,我们不是活了九年吗?而且活得很好,天天在发展。至于整个世界来说,东风压倒西风这个局势是定了的,是不可变的。东风是越来越强大,不管任政治上、经济上各方面的发展,都是如此。你们看一看美国进兵黎巴嫩,英国进兵约旦,结果是什么?不是由于它们进兵这些国家的革命退下去,而是由于它们的进兵民族解放运动越发展了;不是由于它们的进兵挽救了它们的经济危机,而是由于它们的进兵加深了它们的经济危机;不是由于它们的进兵把我们吓倒了,相反,加强了我们的斗争,提高了我们的警惕性,加速了我们的社会主义建设。至于说整个形势中间,究竟出现了一些什么变化,这东西天天有,但是不是来一个大变化,马上打起世界大战?现在看还没有到这个时候。这是附带说明的一个问题。


◆ 全文完 ◆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