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美会对日伸出援手吗?

陈有容

 

最近对南中国海主权争执不下,使得亚细安国家有意同美国建立更紧密国防合作,这是可以理解的。然而,参考一个自1945年便受到美国保护的亚洲国家的经验却是明智的。日本也因为钓鱼岛,面对同中国日益升温的领土纠纷。美国军事介入的可能性也被提了出来。

日本的主流观点认为,在紧要关头,美国会根据美日安保条约保卫钓鱼岛。然而,一些日本评论员指出,呼吁对中国采取更强硬立场的日本民族主义分子,对美国会因为一些日本控制的小岛而冒同中国开战的风险,存有危险的幻想。

首先,这个幻想源自在中国崛起的当儿,许多日本人对美国实力依然坚定地信任。2011年的皮尤全球态度调查项目显示,只有日本人深信美国的实力将持久不衰,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人都认为,中国将取代美国成为超级强国。从2009年到2011年,一直有59%到60%的日本人相信,“中国永远不会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强国”。同时期,在受调查的几乎其他所有国家,这个比例都跌至低于50%。看来,大多数日本人拒绝面对世界其他人——包括美国人——所看到的大势。

这些日本人似乎也不愿意放弃“日本仍然是美国在亚洲最重要伙伴”的另一个错觉。日本外交部今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在选择“美国在亚洲的伙伴”时,54%的美国意见领袖舍日本而取中国。这同1995年的结果相反,当时,79%的意见领袖选择日本,选择中国的只有12%。

同日本经济势力如日中天的1980年代不同,在处理全球课题上,中国目前是在亚洲的最重要伙伴,不但对美国如此,对西欧也是一样。尽管中国不是很热衷,美国领导人却不断提及一个“G2”(两国集团)世界,由美国与中国共同处理国际课题。当法国于2011年担任G20轮值主席国时,法国总统一直就G20的主要议程征询中国领导人的看法。中国在国际课题上的角色日益关键,也是美国财政部的“主要银行”及美国越来越重要的贸易伙伴,华盛顿在考虑同中国进行任何军事对抗时,自然会格外谨慎。

美国虽然高调宣布“重返亚洲”,并承诺增加在区域的军事实力,其战略选择却包括一个称为离岸制衡(offshore balancing)的计划。美军在面对中国退居第二线时,亚洲国家,尤其是日本和东南亚将被推到前线。

日本人期待美国保卫钓鱼岛,把希望寄托在美日安保条约和美国官员如国务卿希拉莉的声明。希拉莉于2010年宣布安保条约包括钓鱼岛。但正如一些观察家所指出,美国的声明遣词用字非常小心,并没有说在中日因钓鱼岛发生武装冲突时,美国会自动作出军事反应。他们也指出,根据美国和日本之间的协议,防卫离岸岛屿是日本的责任。此外,在今年的亚细安峰会上,希拉莉呼吁中日共同开发钓鱼岛,显示美国对岛屿纠纷的立场有了微妙改变。

让日本松了一口气的,是美国日益把钓鱼岛视为“日本领土”,而不只是“日本管理的领土”,这可以影响美国决定按美日安保条约行事。不过,美日安保条约的第五条规定:“双方都认识到,在受日本管理的领土上对任何一方的武装攻击,对它们的和平与安全都是危险的,双方将根据自身的宪法规定和程序,采取行动面对共同的危险。”我们都知道,根据美国宪法,只有国会可以授权开战。

在美国方面,华盛顿对最近一份美国报告所说的,美日同盟正处于“流变期”(a time of drift)日益不满。这个转变始于3年前日本民主党上台时。民主党的政策清楚指它将减少日本对美国的依赖,同中国建立更密切的关系。尽管这重大改变的倡议者很快便下台,他们所提出的减少美国在冲绳岛军事基地的棘手问题,依然是美日关系的阴影,美国人对接下来的民主党领导人在为问题寻求解决方案时立场反复,也越来越不耐烦。

这种不满的情绪,反映在一份有关“美日同盟”的两党报告。被称为《阿米蒂奇—奈伊报告》(Armitage-Nye Report),由美国知名日本专家共同署名的这份文件,甚至提出日本应该决定“是否要继续作为一级国家”。

有鉴于华盛顿对依赖美国保护,但对这种保护的态度又“漂移不定”的盟友的不满,一些观察家认为,日本最近同三个邻国的领土纠纷加剧,是这些邻国,尤其是中国,想要测试日本是否还是美国战略的优先考量,及美国保卫日本的决心。

作者是退休法国外交官,曾派驻日本、美国、新加坡和中国。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