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鲍彤:告别唱红打黑 走出无梦时代




中共正在操办十八大的喜事,面临的却是失去信任。这是一个矛盾。何清涟女士说得对:中国进入了“无梦的时代”。失去信任和梦想,不是筹备十八大弄出来的新问题,而是一个随着一党专政统治艺术不断提高而演变的长过程。

许多人说不清楚党的领导艺术是什么。感谢薄熙来,是他,把毛泽东、邓小平的遗产作了符合实际的概括。他把中国永不变色的前提浓缩为简明扼要的唱红和打黑。这个概括,超过了三个代表,因为后者只提出了垄断政权、垄断财富和垄断思想的抽象的理由。它也超过了邓小平的四个坚持,因为后者甚至无法说明那四个东西究竟是些什么内容。

薄熙来把共产党和唱红打黑融为一体:党爱唱什么,什么就是红;党想打什么,什么就是黑。党通过逆我者亡而打黑,镇压异己;又通过顺我者昌而唱红,唯我独尊。党之所爱,就是红,批评不得,非歌颂不可:废除私有制,消灭市场,直到饿死几千万人,都是社会主义,过去的全民穷困和现在的全面腐败,统统是社会主义。党之所恨,就是黑,就是反革命,人权是黑,言论自由是黑,民主制度是黑,公民维权是黑,诺贝尔奖是黑,普世价值是黑,非打倒不可。什么是真理?中宣部说了算,从娃娃抓起,叫十亿人只长一个脑袋一张嘴巴。什么是法律?政法委说了算,维稳预算就是打黑预算。这是理论,也是实践,是纲领,也是规范,是目标,也是道德和信仰,又明确,又方便。薄熙来没有创造新东西,但是,他以惊人的准确性,继承了、普及了、深化了毛泽东邓小平的一党专政的遗产。有了中宣部和政法委,中国人就不应该再有自己的头脑和手脚了。无梦的时代就是这样降临的。

十八大如果真的有意跟那位声名狼藉的薄熙来切割,请在行动上和唱红打黑这种瞎折腾告别吧!告别唱红以探索真理,告别打黑以走向法治。凡是不犯法的事情都可以做,脑子里怎么想就怎么说,大家忙忙碌碌,热热闹闹,决不会失业的。人人有权“唱红”,也有权“不唱红”,有权“唱不红”,一概免于恐惧。日出而作,日入而息,做工的做工,做生意的做生意,上学校的上学校,打官司的打官司,唱红打黑和老百姓有什么关系!

凡是正常的社会,都需要有这种长治久安的和谐气象。把唱红打黑的建党理论送进博物馆,跟把毛主席的肖像从天安门上摘掉一样,对国民是不会有负面影响的。

千百年来,全世界没有唱红打黑。中国停止唱红打黑以后,也不会因此有什么损失。对唱红打黑的专业户,可以帮助他们转业改行。七大提出过一件大事情,叫做“认真的而不是敷衍的自我批评”,多年了,共产党内几乎没有几个人做过。党内如果有人有兴趣从事这方面的开拓工作,一定会受到热烈而广泛的欢迎。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