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共产党“平民阶级党”与“富贵阶级党”的分化


----与黎安友教授(ANDREW J.NATHAN)的交谈


王希哲

 

现在中国政治的特点是,左右翼两边都公开反对中共中央了。右翼一直在反对中共不能全盘私有化全盘资本主义化;左翼则反对中共全盘私有化和全盘资本主义化,甚至权贵资本主义化。左翼过去其实也一直反对,但1976年政变左派被专政后,左翼的批评意见就一直被邓小平的“不争论”压制着。邓的“不争论”,实际是不许左翼争论,右翼意见,只要不太出格,还在体制内发出,邓和他的继承人30余年是放手给他们自由发挥的空间的,也就是30余年右翼在中国占据着所谓“话语霸权”。实际这就是毛在文革时指出的“右派专政”。

右派专政下,89民众运动,自然右翼思潮占据主导地位,有些太激进了。邓小平认为“出格”了,开出军队,打了右翼一棒子。于是激进右翼造反突出了体制,开始形成了体制外从右边反对共产党专制的海内外“民运”。被邓整肃的赵紫阳成了他们的精神领袖。但左翼批评,仍然被压制着,几乎没有声音。这样,右翼的全盘私有化和全盘资本主义化意见,就长期以代表全民的民意出现,他们自己也很有信心他们要求的“人权”,是中国各阶级普世的人权。但今年3月的“倒薄”,中国历史又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激进左翼反对“倒薄”,认为“重庆路线”是当前救党救国的正确路线,认为红色的中国“唱红打黑”居然成了罪状,这性质就是一场“反革命政变”。既然中央已经是“反革命”了,他们也就不再甘于俯首接受“中央”的压制宰割了,中央权威比邓也大为削弱了,也无法绝对压制他们了,于是以“反倒薄”为转折,继89右翼突破体制成为公开反对派后,今天激进左翼也开始造反突破体制成为中共中央的公开反对派了,开始从左边来反对中共中央的专制体制了。被胡温整肃的薄熙来成了他们的精神领袖。

左右翼各自都公开了自己的政治诉求,形成了各自力量,又各自有了自己的旗帜和精神领袖。这就是中国今天政治形势的特点。从此,右翼就不能以“代表全民的民意”出现了,他们也无法再将自己的“人权”打扮成“中国各阶级普世的人权”了。右翼“人权精英”们在薄熙来案人权维护上极其恶劣的“反人权”表现,戳穿了他们自己“普世”的虚伪。他们今后只能与左翼一样,直截了当地提出自己所实际代表的那些社会群体的利益,来进行政治博弈了。中国政治的多元民主化,就必将在这党内外左右两翼的政治博弈中形成。

谁是“改革派”吗?左右两翼的领袖及其运动,只要实际体现着中国政治多元的趋势,便都是“改革派”。中国的改革不会再是幻想的中国出个“戈尔巴”有了个“新思维”,想好一个“改革方案”自上而下来强制推行的了。这种“改革”,它的前提是中国还有政治强人和他手中高度集权的共产党专制机器还能完好运转。现在的中国,这个条件已经不存在了。中国改革的动力,就在中共内部阶级利益矛盾的分化。内因是它决定的因素。我曾多次写文章谈到,我们看看美国。今日美国多党政治,也不是华盛顿革命党人当初就按照一种主观的“改革方案”去按图实施出来的。“国父”们当初建国根本就没有多党政治的怪想法,相反,不仅华盛顿,甚至杰佛逊都是不赞成政党政治的。华盛顿革命集团把“反动派”赶回英国和加拿大,没收了他们的土地财产后,就在费城一党立宪,一党专政。后来怎么搞起政党呢?是华盛顿革命党内所代表的社会不同利益集团的分化。为了联邦征税的权利,华盛顿,汉密尔顿一派坚持加强中央政府,杰佛逊,麦迪逊则维护州权。自然还有许多深层矛盾。州权派老是斗不过联邦派。这样,原来不赞成搞党的杰佛逊发现没有朋党,很难有力量选举取胜赢得总统大位,便开始搞PARTY,组党了。杰佛逊依靠搞党终于夺得政权后,又设计除掉了劲敌汉米尔顿,彻底瓦解了联邦派,才终于巩固了他的州权党达到几十年的极盛。掌权几十年的州权党失去了联邦派的制约走向极端,为保存奴隶制竟要瓦解美国,引来了林肯平叛的南北战争,联邦派的党共和党诞生了,胜利了,这才最终发展为今天我们看到的美国民主、共和两党制。总之,美国的两党不是华盛顿主观人为地“搞民主”将它的革命集团分为两党,而是在内部的利益分化斗争中演变形成的。中国共产党两派两党的分化演变,也必定要走这条路。有人说,中国共产党与华盛顿的革命党不同,它的意识形态不会允许这个党的两派两党的分化。这是把意识形态看得太重了。共产党一元化的意识形态是由一元化的经济条件决定的。当中国的经济条件已经多元化,甚至全面资本主义化后,中国共产党的多元分化,也就逃不脱一切基础于资本主义经济条件的政党分化演变的规律了!

黎教授问:那么中共会分化为怎样的两党呢?“腐败党”和“不腐败党”?

中共会分化为“平民阶级党”和“富贵阶级党”。
中共的革命战争实质是农民战争。如果不是共产党号称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无产阶级的党,它革命胜利得了“天下”,也就是不但得到国家政权还得到了“天下”全部国有财富和敌对阶级财富之后,他们将理所当然地占有这些财富。毛泽东便是刘邦朱元璋式的皇帝,各级跟随毛泽东打天下的将帅士兵将论功行赏,分得财富成为大小新有产者。你不服可以再革命,却不能说什么。但问题在,辛亥后,理论上已经“天下为公”,共产党更号称自己是社会主义的新阶级无产阶级的政党。它就只能在“走社会主义道路只能由共产党领导”的理由下,仅将国家政权占为党有(“党天下”),理论上和法律上,则无法将国有财富特别是生产资料在所有权上,据为自毛泽东到各级将帅士兵私有,而只能宣布为“社会主义公有”或“全民所有”、“集体所有”,并以宪法宣称其“神圣不可侵犯”。

因此,毛泽东时代,各个时期,无论也存在怎样的腐败,它只能是各级官员对社会消费资料的“多吃多占”,而不能私人占有任何资本。只要不能占有社会运转中增值的资本,特别是权力护佑下恶性增值的大资本,“腐败”就是有限的,而后者的腐败,则是无限的,剧烈扩张的。所谓“毛泽东时代有没有腐败?”准确地说,“毛泽东时代没有官员占有资本的腐败”。

共产党垄断国家权力,也就是垄断国家财富支配权的制度下,你要么就决不能搞“私有化”,你鼓吹私有化,你要搞私有化,首先能私有化给谁?当然首先只能私有化给共产党,实际首先私有化给共产党各级掌握着国家财富支配权的顶层和上中层权贵及其家族。这是必定的规律。你既然信奉“自私是人的本性”,因此共产主义是不可能的,你又怎能期望掌握着国家财富支配权的权贵能一旦摈弃了共产主义教条的羁绊改行私有化,能将财富“公平”私有化给你?邓小平“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本意似乎是为农村和城市的“能人”先行致富松绑,但他却符合规律地由自家的家族带头,为共产党顶层上层权贵在私有化下,大肆瓜分,将国有财富特别是大公司资本首先私有化给自己的家族亲朋,打开了“合法””的大门。陈香梅指出,现在中国的腐化,是邓小平带的头。这种腐化,不是纯占有消费资料的腐化,而是占有权力资本和生产资本,在资本的不断扩张滚动中追求无限利润,盘剥榨取人民无限血汗的腐化。30年,共产党内一个富贵阶级已经形成,而且已经强大。江泽民提出“资本家入党”,其意义,不是吸收民间资本家入党,而是要求党章承认原来党的上层“无产者”,“先锋队员”们,在摇身变为富可敌国的大资产者后,仍然留在党内掌握国民生杀权力的合法性。

另一方面,共产党毕竟传统是个“无产阶级”政党,工农基层阶级,长期是它的支柱。无论右翼精英怎样不乐意承认这点,但这是事实。文革我们可以看到,甚至在毛泽东中央文革一再号召民众向共产党的各级组织造反的形势下,大城市大工厂产业工人的“党团员、劳动模范、老工人,技术工人”总是以绝对的多数,自发站到了保党的“保守派”一边,构成“保党”队伍的基本成分。造反派的社会基础,一般来说(它的领导人自然也会有真正的毛派),则是城市小资产阶级市民,失意的知识分子、职员、合同工人或历次社会主义改造运动中吃过共产党亏的小业主们及其子女(解放军奉命“支左”,早就发现了这一点!)。这个社会基础,一般来说,正是今天右翼民运所得支持的社会基础。故右翼民主派今天骂文革造反派来“彻底否定文革”,真是毫无道理的!改开三十年余年,共产党富贵阶级在“改革”的旗号下,剥夺了工人阶级一切社会主义公有制下原来享有和保障的一切,新三座四座“大山”使他们不堪重负,他们的子女要作苦工、童工、妓女来谋取生存。但这个阶级,仍在8千万共产党员中,占据着最基本的构成成分。他们早与共产党的上层离心离德。遍地的工潮和民变总有他们带头。他们是共产党内的平民阶级。如果说共产党内富贵阶级今天的基本政治要求是“维稳”,共产党内平民阶级今天的基本政治要求则是“维权”。在共产党内两个阶级尖锐矛盾的“维权”“维稳”和“共同富裕”“少数人先富”的斗争中,必定将分化为“平民阶级党”和“富贵阶级党”。

黎教授问:薄熙来不腐败吗?他能够领导“平民阶级党”?

自共产党“改开”私有化以来,整个共产党权力上层阶级已经全阶级腐败。“覆巢之下岂有完卵”?贪占多少而已,有个民众尚能原谅的界限。哪怕个别的高级干部企图守住共产党人理念的底线,也管不住也不可能遏制其妻子子女兄弟姐妹叔伯家族在其整个阶级依傍权力的私有化浪潮中,去参与瓜分和追逐财富。今天哪个家长能因为“我要守住某种理念”就能管得住谁?89运动反腐败口号开始就是朝着赵紫阳来的。赵紫阳家族子女,似乎是民众反腐败的首选对象。谁能料,正是赵紫阳成了89运动及其延续的精神领袖?同样可以问:“赵紫阳不腐败吗?”不在赵紫阳及其家族本身有否腐败,而在赵紫阳自己在社会阶级斗争中,迎合了哪些阶级的呼声,代表了哪些阶级的利益。共产党是“无产阶级党”,但创党和领导它的陈独秀、李大钊、毛泽东、周恩来们,谁是“无产阶级”?今天全国,首先是重庆的工农基层民众从薄熙来“唱红打黑”“共同富裕”,“民生第一”的独特施政中,看到薄的路线迎合了他们的呼声,较多代表了他们的利益,也事实为他们带来了利益,多少有了希望。因此支持薄熙来。“沛公入关,财物无所取,妇女无所幸,此其志不在小”。凡有志于大事业的人绝不可能是个贪钱的人。薄熙来在古老的共产党内,第一次向西方政治家学习,企图以政绩争取民意直接的支持获得竞争上升的机会,而不是听命于党的安排。这就极端危害和动摇了共产党正统统治的传统体制和规则,他就是最危险的叛逆者必须被权贵们除去。薄熙来,才是实践的真正的民主改革派,而不是口头的“改革派”。这次他若能在普遍民意党意的坚挺下,度过危难,党中央打他而终于不倒,划时代地第一次中国民意党意战胜了党中央,他就真把中国改革了,他的政治前途真的将从此有了新的开始,时势必造就他成为共产党内与“富贵阶级党”对垒的“平民阶级党”的领袖,而不必问其主观意愿是否。

担心薄熙来恢复毛的路线?薄崇敬毛主席,但他的路线完全是左派邓小平路线,即坚持改革开放,鼓励扶植公私多元经济,又警惕和反对严重两极分化,提倡“共同富裕”的路线。支持他的工农基层群众,也曾从改革开放的初期得到过好处,他们的绝大多数也不会赞成完全回复毛的路线。薄的政策不过是对30年极右倾的纠偏,是对过去无节制资本的节制。资本的本性是追逐最大的利润可以破坏一切而不是利国利民。“节制资本”甚至是孙中山的政策。当然,中国今天首要不是节制民间资本而是节制权贵买办资本。薄熙来的“打黑”,打的是“官黑勾结”,以保护民众利益和正当资本的运行。正因为如此,才得罪触怒了权贵。

事实上,哪怕薄真想完全回复毛的路线,也已经完全不可能。中国的社会经济条件已经全然改变。“专制的君王也不能向经济条件发号施令。”毛泽东的挫折和失败,归根结底,恰在他常试图向中国的经济条件发号施令。毛以革命绝对胜利者的压倒之势,可以没收地主的土地和国民党的官僚买办资产,甚至强制民间资产“公私合营”,实现“社会主义改造”,今天的薄或任何更强势的人物能够办得到吗?起毛泽东于水晶棺也是办不到的了!国民党蒋家也想土地改革,但只能败到台湾,才能实行,大陆为何不行?因为国民党与地主阶级血肉相连。而今天共产党任何的强势人物强势集团也必定与共产党“富贵阶级”血肉相连,谁能下手?谁能有力量下手?除非平民阶级党再出一个“毛泽东”重上井冈山将暴力革命道路再走一遍。那是极左派网上泄愤的天方夜谭。有人说,富贵阶级党最担心他们私有化到了手中的财产。不必担心,只要过去30年的私有化方针本身已经不能被任何人宣告非法和清算,他们的的财产也就不能被任何人宣告非法和清算,甚至谈不上“大赦”。今后,必须要有节制私有化的政策,但新政策不能追诉既往。除非你是公然利用权力的受贿。

中国平民阶级党与富贵阶级党的斗争,将是中国未来最基本的两个阶级政党的斗争。现在的民运,其右翼将逐渐依附于富贵阶级党,或成长期漂泊边缘的泡沫,其左翼的社会民主主义政党,只有与平民阶级党结合,才能获取成长的力量。

中国平民阶级党与富贵阶级党的斗争,最终决定的中国社会经济政治走向,只能是既有资本主义又有社会主义,既保护资本利益又保护劳动权利的社会民主主义。

2012年8月29日
于纽约哥伦比亚大学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