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也谈薄熙来的“唱红”

韩武
 


我们都知道中共的文艺是为政治服务的,因而他们只能唱红歌。难到他们敢唱《梅花颂》和《中华民国国歌》吗?他们不敢!因为他们的政治信仰和所谓的马列主义的意识形态决定了他们的文艺路线,不仅是红歌,还有有红画和所有的红色文学作品等等。仅以薄熙来在重庆高唱红歌,并以政府权力来推动,形成全民唱红歌的运动,就认为会回到文革时期的社会状态,这种分析也是片面的。

我想,这一点,就是中共高层自己也是不会相信的。因为,现在中国的社会的经济基础已和文革时期全然不同。但中共的所谓左派,为彻底否定胡温代表的所谓左派,就必须把薄倡导的唱红歌提高到一个新的政治高度,来唤起人民内心了对红色江山的热爱和怀念,起到中共一贯提倡的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的作用,让社会的民众引起警惕,并认识到作为搞经济改革富起来的右派权贵集团,是不会给人民带来真正的富裕。

“重庆模式”表面上就是要重新分配改革的成果,走全社会民众共同富裕的道路。这一点,已经走到了“广东模式”的前面。不管,薄熙来个人或者他代表的所谓中共左派,背后的真正目的是什么。他的这一招棋,如果不出现王立军事件,中国的政局形势,同现在的局面绝不会一样。

那么,中共的右派为了保证现行政策的延续,要想实行他们自己所认为的政治改革或者说政治革新的政策。在以薄熙来为代表的用唱红歌的方法,人民中的思想重回到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的前提下,来实行他们的政策,恐怕又会自相矛盾,实行不下去。所以,他们在批判薄熙来唱红的同时,必须把他所犯的错误拔高,来吓唬中国和世界,让人们以为一旦让薄熙来为代表的所谓左派掌权,中国就会出现红色复辟,会回到文革时期,出现文革时的混乱。

我认为,这也是中共右派的政治策略和偏激的思维。现在的中国社会,一是已经没有出现文革的社会思想基础;二是人民无论穷富,都已有了一定的私有财产,社会的经济基础也已经改变。对重庆的唱红,真正害怕的是中国的权贵集团和既得利益者。

正像王希哲所讲:他并不是挺薄熙来个人,他是想看到中国能同时存在的左右派的博弈,但不希望看到中共内部的左右派,其中的一派马上完全吃掉另一派,这样中国社会的变革就会减速或者停滞。而两派存在的同时,相互间的博弈本身就推动了社会的发展。所以,他这次美东之行到华盛顿见国会行政局中国委员会的官员们,以及会见哥伦比亚大学的中国问题专家黎安友教授,都是在演说他的这种理论。因而,我们都没有看到事后王希哲推崇薄熙来个人的文章。

王希哲竭力想宣传他的一种理论,就是向海外民运人士和西方国家的首脑和中国问题的专家们告知:你们要改变以往的单一关注中国反对派异议人士的抗争,不要要简单地认为,中国的问题是由在长期的抗争中逐渐形成反对派的力量,才能促进中国的和平演变,来结束中共的一党执政,建设一个民主宪政的新中国。

但现在中国的形势是代表右派权贵集团力量强大,所谓的左派力量薄弱,而左派力量是在为社会底层得民众呼吁,他们现在受到中共右派力量的打压。这时,我们应该换个角度,用国际社会的力量和舆论,在关注中共打压异议人士的同时,也去关注一下敢于向中共高层权贵集团冲击的左派力量,才能从根本上撼动,中共现在的社会基础,中国的变革也许会更快到来。如果,仅仅把希望寄托在所谓的胡温右派势力身上,以及他们新选上的代表习李为首的新班子身上,对中国的改革希望恐怕会落空的。

我们不管王希哲的思想正确与否,代表着哪一方,他的这个思路是值得探讨的。不对的地方我们可以批判,有道理的方面我们可以借鉴。总之,以为薄熙来的“唱红”会推动社会回到文革,是不准确和片面的,站在支持他的立场上也是不对的。歌曲的红与否,看为谁所用,宣传中共伟大文革口号似的歌曲,民众是不会相信的,早已被唾弃。如今的社会也绝不会像我们这几代人,会被几首红歌就洗脑。现代电子科技社会的飞速发展,红歌能起到点警示作用,或者象征意义就不错了。试问40、50、60后有几个人不会唱几首红歌,难道能影响了我们反共的信仰吗!

韩武


2012-9-9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