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光有情绪化仇恨是不能把中华建设成伟大的国家的



——从一些自由民主人士评议周克华事件中得到的一点启示

郑酋午
 


仇恨作为一种正常的心理情绪,普遍存在于人类的遗传基因里,它是比厌恶更高的情绪。仇恨虽是人的一种普遍存在的情感,但情绪化的仇恨行为有碍理性思维的发展。周克华事件本是一件刑事案件,用人类普遍观点来理解的话,它属于世界各国都反对、批判和严厉打击的犯罪行为,但是,我们有些自由民主人士却同情周克华来。这种情况的出现反映一个问题,即有些自由民主人士因为痛恨专制制度进而也痛恨坚持搞专制的中共,因为痛恨中共因而就对令中共头痛的人被中共击毙而同情。这是一种因仇恨中共而引发的一种复杂的情感,但是,理性分析起来,这是一种不正常的心理,因为周克华毕竟是罪犯,一个万恶不赦的罪犯,像这种罪犯世界各国都应该坚决打击。现在的中共也应该打击,民主化后的中国政府遇到此类罪犯也应该打击。所以,我们自由民主人士需要的是理性的正常思维,不能被情绪化仇恨充满头脑从而失去理性思维,请切记:光有情绪化仇恨是不能把中华建设成伟大的国家的。

中共从1949年建政统治到现在已经六十三年了,六十三年来,实行专制统治,坏事做绝,通过各种政治运动,比如,“镇反”“反右”“文革”、“反对资产阶级自由化”、“镇压六四反革命”等,肃整与杀人不下两千万,真是最大恶极。但是究其原因还是因为一党专政的专制制度给予它这样的便利,我们要看到问题的根源是制度,只要改变了一党专政制度,实行民主宪政就能避免此类的事情再度发生。所以,我们要恨的首先是恨一党专政制度。维护这种专制制度的中共在维护专制统治的时候我们要恨它,但是它要是改变态度推动民主化政治变革我们就应转恨为爱,支持民主化改革。即使它不进行民主化变革人民通过其他方式促使了中国民主化,我们也不是要肃整它全部,而是根据法律肃整犯罪的中共成员。中共的党组织如果放弃暴力犯罪活动,它还可以在民主化的中国进行公开的政治活动,比如,竞选议会议员和各级政权的领导人,就如俄罗斯现在的共产党一样,也如台湾民主化后成立的台湾共产党一样。这应该是自由民主人士的基本态度,我想,在这一问题上,全中国的自由民主人士最终是能够达成共识的。

中共现在还在进行统治,在一党专政制度下,中共可以做坏事也可以做好事,治理社会不都要全部做坏事的,比如,它真的打击刑事犯罪活动维护社会秩序,这就是好事。对中共做好事我们不能反对,不能像毛泽东告诉我们的那样:“凡是敌人反对的我们都要拥护,凡是敌人拥护的我们都要反对”。这是一个荒唐逻辑,违背事理。我们应该与毛泽东的低水平认识不同,我们要有是非观念,支持与反对一个人或一件事不是看它是不是敌人,而是看它做得对还是不对,对的必须支持,错的必须反对。当然,对与错也得有标准,这个标准是,在法治国家就是法律在人治国家就是世界通行的为法治国家所确认的普世价值。中国现在在中共一党专政下,是一个人治国家,我们不能以中共制定的恶法作为衡量是非的标准,而应该以世界法治国家所确认的普世价值作为衡量是非的标准,在我国民主化后实行了民主宪政,我们才能以法律作为衡量是非的标准。如果用普世价值衡量周克华事件,很显然,周克华的抢劫和杀人行为是违背人权和法治的,是全世界都认为的刑事犯罪,所以,我们应该支持或者至少认同打击周克华的犯罪行为。如果同情和支持周克华的行为,那么不管是何人,其有什么政治观点、是什么政治背景、属于何党派,这个人是中马列毛主义的毒太深,在今天还不在于文明人之列。

这是一种情绪化的仇恨,拥有这种情绪化的仇恨很危险,不仅会阻碍正常的理性思维,而且会导致盲目的政治行为和暴力犯罪。马克思主义理论和党文化教育会使人产生这种情绪化仇恨,比如,马克思主义的阶级斗争理论认为,资产阶级是剥削阶级,通过剥削工人阶级创造的剩余价值发家致富,工人阶级就应该同资产阶级进行斗争,并通过暴力革命,夺取资产阶级代理人握有的政权,运用政权的力量,在资产阶级做垂死挣扎的时候从肉体上消灭他们。在这种理论灌输下,很多共产主义的信徒,在无形中就产生情绪化的仇恨。在这种情绪化的仇恨支配下,就会及其残忍,比如,列宁领导的苏共在1918到1919年,两年内就杀了两百万人,斯大林在其统治时期杀了两千万人,毛泽东在其统治时期也肃整与杀人两千多万。这种情绪化的仇恨是极其可怕的,当这种极其可怕的情绪化仇恨充满某人的时候,这个人已不是正常人,而会是极其凶残的人。如果我们自由民主人士变成这种人,那么,我们也不可能建立起正常的民主宪政国家,就不用说伟大的国家了。

德国的希特勒通过纳粹主义理论煽动种族主义这种情绪化仇恨建立起了第三帝国,屠杀了六百万犹太人和发动了第二次世界大战,侵占了很多国家的领土,似乎建成了“伟大帝国”。但是这种帝国主义是建立在屠杀、掠夺、压迫和奴役其他国家和民族基础上的,所以,既不辉煌也不伟大,最终还是被反法斯西联盟所打垮。现在,美国是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是世界唯一的超强国家,这个唯一的世界超强国家维持“唯一”已经二十一年,从可见的历史发展来看,在未来三十年内还没有一个国家能取代美国的。由于美国从产生以来就建立起了民主宪政制度,在国内讲法治、讲诚信,在国际上推行人权外交,所以世界绝大多数国家欢迎美国领导世界。美国从来不宣扬情绪化仇恨,不论是个人的情绪化仇恨还是民族或国家的情绪化仇恨,美国的强大和领导世界也不需要屠杀、掠夺、压迫和奴役其他的国家和民族,反而通过帮助其他国家和民族建立民主宪政使其摆脱情绪化仇恨,比如,二战后对日本的占领和改造就是如此。今天日本的繁荣与文明绝对不能无视美国的功劳。没有美国的占领和改造,说不定日本现在还与中国一样处于专制之中呢!如若如此,哪来的文明和健康。伊拉克和阿富汗被美国改造,是它们的福气,这种福气是这两个国家几千年的“修炼”才会获得的,还要搞人肉暴炸,荒唐透顶!美国对中国就没有这么友好,现在时代已发生变化,美国已转向遏制中国的强大为主而不是推动中华的民主化为主了。

中华要建立成正常国家,进而在未来三十面内建立成世界强国和世界超强国家,非常需要我们自由民主人士努力去促使中国民主化转型建立起民主宪政,民主宪政实现后通过各种方式消除国民的情绪化仇恨,这样,我们自由民主人士首先就要消除情绪化仇恨而不是增加情绪化仇恨,我们应该把在评论周克华事件中出现的情绪化仇恨化解和转移,使我们自己健全起来。我们必须增强理性力量,反对情绪化倾向特备是情绪化的仇恨倾向,这样,我们将来在处理民主化后的中国问题时就会保持和坚持公平正义。

2012-8-21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