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查建国:不可轻言中日再战



继前段中国几十个城市抗议日本侵占钓鱼岛示威活动后,9月18日又有180多个城市举行了这类示威活动。这些抗议基本是守法、和平进行的。但这些活动中也出现非理性的过激倾向。对这些“过激倾向”互联网同时显示了强大的警惕的批判声音。对此种声音环球时报9月20日社评中讲“近日一些网络名人和个别媒体将批评打砸行为引申为对‘幕后指使者’和‘极端民族主义’的批判 ,实际上这是他们树立了一个虚假靶子。”

环报对抗议活动中出现的过激倾向轻描淡写地批评,反对将其进行深入地分析“引申”,并将这种网络批评视为“拆我们自己的台。”而我却认为在当前中日钓鱼岛对抗中 ,中日双方都存在“过激倾向”和“理性倾向”这两种倾向的博奕。分析这种博奕有其现实意义。

中国的两种倾向是在一个前提下划分的。这个前提是双方有一个共同点,都反对日本对我领土的侵占 ,领土主权寸土不让。焦国标之类人不在其中。焦国标先生在国难之际公然叫嚣:希望外国亡我中国。这是否犯有“叛国罪”应由法院裁定。(当然,若有国人从对法院不能独立判案角度对我此论提出异议,我不持反对态度。)但从道德上 ,从舆论上遣责其为“汉奸言论”应是名至实归。

“过激倾向”与“理性倾向”的相同点是“寸土不让”,不同点是前者“寸步不让”,后者是有进有停 ,有利有节地,理性地选择如何“寸土不让”的最佳手段。“寸土不让”与“寸步不让”虽仅一字之差,但内涵不同。前者讲的是对领土主权的态度,后者讲的是捍卫领土主权的手段。

“过激倾向”主要表现在抗议活动中大量出现的“杀光”“灭掉”“踏平”之类的过激情绪化口号、标语;表现在打砸抢烧的行动;表现在中日对抗中绝不后退 ,步步升级直至战争。如环报9月15日社评讲“如果日本动用自卫队,中国就坚决奉陪,与日本在钓鱼岛军事对抗。……中日对抗的级别越高,日本越可能动摇。”9月7日社评讲“无论钓鱼岛冲突扩大到什么程度,中国都必须往前走。”“我们很久没同日美这样的对手做一次‘狭路相逢’的局部冲突了。就让我们在钓鱼岛真正做一次。我们会看到,天塌不下来。”9月13日社评讲“钓鱼岛冲突是压垮中国人耐心的最后一根稻草。”“那么好吧,让我们也扬起手掌,狠狠地抽日本一个耳光。”9月5日社评的题目就是“升级核力量,中国再忙也要做的事”。只要是正义的就可以如环报这般赛着讲看谁的话最提气最雷人了,轻言战争就是站在了压人一头的“政治正确性”的道德高地了。既不用负实责担后果,又得人心,转移自身压力。

“理性倾向”则主张与日在钓鱼岛对抗中重用宣传战、法律战、民间抗议与政府外交战,适度用经济战,绝不轻言轻用军事战。历史不同了,虽中国实力今非昔比 ,但至今面对日美军事联手,中国有几分胜算?永不让步直至核大战吗?立马与俄印越菲等有更大领土之争国开战吗?(请看清,美对中日领土之争不选边战,但战争爆发,美是选边站的)中日再战中国既使胜了(实现了对钓鱼岛的军事占领)也必将催发日军国主义化,这是配合日本右翼的“恶性互动”。美联手中国周围国家将形成对中更大压力,中日经济交流严重受阻,中国经济危机提前总爆发。败了则中国大乱。真不知这次环报站在了哪一边,玩火者易自焚。

中国民运人士在钓鱼岛问题上五原则:一是领土主权寸土不让;二是理性负责慎对国家大事,对国民负责;三是警惕从义和团,到红卫兵烧英使馆,到日本大地震时中国叫好者如潮,到当前的过激倾向一脉相承的极端民族主义。极端民族主义与专制主义相结合实为人类之大害;四是警惕毛派将毛氏这个感谢日本侵华的,杀害国民多于日军杀害国民十倍的刽子手重树起来之言行﹔五是不忘自己为中国民主转型而肩负的重担,不忘只有民主转型才能实现中国的尊严与国家之统一,民族之复兴。坚持了这五原则就是将爱国主义大旗在我们手上高高举起。

以上拙见就教于诸朋友

北京查建国 2012年9月22日 电话67506064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