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薄熙来正在被抽象化

 



摘要:薄熙来的抽象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信号,它意味着这个社会已经被撕裂,意味着社会的许多矛盾用非对抗的手段已经无法解决,意味着社会两大对立的阶级已经撕破了脸皮。




2012年9月28日有可能会在史书上留下一笔;这一天,一位名叫薄熙来的中共党员,被执政党开除了党籍。很快,他将会以一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出现在法庭上。许多年来,薄熙来一直都是中国政界的一个风云人物。他的出名,既有家庭的因素,也有个性的因素,但最重要的因素是他做的那些事。因为那些事,他得到了许多人的喜爱,也招来了许多人的仇恨。不知是有了某种思想准备还是他的理想主义的自然流露,今年年初,他突然提到了鲁迅,提到了这个执政党的前身中国共产党过去牺牲的烈士,并说出了类似“微笑着走向刑场”之类的话。今天这个结果,会是一语成谶吗?

和此前一些“高官”倒台的结果不同的是,薄熙来的倒台在社会上引起了两种针锋相对的反应,一种是欢呼和释然,另一种的愤怒和惋惜。薄熙来是一个非常具体的人,他做的也都是很具体的事,因此,欢呼或者愤怒的原因自然也应该是很具体的。但是,我不知道人们是否注意到这样一个现象,那就是,这两种截然不同的反应正在将这个极具个性的政治人物迅速地抽象化。

这个抽象的过程是从截然相反的两个方向同时进行的。

第一个方向是对他的丑化,或曰妖魔化。这个过程是执政党的中央领导机构主导的,配合它的是传统的反共和反华势力。在这个过程中,昨天还是执政党核心领导机关成员之一的薄熙来突然成了无恶不作的恶魔。从贪污了几十亿美元到睡了几十个女人,从一手制造了一场空难到几乎政变成功,他在一夜之间将古今中外人们的想象力能达到或不能达到的所有的罪恶都占全了。在丑化他的人的眼睛里,他是没有优点的。

第二个方向是对他的美化,或曰神圣化。这个过程是自发的,参与者是当今中国最没有权势的群体,而这个群体最早曾是共产党赖以生存和发展的基础,后来成了现今这个执政党欺骗和压迫的对象。在这个过程中,薄熙来成了体制内能够捍卫他们利益和拯救民族危亡的英雄。他在工作中做的一些具体的事,突然有了里程碑一样的意义,他在某个特定场合说的某一句话,突然有了箴言一般的深刻哲理。在美化他的人的眼睛里,他的缺点是可以忽略不计的。

薄熙来是魔还是神?都不是。在我看来,他既没有那么差,也没有那么好,他不过是当今中国政治经济体制内一个比较有理想、比较有魄力、比较有办法、为老百姓做了点实事的领导干部。我不知道他在为老百姓做好事的时候,是出于一个共产党人的责任感还是出于个人的政治野心;我不知道他在为老百姓谋利的时候,是不是也为自己也谋取了巨大的利益;我也不知道他在官场上张扬正人君子形象的时候,是不是与他背后龌龊的私德有着鲜明的反差。我知道的客观事实是,他工作过的地方,普通百姓大多都对他赞扬有加,而官员们则大多对他颇有微词。我不知道他是因为个子比较高,平时习惯了眼睛向下看人,还是因为他境界比较高,时刻提醒自己将下面的老百姓挂在心上。总之,他似乎很受普通老百姓的拥护,却很让他所在的“体制”、他的上级和社会上一些有钱有势的人不待见。对了,那些自己其实也是普通百姓,但却莫名其妙地自认为是高人一等的“精英”的人,也很讨厌他。

虽然薄熙来的个性和他的为官之道有很鲜明的特点,但他毕竟是一个普通人;他本来是没有资格成为神或魔的。但是,对薄熙来的处理过程的闹剧式和“牛二”式的手法,逼得人们不得不将薄熙来抽象化。这个执政党的中央从今年三月以来,一点一点地推动人们将薄熙来从真实的世界中抽提和剥离出来,将他变成一个象征、变成一个符号、变成一面旗帜、变成一座界碑。我们看到,一个历史镜头中的政治形象与一个正在告别职业生涯的政治人物的距离越来越远;抽象的薄熙来和具体的薄熙来越来越没有关系。

其实,妖魔化和神圣化看起来针锋相对,本质上却是殊途同归,因为世俗眼里的“魔”与“神”是一张纸的反正面;无论是“魔”还是“神”,都是人力所不能战胜的超级力量。魔化他的人需要一个符号,以便贴在他们讨厌和仇恨的政党和体制上,然后在打击这个符号的时候想象和享受着将这个符号后面的东西一起打碎的快感,就象《红楼梦》中贾府中的赵姨娘在贾宝玉的布偶上扎针时的感觉。神化他的人则需要一面旗帜,以便将他们的诉求和理想贴在那面旗帜上,然后举着这个旗帜向他们喜欢的方向前进。将一个人魔化或神话,等于将自己矮化,等于将自己这个具体的个体交由某个抽象的力量去统治。因此,无论是魔化薄熙来还是神话薄熙来,从本质上讲,都是唯心史观的思想在作怪。但是,我们也必须看到,一个政治符号的出现也会成为特定条件下推动历史发展的动力;它的积极意义在于:以往那些零散的、杂乱无章的、不同诉求的各种斗争和抗争会在各自的政治符号下集合,一个真正意义的社会变革有可能籍此拉开序幕。

作为政治人物,这个时代没有一个人能够像薄熙来那么幸运。一个政治家追求的最高境界是什么?求田问舍富可敌国?不,那是鼠目寸光的庸俗小人的境界。一个真正的政治家追求的是历史定位,是名垂青史。很有意思的是,许多自我标榜追求民主自由的人,在谈论今天中国社会的政治人物的时候,都喜欢用所谓“入常“作为判断标准。在他们看来,最后进入执政党的中央常委会是这个社会政治家的最高境界;进入了,就是成功了,没进入就是淘汰了。这样的标准,用浅薄两个字来形容都显得太严肃了,只能说是太无聊了。想想看,即使现在还活着的在位和退位“政治局常委”,不要问农民,只请那些“关心政治”的大学以上学历的人掰着手指头数,看有几个能数全的?这些“常委”里,有几个会在历史上哪怕留下一个字的痕迹?现在,也有人在谈论薄熙来能不能在政治上“翻身”。同样的,在这些人的眼里,“政治生命”就是官场职位。事实上,那些今天还坐在高位的或者还想在这样的位置上赖几年的人,其政治生命早已结束了。而薄熙来,一个正在被抽象化的人,不管最终是“翻身”还是杀身,才是真正具有强大政治生命力的人。至于薄熙来会以一个什么样的形象留在历史里,则既不是“中央”能决定的,也不是“法律”能决定的,更不是我等网络闲客能决定的;决定他的历史定位的,是历史本身,是历史的发展大势,是历史发展的真正动力。

薄熙来的抽象化是中国社会的一个信号,它意味着这个社会已经被撕裂,意味着社会的许多矛盾用非对抗的手段已经无法解决,意味着社会两大对立的阶级已经撕破了脸皮。薄熙来倒下了,他的倒下让那些试图将中国向右拉去的人松了一口气,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的对手从一个薄熙来变成了无数个薄熙来;他的倒下也让那些希望在体制内将中国向左转的人失去了最后一丝幻想,但他们很快就会发现他们身上反而少了许多负担。

一个具体的薄熙来渐行渐远,一个抽象的薄熙来越来越近。中国社会,你准备好了吗?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