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缅甸政局变化及对中国前景展望

 

 

中国邻国缅甸曾经由军人集团统治,但去年,缅甸政局发生巨大变化。被长期软禁的反对派领导人昂山素季获释,并在议会选举中当选议员。最近,缅甸的文人总统吴登盛甚至表示,可以接受昂山素季当总统。自由亚洲电台记者石山为此邀请美国布朗大学资深研究员徐文立和纽约城市大学政治学教授夏明讨论缅甸民主化对中国的影响等问题。

石山:缅甸总统吴登盛在美国出席联合国大会接受外国媒体采访时说,如果昂山素季在下一次大选中获胜,他会接受她作为反对党领袖出任国家总统。缅甸全国民主联盟发言人对此表示热烈欢迎。夏明教授,缅甸政治局势的变化是必然的还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

夏明:可以说是必然的,但也有缅甸国内外的原因。国内的原因,是军政府统治下,缅甸经济和社会发展非常困难,引起了民众的不满。国际上来说,西方和 东南亚国家对缅甸施加了不小的压力。缅甸和中国的关系也发生了微妙的变化,中国在缅甸的影响太大,引起了许多人的反感和警惕。当然,军政府内部尤其是高层 精英态度有改变,愿意让出权力,而反对派也作出了妥协,愿意和当局合作,这些都是原因。

石山:徐文立先生,您怎么看这个变化?

徐文立:世界上发生民主化转型的国家不少,这是趋势。但我的感觉,凡是转型过程,是由高层人物主动开放政治权力的,大部分都不是那些长期受共产党意识形态教育和受共产党长期统治的国家。总体来说,凡是受共产党长期统治的地区和国家,转型都比较困难,时间也较长。(缅甸)这些国家和一些地区起码还是受到西方的一些影响,像台湾也是一个例子。

石山:徐先生对中国发生改变比较悲观?

徐文立:是的。当然前苏联和东欧国家也发生了转变,但这些国家和中国也有不同。中国共产党统治之下,是消除资产阶级和小资产阶级最彻底的国家,所以转变起来会更为困难。所以我是即悲观也乐观,审慎乐观吧。

石山:夏教授,缅甸这种转变模式,军政权和反对派都作出了妥协让步,这样的情况中国有可能发生吗?

夏明:这里面呢,徐老师也讲过了,缅甸有它的传统,缅甸是英国殖民地,现在缅甸的法律一半是英国留下来的。

昂山素季本身是长期受英国教育,他们的军人也有传统,老一代军人对新一代没有干预。中国不一样的地方,是中共第五代领导人要保护以前几代的领导人的 利益,这样一个庞大的利益集团难以撼动,也更难作出改变。另外一个很重要的,缅甸有一个强大的反对党,有很大的社会基础,九零年还赢过大选。中国至今从来 没有进行过全国性的选举,地方选举也没有真正竞选。中国的反对党力量非常弱小,反对党和执政党没有一个等量齐观托架还价的力量,中国恐怕条件比缅甸更不成 熟。

石山:徐先生,中国民主党在九十年代就尝试在中国成立反对党,当然受到非常严厉的镇压。您觉得未来中国有可能出现一个统一的有力量的反对党吗?

徐文立:这个随着政治形势的需要和发展,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在某种意义上,有形的中国民主党九八年开始建立,它付出了生命、鲜血和青春的代价,一开始就有一千年的徒刑的政党,是在苦难中成长起来的。这股力量虽然弱小,但中共可以看到它的力量,所以才会重刑严判,都在十年左右。

中国民主党不会只靠自身发展。其实中国的反对党力量,在某种程度上力量很大,在一定的条件下,是有可能走向团结一致,给中国共产党施加一定的压力。

石山:夏教授,缅甸是一个佛教国家,军方和反对党都信仰佛教,您觉得佛教在缅甸的局势变化中有多大的重要性。

夏明:我觉得在缅甸佛教的重要性是非常重要。在2007年袈裟革命中大家都能看到。第一,佛教整个寺院系统,是缅甸除了军方以外最大的有组织的力 量,在民间地位很高。第二,昂山素季的政治理念、和平非暴力转型,都受到佛教思想的影响,也受到缅甸佛教的支持。我们也看到,缅甸人民对昂山素季的热爱, 她受到持久的支持,恐怕和佛教信仰都有相当重要的关系。

石山:徐先生,中国是否缺乏一位像昂山素季这样的领袖人物?

徐文立:我想目前来看确实还看不到,但有一些人有一些领袖人物已经表现出来这样的素质,但是成为公认的恐怕还有距离,另外这样的领袖人物要在风浪中考验和识别的。

石山:您觉得中国是不是会像前苏联那样,反对派人物会从共产党中蜕变出来?

徐文立:这种可能性是存在的,但毕竟中国已经成长出来一些领袖人物,我觉得,在这方面我们也不必妄自菲薄。

石山:好,今天时间差不多了,非常感谢,谢谢夏明教授,也谢谢徐文立先生。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