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贺莫言  念晓波

查建国

 

莫言获诺贝尔文学奖,一石激起千重浪,对莫言获奖大相径庭的各类评价纷至沓来,一时好不热闹。我的态度是祝贺莫言,想念晓波(诺贝尔和平奖获得者刘晓波)。

祝贺莫言是因为评论作家主要看作品。莫言的作品是现实主义的。这些作品揭露、鞭挞中国社会阴喑的一面,描述中国几十年来生活在专制社会中小人物扭曲的人性,悲惨的遭遇。莫言作品再现了中国近代社会比那些主旋律、唱红歌所表现的更真实的画面。这些“离经叛道”的作品如放在毛时代是典型的反动小说了,现在也在受到不少主流作家的批判。当然其思想的深刻性还不足让人震憾。诺贝尔文学奖评委会主席所言的“目前仍在世的作家中,莫言不仅是中国最伟大的作家,也是世界上最伟大的作家。”只能认为是“语不惊人死不休”的文人言论吧。希望莫言今后还可以给世人带来好的作品。

祝贺莫言是因为他那梦幻与写实相结合的,在中国是努力标新立异的,给人新的体验的写作手法、风格的探索。虽然我更喜欢中国古典文学中白描风格,但仍是希望莫言继续他的探索。美是千人千面,个人的体验。

祝贺莫言是因其作品体现出他本人独立的人格力量。当然,体制外、民运圈内我不少朋友对他政治身份,一些政治言行提出了异议。是的,莫言不是完人,更不是玩政治的,不是站在民主转型大潮最前沿的民主斗士。一个人其所有贡献都是有限的,文学对社会的影响也是有限的,诺文学奖其地位、意义虽是同类奖的顶峰,但也是有限的。莫言与我们一样,或因人性的弱点,或因长期洗脑的遗毒,或因自我保护的无奈,孰能无错?但我仍是希望莫言不要轻视这些批评,大胆地往前走,违心话不讲,真心话不要“莫言”。

想念晓波是在祝贺莫言之时不由地使我更加思念尚在狱中的,我的朋友、战友、兄弟、诺和平奖获得者、零八宪章发起者刘晓波。当然,晓波也不是完人,诚如我不少朋友对他一些言行的批评。但我仍认为晓波是中国民运的一面旗帜。希望晓波保重身体,来日方长,担当更多的责任。

想念晓波是还因此时此刻我也更加挂念因言获罪,现仍在狱中默默坚守的我的好朋友、好战友、好兄弟杨天水、陈卫、陈西、刘贤斌、朱虞夫等成百上千的政治犯。自由乃人类之魂,言论自由是普世价值、民主社会之底线。真改革假改革其试金石就是看其对言论自由的态度。环球时报贯彻其一向立场:利用莫言获奖之机,大肆攻击异议人士。在其“莫言获奖,开心者众难受者孤”的10月13日社评中讲“流亡海外的异见人士已经成为最敌视中国崛起的一群人,……甚至连一名‘正常的’中国作家获奖都让他们十分难受,他们的处境似挺悲惨。”“……比如我们欢迎向莫言授诺贝尔文学奖,但这不影响我们反对两年前诺贝尔委员会给刘晓波授予的那个和平奖。”文学不等于政治,但又与政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不信请看环报的表演。我呼吁十八大后的新中共中央开放一切禁书,公布所有政治犯的判决书,公开自由地展开对此的全民大讨论,释放一切政治犯,改变对同样是诺奖获得者达赖喇嘛、刘晓波、高行健与莫言两重天的错误作法,对历史负责,开启政治体制改革的大门。

在这纷乱繁杂,无限多元的社会里,言论自由是人权,垄断舆论亦专制;分清是非虽必要,非黑即白太简单;攻击一点正常,不及其余偏激;看人看主流,支流不忽视;平和中庸乃传统,无限上纲是流毒。明知我此文四面出击,犯为人为文之大忌,但仍愿以我拙见求教诸友。

北京2012年10月19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