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改良是当局最好的选择 革命是人民最好的选择

胡石根

 

胡石根简介

(1954年11月-),江西人,中国著名持不同政见者。1982年毕业于北京大学中文系,之后曾经担任北京语言学院(今北京语言大学)的讲师。1991年,胡石根与王国齐秘密组建了地下反对党派中国自由民主党,还组建了外围组织——“中华进步同盟”和“中国自由工会筹备委员会”。1994年12月,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组织和领导反革命集团罪”和“反革命宣传煽动罪”等罪名,判处胡石根有期徒刑20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2008年8月服刑16年之后获得释放。

《公民论坛》:现在18大还在开,但看了胡锦涛的报告,海内外已经是一片哗然,大家期盼中的政治体制改革看来不会有什么重大起色,令人失望。我觉得,中国的改革开放在八十年代还是比较健康的。但8964之后,对所谓“和平演变”的恐惧,使得政治体制改革被束之高阁,民主法治长期缺位,也因此使得开局良好的改革开放事业进入九十年代后逐渐蜕变成一场权贵集团瓜分国家社会财富的盛宴,并造成种种积重难返的社会危机。如今两极分化严重,官民矛盾上升为中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要解决这些问题必须进行政治体制改革。但十八大报告几乎让所有关心中国政改的人士感到十分失望,请问您认为在政改问题上,十八大报告存在哪些问题和缺陷呢?

胡:平心而论,十八大报告还是有些东西值得琢磨的,只是被淹没在空话大话套话中,让人味同嚼蜡,以为了无新意。我读了一下,在讲政改的那一部分,它先给自己戴了一顶帽子(套了一个枷锁,也可以说是作茧自缚),就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这个我们以后再来讨论它。然后它讲了7个方面:强化人大,协商对话,基层民主,依法治国,行政改革,权力监督,统一战线。似乎是面面俱到,其实是捉襟见肘。它的问题和缺陷在于:有改革的言辞,没有改革的真意;有改革的口号,没有改革的措施。具体说来,一是没有触及政改的核心问题是兑现宪法赋予公民的言论、结社、选举等各项权利;二是没有谈到改革开放这三十多年产生的大量冤假错案,如八九六四、法轮功、刘晓波等异议人士、拆迁征地下岗失业上访等诸多重大社会问题的认错纠错方案;三是没有可操作的具体事项与可核实的路线图或时间表。

对有些值得琢磨的东西,民间应该认真对待,要求尽快落实,或者作出澄清。顺便提醒下一任领导人,改一改那种满口官腔、套话连篇的毛病,别让人听了昏昏欲睡。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固然不好。但以其昭昭使人昏昏,总也不妙吧。

至于那些问题缺陷怎么办?那就是公民要行使自己的宪法权利,要求执政当局必须正面回应群众呼声;如果抱着“就是不改”的态度,公民就要奋起抗争,加大压力,促使它改邪归正。当然,它坚持不改,那是它自寻死路,“人作孽,不可活”,那就随它去吧!

《公民论坛》:2008年12月18日,在执政党纪念十一届三中全会召开30周年的大会上,胡锦涛明确提出“决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决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令人大跌眼镜的是将近四年后在十八大报告上,胡锦涛再次强调“既不走封闭僵化的老路、也不走改旗易帜的邪路”,强调要走所谓“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请问您如何解读胡锦涛的“老路”和“邪路”?包括欧美国家在内的民主化道路真是“邪路”吗?

胡:老调重弹,看来真是日光之下无新事了。既不走"老路",也不走"邪路",似乎是要走“中道”,但它这个“中道”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已经走了三十多年了,可以说走到了山穷水尽疑无路的地步,能否柳暗花明又一村,关键在选择走什么“中道”。我们也说要中道,当然不是中庸之道,不是中间道路,而是普世价值之道。中国民主化之道才是真正的中道,是上应天命、下应民心的中道。早年说的世界潮流,现在说的现代化、全球化,说的都是所有国家都必须经历的变革过程,这才是光明大道。凡是偏执于自己特色、抗拒变革转型的,就是跟世界上主流国家为敌的,就是跟常识、跟良心、跟普世价值为敌的。跟主流对抗的不是支流,是逆流!希特勒没特色?斯大林没特色?问题在于太有特色了,都不容许别人存在了!结果怎么样呢?中国人要自立于世界民族之林,不是要跟全世界为敌而是要跟全世界为友。你看民主国家,不管东方的西方的,都是正常的、有底线的、老百姓可以批评可以选择的。再看专制国家,在这个世界上已经是濒临灭绝的物种了,因为它反人类,很邪恶,邪恶到老百姓无权批评无权选择又无法逃避,既然忍无可忍逃无可逃,那就只有团结起来改变它、克服它,你说这样的东西能长治久安吗?我告诉你,丧失民心的,必不能长久,“七十年大限”绝不是传闻或预言,它是已经真实发生、并且还要应验的!

《公民论坛》:自从89年学生提出“反官倒、反腐败”之后,执政党的历次代表大会都强调反腐败的重要性,十八大也一样,认为“这个问题解决不好,就会对党造成致命伤害,甚至亡党亡国”。但实际情况是,腐败问题已经成为执政党挥之不去的恶梦,“越来越腐败”几乎是执政党留给全世界的印象。请问为什么会出现“越反越腐败”的情况?怎样才能解决执政党的腐败问题?

胡:呵呵,“亡党亡国”,出之于口痛之于心!党会不会亡,我不知道,失去民众早晚会亡是一定的;但人民不亡,国家就不会亡,因为国家最终是人民的。执政党的腐败问题早已不是国家机密,而是轰动世界的特大丑闻。他们心里比我们更清楚自己的腐败到了什么地步!他们也清楚腐败的根源在哪里!一党专制,权力不受约束,“绝对的权力造成了绝对的腐败”!薄熙来,王立军都是“打黑英雄”,老百姓以为他们得有多清白!不是权斗失败,他们的腐败本相还会被掩盖,如同现在还在台上的许多人物一样。运动式打黑也好,选择性反贪也好,都不是解决问题的根本办法。根本办法还是多党政治,互相监督。大家都瞪大眼睛盯着对方,你搞腐败,那太好了,你赶紧下台吧!十八大报告也谈权力监督,就是不谈多党政治,它说的是“多党合作”,那是统一战线的思路,是一党专制的思路,离政治改革、政治文明、政治民主还差得远呢!这样的思路怎么能解决腐败问题呢?只能是越演越烈,变成癌症晚期等死送终了。

《公民论坛》:今年2月发生了王立军闯馆事件并进而引爆薄熙来的系列问题。执政党中央目前也将薄熙来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胡锦涛在十八大报告中似乎只在谈到反腐败和党建问题时才间接联系到薄熙来问题。不仅强调“不论权力大小、职位高低,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而且特别强调“要坚决维护中央权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但薄熙来问题显然不仅仅是一个腐败问题,更重要的是以所谓“重庆模式”来挑战执政党中央的既有路线。我想请教的是,为什么会发生“薄熙来问题”?执政党应该从薄熙来事件中吸取什么样的教训?

胡:哈哈,这个问题问得好!“薄熙来问题”是这个党全部问题的一个缩影,或者说是一个标本。它的症状表现相当全面,既有贪污腐败问题,又有思想路线问题,很值得执政党深刻反思。应该从邓小平早年说的“改革党和国家的领导制度”入手,切实解决权力运行和权力监督的制度问题、机制问题。现在的办法就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还要遮遮掩掩含含糊糊,这就让人匪夷所思:“薄熙来问题”仅仅是贪污腐败还是包括唱红打黑(“跟中央不一致)”?为什么在强调“只要触犯党纪国法,都要严惩不贷”的同时,又要强调“要坚决维护中央权威,在思想上政治上行动上同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口将言而嗫嚅,身将行而趔趄”,难道这又跟“政改难言,政改难行”有关吗?如果是这样,不恰恰说明,薄熙来问题其实是政改问题的突破口吗?十八大不突破,还要等待到何时呢?真要抱着炸弹击鼓传花吗?要知道,引信已经点燃,正在嗤嗤作响,随时可能爆炸,这种危险的游戏是玩不下去的!

《公民论坛》:无论是腐败问题、两极分化问题、社会失公问题、官民矛盾问题,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缺少“民主”,胡锦涛在十七大和十八大报告中也都谈到要建设“人民民主”。但他的“民主”内容却是所谓“党的领导、人民当家作主和以法治国的有机统一”,而且强调无论是“人民当家作主”还是“以法治国”都必须“坚持党的领导”,请问,人民需要这样的“民主”吗?如果这是一种谬论或误解,那么,我们应该争取的民主应该具有什么样的内容?

胡:我们要的民主,不是谁的恩赐,是我们自己争取来的;我们要的民主,也不是写在纸上的一些条文,而是必须在全部生活中兑现的实际内容。宪法有一条,“国家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一切权力”中至少包括四五年一次选择执政党的权利吧!我们已经六十三年没有选择权利了!政治就是管理众人的事,民主就是大家的事大家管,哪怕是选管家也要人民这个真正的主人自己来选,用不着谁来包办代替当代表。真正自由的、普遍的民主选举是建立在公民有言论自由、结社自由的基础上的。如果说,中国的转型必须经历自由化和民主化两大过程,那么,自由化就是民主化的先声。取消言禁,实行言论自由;取消党禁,实行结社自由——就是自由化最重要的两个方面。真正的政改,就是要打开自由化的大门,培育公民社会,壮大公民力量。如果不是出于一己之私、一党之私,而是出于公心,真正为国家民族利益着想,共产党就应该毫不犹豫地开启政改,从而也是开启转型,使自己有勇气、有底气,让人民来做出选择。

《公民论坛》:纵观十八大,执政党主动政改的道路几乎被堵死,在此情况下,“改革”是否还有出路和前途?后十八大的中国是否会面临更为严重的官民矛盾和社会危机?中国民间应该做何种准备和努力?

胡:如果把希望全部寄托在执政党身上,我们就会得出两个貌似相反、却有内在联系的观点:一个是改革没有希望,因为谁上台都一样;一个是改革还要盼望,因为下一个可能是好人。我们谈改革,是在转型大框架下来说的,立足点在于我们自己。研究转型的政治学者王天成注意到第三波民主化的国家转型,都可以用改良加革命这个公式来概括,为此他甚至生造了一个词“革改”。执政当局提出的改革,都在改良的范畴内;公民参与的非暴力抗争,都属于革命的范畴,只不过不是暴力革命而主要是和平革命罢了。执政当局因为内政外交的种种压力,不得不做出改良,这就为自由化打开了大门。中国从邓小平改良开始,自由化虽经屡次打压,但公民社会终究在困难重重中缓慢发育起来。跟三十年前相比,民间力量已经是今非昔比。民间经济、民间文化力量早已深不可测,民间政治力量已然成型。民间力量要准备和平革命,但民间力量绝不要被维稳暴政所吓倒,假如它们胆敢大规模屠杀人民,人民就要用勇敢的行动来给它们响亮的回答。革命是人民最好的选择。改良是当局最好的选择。在转型的轨道上,革命正在同改良赛跑。如果当局连改良都不愿搞,那就是提前认输——结局是什么,反正我们都会看到。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