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就政治改革致全国人大和中共十八大的公开信

----要求批准成立“中国公民推动政治改革全国委员会”并论中国政治变革的法治、和平道路



鉴于我国日益危急的各方面形势,特别是政治方面的严峻形势,
鉴于中共18大即将召开的历史契机,
我等中国公民特向全国人大和中共十八大递交如下公开信:

一、危局与出路

以这些年的趋势看来,我们国家的政治正快速滑向大动荡大灾难的危途上。必须以具有历史性意义的宏伟魄力扭转方向,力挽狂澜;而要力挽狂澜于既倒,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立即实行政治改革。

这政治改革的希望首先握在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手里,而中国历史给予执政党做出改弦易辙的政治大变革的时机也几乎是最后一线了。
祖国在危急中。历史再不能等待了。

执政党必须抓住这几年的最后时机,对现行国家政治进行本质性的"维新变法",实行民主宪政,清晰描述国家政治变革的理想蓝图,给国民以目标和信心。中国政治的立宪之梦肇端于1898年的"戊戌维新",而迄今没有完成。这一次堪称"第二次维新变法"。上一次失败了,而这一次绝不该失败,必须成功。否则,中国的前途和命运何堪期待?

政治改革最终的指望不在执政党和政府,而要靠民间人民力量的奋起,以压迫和监督政府进行政治改革,人民的力量将最终决定政改的成败。

我们愿为这民间力量的前锋。

二、政治改革的价值原则和理想目标

政治改革的终极目标是什么?让中国民众对国家政治重拾信心的理想的中国政治是什么样的?

首先应当向人民重申的是政治变革的,也就是中国政治赖以树立其上的那些作为基石的价值原则和信条,也就是所谓政治观的问题。
首要的政治原则是人权原则。人生在世,在于谋求幸福;而个人幸福在政治和法律层面实现的前提就是人权的保障。因此政治改革的首要原则就是人权的原则,就是要保障所有国民的人权都得以实现。做到这一点,中国的政治就已是良政了,遑论其他。人权的原则应当贯彻于宪法之中。全国的一切个人和团体都必须遵守和执行宪法这最高法,也就是在国家政治中实行法治原则和宪政原则,而不是党治原则。宪法是最高的最大的,而不是执政党。宪政的前提是法治,法治的前提是正义。

其次的政治原则是正义原则。主持正义应当成为政府最坚定的支柱。法律的前提和基础是正义。现在民众难过的、极大不满的就是社会不公太多太严重了,中国已不是个公正的国家。这突出表现在社会财富的分配上和官民关系上。在大是大非上,这个国家都不公正了,这是多么危险,又如何长治久安?最大的不公就在执政党那里。

人类文明发展至今,人类之间的关系应当是共和的。在一个国家里,国民之间的关系,也即国民全体、一切集团之间的关系,包括政治领导、管理阶层和一般民众之间的关系,应当是共和的,而不该是统治的、压迫的,甚至敌对的,不该是的这些关系中当然包括专制。这种共和关系,在中国也可叫作"和谐社会"。这就是国家政治理应践行的共和原则;而现在看来,中国无数的官民关系还是共和吗?正在走向对立!官民共和,左派与右派共和,民间团体与政府的共和,而不是高压下的管制社会、维稳社会,而是在法制之下的人民自主自由的社会;而现在,人民共和国的国号还名副其实吗?中国的共和还俱在吗?

如要做到全民共和,必然是以全民平等为前提。有特权有权贵则无平等可言。无平等则无共和。

政治之存在,在于有精英领导管理阶层与一般民众之分,也就是官与民之分。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主权和其他一切权力皆当出自全体国民或其一部分的授予。这就是民主的原则,亦即现行宪法中所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来自于人民。"
"人民的意志是政府权力的基础"。因此,一切官员皆是为人民打工的,做服务的,正如毛泽东所说过的是为人民服务的。人民才是老板。官员当听从人民的,而不是相反。但是现在官民日趋对立,官成了压迫于民众头上的老爷,这还是民主吗?

上述就是我们陈述的必须立即进行的政治改革所必须坚定遵循的诸项最基本的政治价值原则。采取这些基本原则建立的中国政治将光照全球。

三、我们倡议的几项初步政改内容

基于上述原则,我们倡议如下一些政改内容以供政府和执政党借鉴。我们认为政改的主旨可概括为:限党权,兴民权,强国权。

1、一言以蔽之,中国要进行的政治改革就是要改革执政党中国共产党自身。

我国现行乃党国体制,党政不分,就是党的权力凌驾于宪法之上,人大之上,政府之上,司法之上。党权最大,党比国大。党权要退位,党权要归位,执政党要在宪法范围内活动。只有宪法才是至高无上的。应当把最高权力从执政党手里还回到人大手里,应当把现在的人大还复为真正具有全民代表性。就是让中共政治局乃至中共政治局常委会不再是中国最高权力核心,最高权力当回到全国人大。强大人大和政府的权力。

中国共产党已不是打天下的革命党,而是和平共和时期的执政党,执政党应该在宪法之下。我国现行宪法的序言中明文规定中国共产党是执政党而且将长期执政。要采取宪政,就不能在宪法中直接规定某个党是执政党,而且这种执政地位还被规定为是长期的。用句俗话说,"不带这样玩的"。这不是执政党高于宪法吗?因此,这样的现行宪法是必须被修改的。

而且中国共产党作为执政党一党独大,其他"民主党派"活动空间太小太小,太缺乏"民主"。

2、人大的改革可以首先从社团管理的改革开始。

现行全国人大并未真正全面地代表了我国全体人民,比如农民工,在全国有近1亿人,但是他们在全国人大中的代表只有3、4个,这叫真正代表全国人民的人大吗?而现在的广大网民,广大的中国的沉默的大多数,广大的异议力量并无代表进入人大、政协参政议政。倒是那些对政治基本没有兴趣没有研究没有知识的各类明星却被有意授予人大代表资格。人大是必须要改革的。

修改现行的国务院《社团登记管理条例》,广泛开放全国性政治团体的登记,以使作为人民团体的他们可以进入各级人大政协,以使权力立法机关真正具有全民代表性。根据现行人大代表选举法,各政党和人民团体均有代表名额进入各级人大和政协,这是开国初就规定的了,但从那时到现在都六十多年过去了,都进入网络信息时代了,时代可谓发生了质变,且不说允许有新政党出现,甚至连新的、可进入人大和政协的人民团体有被允许成立吗?为什么不允许这样的新团体成立?民众没有这个要求吗?我们现在就来提这个要求。这样的新团体的批准成立,就是扩大民主,可以激发人民的参政热情,为政治改革推波助澜。将这样的不同的声音和力量包容在体制内,以使体制更长久,而不是成为现行体制的破坏力量。

异地选举问题。我国的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的选举还是要回到户籍所在地来进行,而实际情况是离开户籍地工作的国民是大量的,京沪穗等大城市的外地户籍人口都至少占到了一半,这些长期甚至10年以上在异地工作的人他们的作为和影响力和户籍所在地几乎已毫无无关系,可他们却只能竞选做户籍地的代表,这很荒唐。因此他们应该在自己长期工作地参加人大和政协的选举并成为当地的人大和政协代表。国家在这方面应该立法,正如异地高考的问题一样。

3、国家财政不应当再供养庞大的执政党党委系统。

国家需要政府来管理。因此人民有义务纳税来供养政府人员以保证政府的运转,但是在中国却有两套政府班子:一个是政府自身,还有就是执政党的党委系统。二者都吃财政,而对于后者这样做是不合理合法的。执政党的成员担任政府公职的则应该享受相应的、由国家财政拨付的薪资等待遇;而如果他只是执政党的职务身份,那么执政党应该自己供养其党委工作人员,应该自养,而不是由国家财政拨付。国家财政没有供养执政党的道理,只该供养政府。看看近日美国两党为竞选召开的各自党代会,其费用来自美国国家财政吗?再看看即将召开的中共18大耗费了多少国家财政!

现在的官员数量庞大,比之历史上的各个时期都堪称为最,必须进一步减少庞大官僚人数,精兵简政。民众的负担就会大为减轻,中国政治自身也将大为减负,轻装上阵。

我国也应尽快推进政府官员财产公示制度,这才能从根本上消除腐败;还包括政府三公支出的公示,以及考虑国家高级领导的直系亲属不得经商。中国的一些政治家族不仅世代掌控高层政治权力,还几十年长期主持核心央企,权钱并收。真可谓权贵。他们这样做是被民选的吗?

4、国有资产的改革。
这至少包括国有资产的所有权、经营权和利润分配的改革,也就是做到这些国有资产是民有民治民享的。
中国的社会主义至少体现在全民所有。那些巨型央企是国有的,也就是全民所有的。那就应该把这些央企每年的巨额利润用于公共福利,甚至不惜采取给每个国民持有股票、每年分红的形式来体现这些央企是全民所有全民所享的。同样这些央企的管理者也应该从全民中民主选拔。这才是社会主义的体现。这也是政府所宣称的社会主义在中国的基本根据。

我们初步提出上述这些政改措施给全国人大和即将召开的中共18大,也许有人会认为有不当之处,我们愿与各方,与政府和执政党交流。我们今后将会对国家政改继续建言。

四、我们要求批准成立我们申请的"中国公民推动政治改革全国委员会"(简称"政改会")

我们是中国民众的一部分,根据我国宪法,我们有权利参与我国政治,我们对于国家政治有建议权和监督批评权。我们在持守人权、法治、宪政与和平非暴力的价值原则前提下,发表、推广我们的政治改革主张,为此,我们发出这封公开信。

现任国家总理温家宝先生说过,一定要政治改革,改革必须有人民的觉醒和支持,我们就是这样觉醒的民众。作为中国民间的民主力量,我们申请筹备成立"中国公民推动政治改革全国委员会"这一全国性的人民团体,谋求成为可以进入人大和政协的"全国性人民团体",开建国以来第一遭。我们呼吁人大和执政党批准我们的申请----这本身就是具有开创性的政治改革举措,是对民间民主力量的释放和合法化,是改变空耗国力的维稳战略而谋求与民间民主力量共和而不是对立的战略举措。我们的目标是走议会道路进入全国人大和政协,参与国是,推动政改。
今年7月我等依法申请成立"中国民间维权者联合会",以使民众团结起来捍卫自己的人权,当然也包括自己作为公民的政治权利,今次,我们申请成立"中国公民推动政治改革全国委员会",正是行使宪法赋予我们的公民政治权利。

我们推动政改将依据有序、法治、和平非暴力的原则进行,反对在中国发生暴力革命和天下大乱,正如我们的目标是要建设成人权、法治、宪政共和、非暴力的中国政治。我们是立宪派,我们是和平派,而不是暴力革命派。我们希望全国的各种民间民主力量结成最广泛的促进中国政治改革的统一阵线来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

我们的政治改革主张将联署更多的民众的支持,以展现我们是谋求成为中国的广泛的民意的代表的。如此,而我们的成立组织的申请还得不到人大、政府和执政党的回应,我们将申请和平示威游行,不断申请,直到我们的合法的和平示威游行被批准,直到我们依法申请的组织被批准。我们也将申请和平示威我们的政治主张。政治改革的主导权不再只是由政府和执政党来掌控了,因为他们已经主导了几十年而不作为,现在该广大的人民群众也来作为了。人民群众应该给这个国家做主。

五、我们对于中国政治采取的基本立场和变革路径

我们坚持在法治与和平非暴力的原则下推动中国的政治改革。我们反对极左的和极右的政治观点,我们(永远)支持左派捍卫广大普通人民群众、弱势群体的权益、追求社会正义的政治主张,这个主张没有错;依司法之罪,薄熙来被拿下,但不等于否定左派的这个基本主张;但是我们反对文革式的变革国家政治的方式,即"和尚打伞无法无天"的否定法制的方式,我们也坚决捍卫人权、法治与民主等普世价值,我们呼吁中国政治的变革是在和平、文明、理性、遵守法治的原则下进行;应当走马丁路德金、昂山素季式的和平非暴力的政治变革道路。几千年暴力革命的旧把戏不该再重演了,应当开创新局,暴力革命将使中国陷入大动荡大灾难,中国文明或万劫不复。哪个人、哪个政治派别有权力剥夺广大人民群众要求安定、秩序的生活的基本人权呢?难道中国需要叙利亚那样的内战?我们反对任何形式的专制专政,当然包括"无产阶级专政",我们追求全民共和、全民民主,任何社会集团、阶层都不应该有凌驾于别的其他社会集团、阶层之上的权力,更不要说对别的社会集团进行专政和压迫了,不该有专政了,不该有"人民民主专政"(现行宪法序言中所规定的)了,只有全民的共和和民主,以及遵守法治,保护人权。

我们认为现执政党和中国政治存在严重危机,但我们也不否认中共自成立以来对于中华民族所具有的价值和贡献,我们反对极右势力对执政党历史的妖魔化和对现状的全面否定。

我们追求全民共和和民主,毋宁说我们是超越左右的中间派,民主共和派。我们希望全国各个社会阶层、社会利益集团共和相处,而不是冲突和敌对,我们这个国家应当是共和国。一切当遵守人权原则和基于正义的法制原则,因此,我们反对极左和极右的暴力主张。

每个人有自由创业的权利,但是人的能力有等差,不是所有人都能创业当老板的,因此,不能当老板的可以联合起来以集体的力量做集体企业;对于国家也是如此,因此有国有企业,也就是全民企业,这些企业应当真正做到民有民治民享,而现在的无数国有企业背弃了这一点,正是要改革的地方,也就是中国一定要在一定程度上保有社会主义经济,就是为全民的基本福祉考虑,比如福利社会,而不是把国有的,也就是把全民所有的企业变成名义上的全民所有,实际上是个别人所有,个别集团所有,这正是要改革的地方。

执政党中国共产党所标榜的社会主义,在政治方面也当是全民民主的,"社会主义"就是全民的性质,也就是"天下一家"的传统特质的继承。社会主义是对中国传统的一定程度的继承,右派不应该反对一定程度上的社会主义,中国经济不能全面私有化、完全私有化,应该保有相当程度的国有经济,关键是这国有经济真正做到全民所有。资本主义强调个人主义,社会主义强调全体。在现时代,社会主义就应该是全民的人权保障、平等、公正、共和和民主。中国应当走这样的社会主义道路。

中国文明的确要吸收西方文明对全人类都有积极意义的普世价值,比如人权、民主等价值观,这一点我们和右派是一样的,但是我们反对对中国文明固有特点不加考虑,对西方价值不加择取全面移植到中国的做法,不能用所有的西方价值切割中国文明。说到共和,中国文明中不是没有其因子,中国文明自古追求社会人际的"和",现在也提倡"和谐社会",这本身就有共和的内涵;我们接受政治和法律层面的自由主义的主张,因为政治上的自由是人权所规定,但是我们不同意在所有的社会领域贯彻自由主义的文化,自由主义的文化的前提是个人主义,而中国文明的传统是整体主义、是儒家文化的秩序主义,是崇德尚群,必须根据中国文明的这一传统根性来吸收自由主义的文化。全面的自由主义文化(包括道德、信仰和社会风俗等等)在中国是永远做不到的,否则就不是中国文明了。比如春节和中秋就是强调全体的团圆,而不是突出个人主义的自由。这种中国的风俗传统也要被自由主义的文化冲毁掉吗?正因为这种整体主义的文明根性特点,中国文明才得以存续至今,成为人类历史上唯一传承数千年而没有中断的文明;正因为这种整体主义的文明传统,才有天下主义的传统,才有孙中山的"天下为公",才有"社会主义",社会主义与中国文明整体主义的根性是有一脉相通的。因此"社会主义"有在中国存在的必然理由。中国、大中华是无数中国人的信仰(他们不信仰上帝,他们信仰自己的历史文明,他们的国家和文明足够漫长,足够成为一种信仰),是中国文明传统的要求,因此,中国决不能分裂,分裂中国是对这种大一统信仰的打击和否定,分裂绝不可能是广大中国民众的民意,绝不可能是民主的要求,对于肢解中国的国内外势力必须严厉打击。

我们主张基本左派和基本右派的大联合,我们是共和派,是团结左右的中间派,追求各种政治力量的共和,遵循人权、法治的原则建设我们的祖国。

我们主张继承自己文明的特色,也就是中国特色,而不是一味用所有西方价值切割中国,用西方文化把中国文明化掉,全盘西化掉。完全照搬西方政治是不对的,是走不通的。

在顺应世界人权、民主的潮流之下,我国仍要坚持自我,坚持自身文明的特点。中国要走自己的道路。世界的文明和文化是多元化的。


本公开信将寄至全国人大常委会和中共中央政治局,并希望全国人大的全体代表和中共18大的全体代表都能看到。这是我们给明天就要召开的中共18大的"开门礼"。

"中国公民推动政治改革全国委员会"筹委会李英之等

2012年11月7日 北京

本公开信寻求联署支持
联署内容:真实姓名+地域
联署信箱: wqh120706@gmail.com  tianrenheyi2012@gmail.com  turing.bi@gmail.com


本公开信首批签名者名单(筹委会成员):
李英之(本名李华民,北京,89学生)、 梁太平(长沙)、
陈云(武汉,89学生)、李宇(成都)、吴金圣(北京)、杜彬(上海)、廖兴元(湖北利川
84岁)、顾义民(江苏常熟)、胡剑鸣(湖南娄底)、胡非(湖南娄底)、徐祥(江苏泰州)、毕康(江苏南京)

致签名者:关于本公开信的主旨
●强烈呼吁执政党和政府为中华民族利益计,立即实行政治改革。
●强烈呼吁各种民间民主力量聚集在政改的旗帜下,结成最大的统一阵线以发出最大的力量促使政府实行政改。
●主张政治改革或变革走法治、和平之路,反对暴力主张、暴力革命和天下大乱。
●筹备申请成立“中国公民推动政改全国委员会”(或中国公民政改大联盟),努力成为政府批准的可进入政协的全国性人民团体,开辟民间民主力量推动中国政治进步、政治民主化的和平道路、议会道路。
●呼吁签名本公开信,不是要求赞成本公开信的全部细节和观点,而是要抓住和赞成本公开信的主旨即可。
●签名本公开信,即是促成政改大联盟,若万人签,则此团体可卓立于中国!中国可救矣!
 

英之,11,14晚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