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余英时︰不愿意台湾落到共产党手上




台湾中研院院士余英时最近在接受媒体电话专访时表示,他之所以两度对台湾的媒体垄断问题公开发表意见,是因为他还关心台湾,不愿意台湾落到共产党手上。

八十二岁的余英时是闻名史学家,一九七四年当选台湾中研院院士,退休前在美国普林斯顿大学任教。美国国会图书馆在二○○六年颁发素有人文学科诺贝尔奖之称的克鲁格人文与社会科学终身成就奖给余英时,肯定他在史学研究上的贡献。

余英时今年五月初曾发表声明支持「拒绝中时运动」,本月二十六日再度以亲笔函,声援在行政院前反对媒体垄断的学生,并关切财团购并壹传媒。余英时表示,他年事已高,很少对外发言了,但在珍惜台湾自由民主的情况下,他还是愿意尽知识分子的一分心力。以下为访问摘要:

问:您认为媒体被台商收购后在言论上有明显转变吗?

答:当然,你看中国时报不就很明显吗?下一个就是反共的苹果日报了。香港也是如此,台商买下了不少媒体。我担忧是因为这是共产党有计划地在后面搞的,不是这些台商在搞的。这件事之所以严重,是因为台湾媒体几乎都给台商买掉了,而这些人都在中国赚钱。

问:台湾可以怎么做呢?

答:就看台湾老百姓啊!老百姓如果愿意让中国共产党统治,那我没话说了。如果不愿意接受,就要自求生路啊!

问:所以您觉得学生出来表达意见很重要?

答:学生出来很重要,像香港八○及九○后的学生非常勇敢地、尖锐地跟共产党对抗,台湾应该在青年人手上造成一个运动,因为中年以上的人都有利益考虑, 所以我对青年人特别寄予希望。

问:这几年很多人认为中国有了极大转变,不少台商觉得应该寄希望于中国,您怎么看呢? 习近平上台会有改变吗?

答:中国没有转变,只是有钱而已,政治控制比任何时候都厉害。习上台也不可能改变,这不是一、两个人的问题,中国的中央政府也没有很大的力量,不能像毛泽东时代,说怎么样就怎么样,那不可能了嘛!中国不能改变当然与本质有关,因为是一党专政,它最关心的就是党不要失去政权。

问:所以您对台湾现在的发展感到担忧?

答:是,很多人只看眼前的利益,当然也有很多人亏本,不过没有人报导就是了,亏光了回来的人多得很。台湾的自由民主还很脆弱,媒体的角色还是很重要,媒体不是表达一党一派的意见,而是整个台湾人民的意见。

问:您觉得台湾政府应该出面管吗?

答:我不主张政府随便干涉社会上的事情,要有规则嘛!比如反对托拉斯到什么程度,过了界线,政府就应该干涉。在一个法案之下进行控制,就不会有某个团体独霸新闻界的问题。我只是一个旁观者表示关心,对问题是无能为力了。我已经是个八十多岁的人,只能尽我的责任说说话而已。

问:您以前说过中国共产党垮台前,绝对不会去中国,您现在还是这么想吗?

答:完全一样,我绝对不会去的。中国共产党没有改革,它只是变了一种方式,大家看不懂,我有什么办法?你看看它的人权状况,抓了多少人在监牢里?六四到现在都不能提。

什么时候政治改革?什么时候有人权了呢?西藏人一个一个地自焚,它也无动于衷。这个政权改变了就下台了,外面的人就可以分好处了。就是我的学生中间,恐怕也有人是愿意去的,那我也没有办法了。自由社会,每个人只能对自己负责,不能对别人负责。

问:您过去与中时有很深的渊源,为什么两次出面批评中时的作为?

答:我跟中国时报早就已经断绝关系,在余纪忠先生过世后就不来往了。我现在已经不看这个报纸了,所以也不能乱讲。

我平时多半看看美国纽约时报之类的报纸,台湾的情况是黄国昌先生对我说明的,因为是信任的人,所以愿意支持他们。当然最主要还是靠台湾年轻人和老百姓自己奋斗。如果大家都愿意打折扣,只要吃饱饭,有钱,愿意让共产党管,那就算了。不过我相信还是有很多人是有理想、有价值观念的,人心不会死光的。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