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孙立平: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



中共十八大后,期待中共政改的声音不断。清华大学教授孙立平近日公开指出,中共各级政府为达目的不择手段,作恶授权,已沦为「与法治格格不入」的国家;他称「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中共若错过切割机会,少则五年、多则十年,国家将出事。据传,孙立平曾是中共总书记习近平的博士论文导师,其言论引起外界格外关注。

孙立平惊人言论发表于11月29日,时政杂志《财经》在北京举行「2013︰预测与战略」年会上。出席该年会的不但有数以百计中外经济学界泰斗级人物,更有大批中共高官,包括全国人大前副委员长成思危、证监会主席郭树清、商务部长陈德铭等,加上现场采访的各级媒体记者,与会者多达千人。   

众多嘉宾发言中,以孙立平的讲话最震撼。全场近千与会者听后一时间静默无语,台下听众不停点头,主席台上嘉宾则表情凝重。财经网稍后发布嘉宾讲话,删去孙讲话「过激」部份,但有关言论被与会者在网上发布,并广被转贴。记者昨致电孙立平,他表示不接受采访,拒绝响应。

孙立平在演讲中指,现在的中国是一个与法治完全格格不入的国家,且越走越远,其中「维稳」就是法治的大破坏、大倒退,政府为达目的指标不择手段,孙称之为「作恶授权」,指政府默认甚至鼓励下属,用违法方式达成任务,他列举计划生育和强迫征税两个例子,说明法治恶化程度。

孙立平又指内地群体事件不断,罢工、暴动、示威此起彼伏,「现在中国的问题不是法律健全不健全、有没有被执行,而是政府还能不能在法制轨道上运转的问题」。他认为中共要转型、要处理历史问题,唯一办法是与历史切割,「越早切割、越主动越好,否则将来能不能切割都是问题」。
  
孙表示,中共现在还有切割条件,因民众对当局还残存一点信任和感情,政府做错事道歉,还有人感动得「泪水涟涟」,但「涟涟不了几年了,十年可能到不了,五年可能差不多」,到时切割机会已错过,当局唯一途径就是武力镇压。他称中国「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最简单表现就是「老百姓不好管了,政府说的话,老百姓不信了」。


依法治国在于政府能否运转在法制轨道

现在依法治国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是说哪条法律健全不健全,哪条法律制定出来了能不能得到真正的贯彻执行,有法不依的问题。我觉得已经不是这样的问题。是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政府还能不能真正在法制的轨道上运转的问题。

今年7月初的时候有的地方请我去做一个讲座,开始跟我联系的时候说什么时候请我做一个讲座,我一看时间我说行,我说讲什么?他说讲依法治国,我说讲依法治国不应该找我,我是搞社会学的,你应当找法学院的教授和专家讲这个问题。但是,他说不行,他说市里领导就让你来讲,我就只能硬着头皮去了,我想他让我讲也有一定的道理,为什么呢?因为现在依法治国的问题,法治的问题我觉得已经不简单是一个法律的问题。所以,到了那儿我首先就讲一个问题,我说现在依法治国对于中国来说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我说现在依法治国对于中国来说已经不是说哪条法律健全不健全,哪条法律制定出来了能不能得到真正的贯彻执行,有法不依的问题我觉得已经不是这样的问题了。

那么,依法治国在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问题呢?是我们这个社会,我们这个政府还能不能真正在法制的轨道上运转的问题。从更现实的角度上来说,就是我们破坏法治破坏了这么多年,造成了无数的问题,现在我们还有没有办法能回到法治轨道的问题,我觉得中国依法治国已经是这样的问题。所以,当时我首先就来谈这两个问题,第一个就是我们现在这个社会,这个政府还能不能真正在法治的轨道上运转的问题。前一段时间江平教授就讲过一句话,说在维稳当中中国的法治是一个大倒退,最近这些年,我们对法治的破坏我觉得现在已经不是一般的破坏了,我觉得这个破坏表现的最为突出的,最为严重的是在什么地方呢?是这些年我们实际上已经形成了一个和法治国家,法治社会完全格格不入,而且是越走越远的这样一种政府的运作模式。

为什么这么说呢?各位可以想,一个依法治国最基本的原则是什么?你一届政府也好,政府的领导人也好,办事人员也好,最高的原则是执行规则,执行法律。但是,假如说就是严格的按照规则,按照法律来办事儿,这事儿没办好怎么办?首先不能追究你的责任,不能拿你乌纱帽质问,首先得反映这个规则是不是有问题,然后通过改进这个规则,改进政府的工作。但是,各位可以想,在最近我们这些年维稳的过程当中,我们形成了一种什么的政府的运作模式呢?最简单的说,就是我就要一个结果,怎么做,我不管。这个模式可以说是一个极为恶劣的模式。你看我们现在维稳是这套,反正这个地方不能出事儿,怎么不能出事儿,你自己想办法,计划生育是这一套,反正孩子不能生下来,至于怎么不能生下来,还问我吗?自己想办法去。包括现在日常工作的运作,我们都是这样了,前几天我碰到一位税务局长,他说我跟谁讲理去,我今年税收任务的增长就是20%,我们这破地方今年经济增长7%都到不了,但是税收增长就是20%,市政府定的硬指标,怎么去征,你自己的事儿,你想办法,你征得来征不来,征不来趁早说话,有征得来的,把这局长让给别人当就行了。

现在我们很多的事情都是这么运作的,那么这个结果是什么呢?我前些天提出了一个概念,但是这个概念太难听了,一般我不愿意说这个概念,我把它叫做“作恶授权”,就是在这样一个政府的运作模式当中,你可以看到它实际上有一个授权的过程,就是我默认甚至鼓励你用违法规则,违法法制的方式做这个事情。你为了达到我的目标,你可以不择手段。所以,我觉得对于现在法治的破坏,我觉得不能理解的是那种支离破碎的那种破坏,而是形成了一个整个的和法治社会格格不入的这样的一个政府的运作模式。我觉得这是我当时讲这个问题的一个意思。

第二个意思,刚才我说从现实的角度来说,我们现在还能不能真正的回到法治的轨道,我们现在政府老讲依法治国,依法治国,各位可以想,哪儿这么简单的事儿?甚至有人把它想的比较简单说我今天破坏法治了,明天不破坏了,回到法治的轨道上解决问题,这不就依法治国了吗?但是,哪儿这么轻松的事儿?你今天说回到法治的轨道,我按照法律办事,昨天的事儿怎么办?你刚做的,这个用违反法律的方式来做的,你解决不解决?那把昨天的解决了,前天的一堆这事儿呢,都跟这差不多,你怎么办?所以,现在我觉的从现实来说,我们现在能不能真正的回到法治轨道已经是一个问题。
.
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发生 逼迫中国进行改革

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最简单的政府感叹的队伍不好带,老百姓不好管了,政府说的这些话,老百姓也不信了。这就是逼迫中国进行变化的真正的动力。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希望走到这个东西的前面,但是无论如何要对这样的危机和矛盾作出反映,这个反映的过程就是我们改变的过程,就是改革的过程。  其中有一点我非常同意,就是落实法律对于人大的职责,在当中我觉得至少有三点,一个是对于财政预算的进度的作用,我觉得这个是一个非常实质性的内容。第二个对于官员的问责的制度,第三个重大立法和决策的辩论自寻的制度,如果有这三个,我觉得首先就开了一个很好的头。所以,我想这个切入点人大应当说是现在可以用的一个不错的框架,这是第一个问题,切入点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刚才姚洋教授提到是动力的问题,动力究竟从什么地方来?我前几天在广东开会,我听到比较多的一句话就是叫形势比人强。我觉得中国社会真正将来的动力可能在这儿。前些天美国的裴比新(音译)教授写过一篇文章,我概括成八个字,叫体制未改,生态理念,过去这十年,如果体制有多大的变化吗?没有,但是整个社会的生态已经发生了变化,裴比新把它叫做一场静悄悄的革命已经发生了,最简单的政府感叹的队伍不好带,老百姓不好管了,政府说的这些话,老百姓也不信了。所以,可以看到这个社会在静悄悄的发生着变化,这就是逼迫中国进行变化的真正的动力。裴比新讲现在我们没有办法希望他走到这个东西的前面,但是他无论如何要对这样的危机和矛盾作出反映,这个反映的过程就是我们改变的过程,就是改革的过程。所以,对这个动力,刚才姚洋教授说我是比较悲观的,动力就是不要太乐观,也不要太悲观。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