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中国民主党的中流砥柱何德普

陈树庆
 



中国古代有“撼山易、撼岳家军难”的传说,记得见证与总结拿破仑战争的瑞士著名军事学家约米尼在《战争艺术概论》一书中说“一支军队能在失败的环境中挺立不倒,其价值远超过在胜利的环境中奋勇争先”。中国民主党就是一支具备这种品质的“军队”,以和平理性的方式为中国实现民主法治而不畏强暴、不懈“战斗”。如果将此种品质具体到个人身上,那么何德普先生当之无愧。

中国民主党自1998年全国性的公开创党之初,就被李鹏、江泽民等中共政治反动势力为维护其封建特权与既得利益,信誓旦旦地要“将一切政治不稳定的因素消灭在萌芽状态”,紧接着1998年末和1999年的两波大镇压几乎将各省中国民主党率先公开的骨干力量大都送进了监牢。与此同时,我们民运内部对组党有疑虑或反对意见也更加盛行,并以民主党所遭到的沉重打击来证明他们的“先见之明”,甚至有人对各地被分割包围还在孤军奋战的民主党人散布流言,当时我听到最多的就是:“别人都进去(坐牢)了,为什么他没事?会不会是中共的线人?”,“这是诱饵,共产党就是要用组党这个圈套来诱捕民运人士上当”。

在“四面楚歌”之中,中国民主党并没有像有些人预料甚至希望看到的“土崩瓦解”和“烟消云散”,用我们义无反顾的坚韧行动消除来自民运内部的误解,不屈地坚持了下来并将中共当局阻碍人民政治结社自由的“党禁”捅出一个事实上已无法弥补的大窟窿。在奋勇前进的同时我们也不断总结自己的不足,克服人性的弱点,提高素质尤其是对党内不同派系组织和民运内不同意见的宽容、理解与协作,直至今日已呈蓬勃发展之势,欲将中国民主党建设成一个对人民和国家负责任、对时代有担当的民主政党。这不仅要归功于广大创党人员为民主党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归功于社会各界的同情与支持,归功于中共内部开明力量的包容与保护,也要归功于几乎所有民主党人都有“多党制是建设与保障现代民主宪政的一个重要支柱与必由之路”、“历史上人权事业的进步,从来都靠人民的争取而获得,不会产生于统治者对懦夫的恩赐”、 “任何进步力量的产生与发展,唯有不怕牺牲、累败累战地不停进攻才能扩大影响、壮大力量,得以实现从无到有、从弱到强” 的政治常识与坚定信念,也要归功于中华先烈给我们遗传下“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民族性格以及“楚虽三户,亡秦必楚”的宏伟气魄。虽然对民主党的创立、坚持和发展做出了举世瞩目的成就还是默默无闻的奉献,几乎每个人都有充满艰辛、苦难同时也精彩难忘的故事可以讲述,但在何德普先生即将从共产党的监狱坐牢8年3个月后重返他所深爱的人民、所信任的同志们中时,作为见证他不屈战斗经历的战友,我最想说的就是在最低谷、最低潮时期,何德普先生仍高举中国民主党旗帜而屹立的那段事迹,仅以此文权代“鲜花”作欢迎之礼。

何德普,男,1956年10月28日出生于北京,中等身材,外表质朴,具有强烈社会责任感。上世纪七十年代末,何德普曾在北京有机化工厂中试车间作技工,他和一些朋友编辑出版了民刊《北京青年》,发表了一系列具有独特见解的文章。1980年正赶上毛泽东死后迎来的首次区人民代表换届选举,何德普与《北京青年》编辑部同仁龚平一起积极参与该项竞选工作,两人同在一个选区互相协作,壮大了声势,极大地提高了所在选区选民(厂区主要由工人组成)的投票与参选热情,通过卓有成效的选举动员,何德普还一度获得了厂里第一轮人民代表候选人的提名。虽然最终由于当时选举程序的不完善受到“内定”因素的干涉而落选,但由此赢得了广大工人的信任在随后的职工代表大会选举中被选为职工代表,并对所在工厂提高生产效率、减少损耗与浪费、改善职工劳动保障和福利提出不少书面建议并被采纳、实施。在选举活动中,何德普宣传民主意识和人权理念,扩大了民主运动在社会上的影响。1981年5月,北京市公安局根据中共中央发布的9号文件精神,对北京的民办刊物进行取缔,何德普这个工人代表组长、《北京青年》编辑部的负责人,经历了他的第一次政治打压。

为了中国能够早日实现民主选举制度使其成为多党制的民主国家,何德普曾说:“中国共产党用一党包办的选举形式,代替了十二亿中国人民的政治选举,而老百姓极度盼望在各级选举中,实行有政治竞争的选举,应即刻废除一党包办的选举制度;人民盼望着一个政治反对党崛起,通过非暴力的方式(选举)登上中国的政治舞台,将我国带入宪政民主的社会”。大丈夫言出必行,1998年何德普与徐文立、查建国等人组建了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同年,何德普、高洪明、王志新公开地以政治反对派群体的形式(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党部基层选举委员会)参加了北京区县级人民代表的选举。在以国家机关、街道、工厂为划分的各选区,他们设立了5个宣传站,6支宣传队伍,委托徐文立先生做他们的发言人,共发出11000份宣传材料,出动助宣员百余人次,同时,对北京市人民代表选举办公室的钟蔚延先生作了专访,向官方的选举委员会提出了选举中应该有公开竞选等建议。在何德普先生参加选举的100天里,曾多次受到了单位领导、公安警察的警告和威胁,甚至受到人身攻击。公安局的警车就停在他家门口,警察随时跟在他的身边,把他的宣传材料抢走并没收。有些警察还威胁他:“如果你再发放参选材料,就对你实行拘留、处罚。你的参选不合法,不能让独立参选人成为候选人,不能让你胜选。”最后,虽然何德普得到广大选民的支持,但是中国共产党政府不透明选举程序,根本不公布最后的选举结果。何德普以一个政治反对派人士介入人民代表的选举,意在推动中国的民主化进程,这一次的参选,在中国共产党一党控制下的基层代表选举史上是罕见的。

何德普因为参加了1998年的中国民主党组党活动及地方选举,得罪了官方,1999年被当时所工作的单位北京市社会科学院开除了公职,离开了工作近20年的岗位,失去了生活来源。

1998年底,中共当局开始一波猛于一波地镇压中国民主党,重判了王有才、秦永敏、徐文立、刘贤斌、欧阳懿、吴义龙、毛庆祥、朱虞夫、徐光、祝正明、査建国、高洪明、刘世遵、王泽臣、王文江、谢长发、佟适冬、岳天祥、李志友等各省的民主党负责人及主要骨干,已公开身分还没有被捕的的中国民主党成员也受到了严格控制,想要继续公开活动已是非常困难。一时间国内民运弥漫着恐怖的阴霾,一谈到组党,不少人噤若寒蝉、唯恐避之而不及,加上别有用心之人乘机搅混水、泼脏水,“内忧外患”纷至沓来。但何德普先生临危不惧,虽势单力薄、内外交困,仍堂堂正正地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不断发出坚定有力的声音。自那以后,何德普先生续编民主党京津党部的刊物《资料汇编》,联系与稳定各地被打散的队伍,并在《民主论坛》、《大(小)参考》、《博讯》、《议报》、自由亚洲电台、美国之音、德国之声等媒体上,几乎每个月都能看到或听到几起何德普代表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发出的各类声明和呼吁、接受采访、组织与签署联名信:谴责发生在中国大陆的各类侵犯人权事件,要求中共当局尊重普世文明价值、释放政治犯、进行政改实现民主等等。正因为何德普先生深知中国民主党的组织和旗帜能否坚持下去对中国民主运动的价值,深知在国内公开高举中国民主党大旗对于中国民主党的存在与发展的重要性,他发挥非凡的勇气与智慧,在逆境中“横刀立马”长时间守住了当时普遍认为易陷难守的中国民主党京津党部阵地,为国内中国民主党的大旗不倒、度过难关发挥了不可或缺的作用,其风骨可嘉,震撼世人。写到这里,我脑袋瓜子里突然联想起文天祥、关天培、张自忠、彭德怀等历史人物,觉得好笑;但静下心来仔细一想,又严肃地意识到,也许这里面冥冥之中的关系,正蕴含着我中华民族足以永远屹立于世界之林的力量与光芒。

在何德普先生英勇苦战期间,四川及重庆的胡明君、王森、何山等以中国民主党的名义直接替农民减负与维权,2000年岁末代表当地中国民主党组织声援万源市青花钢铁总厂陷于困境的工人运动、营救被捕的工人领袖,虽充分维护了民众权利并造成了比较大的社会影响,但也很快被镇压与扑灭,而王森他们的活动情况以及后来被捕的消息,当时也主要靠何德甫与卢四清两位先生向外界公布的。2002年3月姚福姚信、萧云良为维护东北辽阳地区产业工人的权利经过长达数月轰轰烈烈的数万人示威运动,我们也是通过他们遭抓捕迫害后网上公布的消息,才知道原来两位工运领袖是我们中国民主党人。在这几年国内民主党最艰难的岁月,安徽的王洪学、王庭金等,东北的冷万宝、宁先华、杨春光等,湖北的吕新华、刘飞跃、胡俊雄等,山东王金波、车宏年等,上海的姚振宪、韩立法、李国涛等,贵州的廖双元、吴玉琴、莫建刚、黄燕明等,甘肃的李大伟、王凤山等,陕西的赵长青、付升、郑保和等,重庆的许万平,四川的邓永亮,内蒙的丁贵荣,宁夏的陈晓昶以及湖南、河北、山西等地的中国民主党国内组织或人员偶尔也会亮一、两下旗帜,顽强地发出表示当地中国民主党存在并坚守的声音。当时我们浙江民主党虽有单称峰、聂敏之、王东海、胡晓玲、楼裕根、迟建伟、林辉、毛奇峰、萧利斌、余铁龙、余元洪、叶建、皱巍、吕耿松、王富华、任伟仁、王哲军、高海兵、胡贤焕、贺忠民、王杭立等众多骨干人员在民主党的大旗下团结协作,与何德普先生南北呼应,但其工作力度与频度比之于何德普独力支撑的京津党部,还是稍逊一筹,用王荣清先生与何德普通电话时的说法,就是“我们替你当配角”。直到2002年11月初何德普先生被抓后,我们浙江民主党人再也不能躲在何德普后面“跑龙套”了,才迫不得已奋起担当了一波又一波较大的“攻势”……好在浙江民主党人多,并且精诚团结、新人不断,每当危急时刻总是有人能忠勇地站出来、前赴后继,又有北京赵昕、杭州戚惠民、广西薛振标等人的大力协助,扛住国内民主党大旗并使之一直高高飘扬,这已是后话了。

2002年11月4日北京市公安局警察将何德普拘传,从2002年11月5日到2003年1月26日何德普监视居住期间,国保总队因为他不认罪,被警察和武警关押在一间没有窗户的房间里,只准许穿着短裤,一天只给一个小黑馒头和三片洋葱头,有时还不给水喝。这85天中,被强制罚站或一动不动地躺在木板上,只允许一个姿势,不许活动身体,否则被站立在四边的警察打骂、挨饿、挨冻,身体受到了严重的摧残。何德普先生于2003年1月27日被拘留,1月31 日被捕,2003年10月14日以"颠覆罪"受审。北京第一中级人民法院是在上午9时30分开始庭讯,历时两个小时结束,对何德普的审判不对外公开,只允许他的妻子贾建英旁听。当贾建英见何德普被带上法庭时,这是何德普被抓后她俩一年时间来的第一次见面。在这之前的一年多期间,贾建英不知道丈夫被关押在哪里,什么罪名,甚至是生是死,都无从知晓。她曾经到北京市公安局、各看守所去问、去找,去喊,但是,没人告诉她,没人通知她,她的丈夫在哪里。

一审法庭上,当四十七岁的何德普告诉大家:“国保总队抓我的时候,警察用棉大衣(不透气的布料,特意带来法庭)蒙住我的头达三个多小时,要不是我的顽强反抗,恐怕早就被捂死了”,在他继续讲述他在狱中的遭遇时,被法官打断并拒绝让他讲下去。长时间的摧残,对他的身心造成了严重伤害,体重轻了二十多斤,眼睛的视力已经严重下降,在法庭上,当公诉人向他出示证词时,他已经看不清上面的字了。公诉人提出的“证据”中指控何德普煽动颠覆政府,有两条罪状:1.是中国民主党党员; 2.在网上发表文章《中国民主党迎接新世纪宣言》、《中国民主党北京临时负责人何德普致美国总统布什的信》、《为民主党人胡明君、王森而作---工潮、农运的实干家》、《抗议国家安全局秘密绑架异议人士杨子立》。何德普的两位辩护律师阎如玉和付可心在法庭上为何德普作了精彩的无罪辩护,例如律师在法庭上质问公诉人:“你们起诉何是民主党人就是一条罪名,请问民主党人就犯法吗?法律有这样的规定吗?公诉人说他在互联网上发表文章,但是没有举出任何文章里的一句话,说哪段是造谣诽谤国家政权?……中国宪法明确规定公民有结社自由,有通信自由。何德普没有任何犯罪事实,也没有触犯法律,罪名根本不能成立。”问得公诉人和法官无言以对、不知所措。最后,何德普在陈述中说:如果今天你们代表共产党判我的罪,我没什么好说的。但是你们说要代表人民,那你们今天在这里做的一切就是违法,是对人民的亵渎,是欺骗,因为你们已经不能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而我们民主党的公心至上,服务于大众,才是代表广大人民的利益。我们民主党员心胸坦荡,光明正大,从来不搞造谣诽谤的事。说我造谣诽谤攻击颠覆国家政权,那是欲加治罪何患无词……。

2003年11月6日11时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对何德甫开庭宣判,其罪名“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何德普在法庭上高声抗议:“公民有言论自由”,“公民有结社自由”,“中国需要多党制”,“抗议对中国民主党的迫害”,“不承认中共的判决”, “中国要走向民主社会”,迫使法官的宣读不得不几次停顿。由于慌乱,法官刘香只好急急忙忙地宣布:被告人何德普撰写、发布大量文章,恶意诋毁、诬蔑、诽谤国家政权和社会主义制度,宣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推翻社会主义制度,以非法组织负责人的身份,长期利用互联网发表煽动性文章,罪行重大;对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不予采纳,判处有期徒刑八年,剥夺政治权利二年。整个宣判过程仅仅用了五分钟,也具有讽刺性地开了中国司法史上“宣判效率”之先河。面对这不公平的判决,何德普再次强力抗议“结束一党专政,走向民主政治,反对政治迫害,实现司法独立”,正是由于何德普的抗议让政治迫害实施者颜面尽失、恼羞成怒,法警用手铐把他的双手反铐在身后。3个小时之后,法警队的队长对他大打出手,先用手卡住他的脖子,等他快憋死的时候,用拳头和巴掌打他的头部和脸部。何德普被打倒后,该恶警用皮鞋踢他的上身和下身,殴打20分钟后,还用脚踩住何德普的背,一脚一脚地往下踹,不让他起身。被打后,何德普的身上多处受伤。最严重的部位是左耳处,从那以后,何德普的左耳失去了听力。

11月6日的晚上,北京下起了暴雪,电闪雷鸣,何德甫的爱人贾建英女士在悲愤中默默祈祷:德普,连老天都在为你鸣不平!你的冤案一定会在不久的将来得到平反,你的理想——中国实现民主化社会、实行多党制国家很快就会到来!


陈树庆2011年1月14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