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南周事件》凸显中国知识分子特点:爱用观念来裁剪现实

 

媒体为“公器”,如同旅馆,那就让不同的人在你旅馆的床上做不同的梦吧,《南方周末》要实现自己的梦想,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中共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作为官员供稿的正当性,给庹震付稿费。

官方和南方周末报社要做不同的“中国梦”,居然做出一场轩然大波,这是发生在中国的一个黑色幽默。

我当然知道,南周的编辑们和其粉丝们怒愤填膺的原因何在:维护媒体说话的自由,或者说,做不同梦的自由。官方说中国“没有新闻审查制度”是在说梦话,倒还是环球时报那篇不伦不类的社论更老实些。不管如何,不同的人要做不同的梦,你都要来管一管,而且还硬生生的把你的梦塞进我的脑袋,岂有此理?难怪南周们要生气。

平心而论,网传南周那篇由某个编辑所写的社论实在不咋的,除了题目《中国梦,宪政梦》有点生猛,文章内容基本上属于喊口号的黑板报水平,可见这么个大题目实在超出了那个小编的能力范围,就文笔而言,还真比不上广东省委宣传部长庹震大人修改后的“梦”来得结棍。在我印象中,这是“党八股”第一次在文才上战胜“公知体”,这实在很让人纠结。南周其他的主笔都躲哪儿做梦去了?

此引申出一个问题,庹震论述官方版的“中国梦”,为什么事先不向南周毛遂自荐,而非要在事后越徂代庖来这么一出?或者说,既然庹震与本报编辑的文才有高下之别,南周能否主动请庹震来说说“中国梦”是咋回事呢?

一 种可能性是,南周作为宣扬“普世价值”的标杆阵地,与庹大人“道不同,不相为谋”,庹震的梦哪怕再妙笔生花,南周也是不愿登的。这类江湖规则,地球人都知道,也有无数左派学者的非议为证,同理,你要“乌有之乡”来做“普世价值”的梦,难度也基本上大过拉骆驼穿针眼。新君上台,现在各类媒体都在说建立“共识”的梦想,这无非是某派招安另一派而抛的一个媚眼,因为前提是你梦得向我梦靠拢。至于说媒体为“公器”,那就要看“公器”的梦是怎么做了。

另一种可能性是,庹震作为副部级的高官,管的就是南周一类的媒体物事,奉行“我的梦就是你的梦”的天下为我思想,如今自以为有上令在手,想咋就咋的,还用的着事先跟你商量?咱不图你那个稿费!结果引发一段公案,明明颇有文才,却被视为作恶多端的文霸,被称为“一坨”不说,还被愤怒的南周粉丝们掘地三尺,人肉出种种贪腐不法情事,最具杀伤力的说法是其曾对今上有大不敬言论,中国的网民实际上是很有政治才能的,深谙权斗者的痛处,非让庹大人的官梦做到尽头不可。由此可见,权力的傲慢粗暴不但伤害别人,更伤害自己,“官僚主义害死人”。

我的看法,这两者可能性都有。前者是众多南周及粉丝们不便启齿的原因,庹震所修改的社论如果说的是“普世价值”的梦,就不会是这个结果,而只能是某个美谈,一段“庹大人巧修社论”的佳话必然面世;后者是南周及粉丝们发难的口实,权力之面本来就生硬刻板,现今众人理正辞严,有各种现代性理论来背书,集体围殴而痛快难言,打的是庹大人的屁股,伤的是体制那60几年不变的老脸。

我称之为“不幸”,一是中国知识分子的种种政治梦代代相传,不食人间烟火久矣,总是喜欢用观念来裁剪现实,从而一厢情愿而没有尽头,60年前的历史就不说了,10年前胡温上台,同样被冠以“新政”之名,10年后却个个落得副祥林嫂模样;10年后,新君上台稍一动作,“习李新政”又喊得泪流满面。二是中国知识分子往往脆弱得像个没断奶的娃娃,现实情势稍有变动,立刻梦酣梦碎,一惊一咋,回味出无穷的悲喜情状,至少在公众面前如此。

另一种更大的不幸在于,如果上述关于“新政”的解读确有其事,那么南周“被社论”事件的发生说明体制的僵硬惯性一至如斯。你有民族复兴的“中国梦”,我有小家安康的“家园梦”,有何不可?你如以为别人意图以“宪政梦”来与你争夺政治话语权,也没必要如此简单粗暴,这岂不说明你的“中国梦”同样脆弱如瓷瓶?草木皆兵,自恐自吓;自己累死,民间遭殃。对官方来说,自信确实比黄金更重要。

以我这井底之蛙的见识,历史循环,变的是环境,不变的是官方和反对者的脑袋。中国的进步在于一点一滴的细微改变,在于“润物细无声”,在于慢慢的把贪官的手从自己口袋中拿走,在于让街头上各种无奈无助表情逐渐减少,在于现实生活中已有的一切不凭空消失,在于你得让我做与你不同的梦。

任何政治上的戏剧性改变并不适合中国这样的超大型国家,至少对我这样的普通人而言。不管是谁,你要说你所设计的种种“梦”美如天堂,你首先得告诉我,历史上种种关于人类社会的美好设计经常从梦想走向它的反面是怎么回事,一个叫“理性陷阱”的思想命题是怎么回事。

中国人往往闹不明白,现实的进步和缺陷往往是难以言表的,能够评述的进步和缺陷往往已成为过去,成为历史。因为不明白,所以大家老是觉得有什么不对劲,于是翻来覆去的烙烧饼,以至于建设是为了可以痛快的破坏,最后一无所有。因此,在历史和现实面前,大家最好都谦卑些,承认自己的局限。我们需要的是日常生活剧目因不断积累而慢慢变好,而不是让我的生活为你眼中史诗般宏大的历史梦想剧背书。

最后,我想对南方周末说,媒体为“公器”,如同旅馆,那就让不同的人在你旅馆的床上做不同的梦吧,你要实现你的梦想,与其口水纷飞,不如大大方方的承认庹震作为官员给你供稿的正当性,给庹震付稿费。同时,我想对官方说,与其用整个体制的合法性来为某个官员的粗暴行为背书,不如堂堂正正的让该官员以个人身份在媒体上说说你们的“中国梦”是咋回事,从而让大家的“中国梦”做得更和谐些,皆大欢喜的不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