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评环球时报的高调政体改

--与环球时报争鸣之42

 

形势逼人急。中国社会分裂两方,为保还是去一党制在互联网,在知识界,在民间激烈博奕。近来各地两会又陆续举行,直到三月全国两会,中国进入官热民冷的两会期间。在愈来愈大要求进行政治体制改革的压力下,执政党开始被迫反弹出招,其喉舌之一的环球时报高调出击,连发社评,妄图将政体改大旗擎于自己手中。

1月22日环报发题为“强化两会,能在政治上打通中国社会”的社评,用两会做文章。社评讲:“把两会越开越好,应当说是中国社会各种愿望和追求的最大公约数。”“扩大和强化两会的作用是非常复杂并需要认真把握的,应当说,它就是骨干性政治体制改革。”为什么环报把两会抬这么高呢?又是用此打通来一统官民社会,又是视其为骨干性政体改,是环报认识到两会是民意民权所在了吗?不是!正相反,恰恰因为在互联网失守后,两会还是控制在执政党手中一工具,一图章,一花瓶耳。其可控性可讲三点:

一,两会的组成人员的可控。政协委员不用说了,连表面走形式的选举都没有,全部是执政党指定的。人大代表也是完全在执政党控制下产生的,所有独立参选人都在警方强力打压下失败。两会的成员囊括了执政党各级领导,执政党党员占绝对多数。会议期间的主席团,会后的常委会也是执政党员占绝对多数,而其第一把手也全是执政党各级党委一常委担任。组成人员的可控保证了两会所有表决的可控。

二,会议程序和代表发言的可控。会议程序均由可控的主席团控制。如选举换届,主席团控制候选人名单。如审议政府年度财政支出,只给那些非专业代表一天时间走走过场罢了。代表们的发言均是歌功颂德肯定式的、无风险擦边球式的、基层代表汇报工作式和领导代表指示式的。代表们所提的议案也均是枝节性、边缘性、局部性、非政治非敏感性的。谁敢冒尖,违此潜规则,那对不起,下届代表没你了,你的仕途也从此止步了。

三,会议报道的可控。入会采访记者是精心挑选的,大会报道是通稿,小会报道要严审,会场被层层保卫如铁桶一般,选民见代表难如上天。

执政党对两会的这些控制是其一党制中的一部分,所以这些对两会的控制也是垄断性的、全面性的、不可变更性的。对这关键之点,环报并不违言,在1月22日社评中讲“前苏联在戈尔巴乔夫时代曾推出以‘一切权力归苏维埃’为目标的改革,但没有控制好,它削弱了苏共对国家的领导,并先是导致苏共的分裂,最终导致国家分裂。”强化两会就是要改革其弊,就是要按宪法所规还选民以结社自由,进而以结社之力量实施其选举之自由;就是要还人大以最高权力机构之地位。那些爱提从改革选举,改革两会为起点的改革者们请再读读本段所引环报社评中画龙点睛的言论吧!当执政党以“强化两会”出牌的政体改骗不了人们时,还会出什么牌呢?我们拭目以待其中央级喉舌环球时报的表演。

北京查建国 2013年1月26日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