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开放力在转型中的重要作用

——推介郭宇宽新著《开放力》

 


郭宇宽博士的新著《开放力》,以开放的心胸、广阔的视野,对中国企业的长远发展提出了一个前瞻性的概念——“开放力”。这是中国企业走向世界、走向未来、走向成功的重要参考书。显然,作者的立意,不在经营之术,而在经营之道;即便是剖析大量企业案例,也是在讲企业大道而非雕虫小技。

不过,说心里话,刚一读到这个书名,再看英语翻译,The Power of Openess!颇不以为然,开放就是开放呗,开放哪来的力量?

但认真读完全书后,我深有感概,觉得开放是有力量的!作者阐发的“基业长青的经营王道”,其核心在于“通过开放取得共赢”的战略,不仅适合企业转型中的经营者、创业者和投资者,而且适合社会转型中的所有部门和所有公民,包括官员、知识分子和老百姓。建议一切关注转型、参与转型的人们都来读读这本书,也许会找到“打破恶性互斗怪圈、开创各方共赢新局”的大思路。由此看来,开放力对转型中的企业、乃至对转型中的国家都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


一、开放力要求大解放

何谓“开放力”?作者在书中讲到:

“开放力是一种心态,只有支持别人成功,自己才会成功。”

“开放力是一种战略,通过资源共享,把潜在敌人变成合作伙伴,实现多方共赢。”

“开放力是一种制度,创建一个开放的平台,才能照顾到员工的全面发展。”

“开放力是一种理想,唯有持续保持开放,才能在蓝海竞争中脱颖而出。”

真的是掷地有声!中国人现在“不差钱”,也不乏“勤劳勇敢”,中国人现在最需要的是用开放的精神来审视自己、超越自己!这里,作为心态、战略、制度和理想的开放力,可能既是企业发展的王道,也是社会转型的王道。

中国改革开放三十多年的经验都说明:社会的进步,得益于社会的开放:而社会的开放,必然要求人的解放。如果还像三十多年前那样僵化封闭,人们陷于旧观念、旧制度的约束中而动弹不得,整个国家就仍陷于停滞和倒退中。那时候,经过十年文革的浩劫,国民经济濒于崩溃的边缘,整个社会也出现了“穷则变、变则通的”思想要求。

因此,人的解放首先是思想的解放。相应的社会开放,也就是对新思想、新观念、新理论的好奇、介绍、翻译、引进,由原先的排斥、批判、抗拒转变为欢迎、选择、实践。一场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拉开了新时期思想解放运动的序幕,为改革开放扫清了思想障碍。思想的自由,表达的自由,为人的全面自由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生产积极性的提高,劳动创造性的发挥,来自于人的思想解放,反过来又促进了生产力的大解放。于是,中国经济从泥潭中起步,在低谷中前行,终于走到了今天这种举世瞩目的高台阶。现在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经济发展成就的一半得益于思想解放。

另一半则得益于制度创新。制度创新,说白了,就是抛弃旧制度,采用新制度,这也可以说是在制度方面的开放。在制度方面放开手脚,比观念方面打开头脑需要更大的勇气。因为严厉禁锢的社会现实一再警告人们,涉及姓社姓资的制度问题,人们就不得越雷池半步,否则就有坐牢杀头的危险。但是,制造饥荒的人民公社制度早已让饿瘪肚皮的小岗村民不能忍受下去了。他们秘密聚集在昏黄的灯光下,一个个按上自己的指印,立下了一个“分田单干”的生死契约:谁如果为此坐牢杀头,其他人就要养活他的家人!后来,这个“分田单干”的大胆举动,被政策制定者精心包装成“承包责任制”。不管怎么说,这一制度创新, 迅速瓦解了人民公社制度,农村经经济也从凋败走向复苏。


二、开放力带来大变革

还是从改革开放谈起。邓小平曾跟外国人介绍过,改革开放,就是两个方面,一个是对内改革,一个是对外开放。他进一步解释,对内改革,其实就是对内开放,开放搞活。搞活,就是搞活经济。为什么要搞活?因为计划经济把我们的经济搞死了。

好一个“对内开放”!这是邓小平对改革的点晴之笔。没有对内开放,国内经济还是一潭死水,外资进不来,先进的技术和管理进不来,对外开放就无从落实,改革也将成为一句空话!正是对内开放的革命性举措,打破了旧制度的牢笼,开始了新制度的实验,经济社会才呈现出一派勃勃生机!

开放力带来的变革,源于人们追求自由、平等、幸福的权利。这种权利,即使被千年专制所压抑、所扭曲,仍像活火山一样在人们的内心中沸腾着,一旦找到突破口,就会喷涌出来,不可阻挡。

开放能把蕴藏着的力量释放出来,这是因为开放具有一种内在驱动力,它本身就是一种变革的力量。所以,开放力也是一种变革力,这是一种可以改变人的观念和行为,改变权力和利益格局的力量。当统治者把信息的封锁和暴力的恐吓加在社会头上时,权力就成为保守的、僵化的、反对变革的力量。当信息的公开披露与权利的自由表达结合在一起时,权力就从有权者向无权者转移,成为支持转型的变革力量。

三十多年来,对内开放的最大成效是市场经济的建立和市民社会的扩张。基于公开、平等的商品交换,一方面复苏了被计划经济卡死的市场,另一方面复苏了被意识形态压抑的人性。金钱迅速击败了空洞的说教,同时也让不可一世的权力低下高傲的头。市场显示了真正开放的力量,这种力量以其加速度从经济、文化领域向政治领域扩张。我们看到文化市场、政治市场的讨价还价,在互联网的放大镜下不断地透露出真实的本相。

有意思的是,作者讲到:迄今为止,最高级的商业模式是平台经济;开放的平台,是商战的制高点;而美国,就是世界上最成功的平台经济体。美国这个平台的稳定性和竞争力在世界上名列前茅,它的开放性成功保持了对潜在用户的巨大吸引力。

简而言之,美国平台经济最成功的一面,在于它是最开放的!

美国这个例子清楚地表明,一个对内开放的平台,必然同时具有影响外部世界的巨大竞争力。成熟的市场经济,在公开的、自由的、跨国界的竞争中,总是把一个地方的成功复制到另一个地方。其成功的奥妙,不只在琳琅的商品和周到的服务,更重要的是市场的规则和开放的精神。例如,市场反对任何一种形式的割据和垄断,不管它们是来自权力还是资本,发育成熟的市场都会内生出足够的力量来消解割据和垄断。全球化和民主化就是这么来的。

当我们说市场经济正在改变中国时,实际上说的是市场经济带来了真正的变革。这其中,开放的力量功不可没!

最后,借用柳传志的话来作结语,只是这里把“企业”二字换成了“转型”:

开放力这个概念很重要。没有开放,就没有中国转型的今天;不深化开放,就没有中国转型的未来!

胡石根 2013-2-8于北京德胜门外

 



从开放的角度看家国命运

茅于轼



《开放力》这本书主要针对的还是企业界,我读了以后,觉得里面探讨的经营思想很有道理,也很有意思,但我自己在企业管理方面其实没太大发言权,因为我试了几次做企业都是不成功的。我很想开放的角度探讨一下个人和国家的命运。

 从第一次鸦片战争到现在170多年,这是中国从封闭逐步走向开放的一个阶段。清政府那个时候很封闭的,自以为是天下最了不起的国家,所以看不起外国人。后来吃了败仗,对外国人又非常的害怕——这还是一种封闭的姿态,所以整个清政府一直到它灭亡没有走出封闭的道路。

孙中山是很开放的,他到过英国、美国、日本、苏联,对世界的情况相当的清楚。但是他的目标实际上是没有实现的,一直到死的时候他还说“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需努力”。

中华民国成立是在1911年,1911年以后这个阶段,中国的政治挺乱的,基本上是打内战,虽然规模不大,但有的仗打起来也得死上万人。1911到1937年这20多年,中国基本上是军阀割据。那个时候各个省有自己的部队,而且有自己的钞票,好象是一个国家跟一个国家的关系。一直到我出生的时候,蒋介石把中国摆平了,除了共产党,别的那些军阀都归顺给蒋介石了。以后就是一个抗战的八年,也是一种被迫的开放,最后还是靠着美国抗战胜利了,要是没有美国抗战不可能胜利的。国民党跟日本人打,也包括共产党决定抗日,是下了很大的决心,牺牲非常的大,但是节节败退,很少能够把一个地方守住。

在抗战以后的一段时间,中国开始往外看。当然时间不长,1945年抗战胜利,1949年共产党取得了政权。从1949年到现在64年,这个64年可以很清楚的分成两个阶段,前一阶段是封闭阶段,改革开放以后是一个开放的阶段,这两个阶段的不同是非常的明显的。

从1840到现在170多年中国所有的进步,我觉得说的极端一点百分之百是由于西方的影响,什么意思呢?如果没有西方的影响,如果把中国封闭起来,不开放,跟西方没有人员、商品、思想、文字这方面的交流的话,中国还是老一套,还是秦始皇那一套,还是慈禧太后那一套。从技术上讲就不用说了,电灯,这不是中国人发明的,更不用说计算机、数码相机、飞机、火车。我们现在享受所有的现代化的科技成果差不多都是外国人发明的,中国人没有产生很了不起的,对生活有重大影响的发明。

从体制方面讲,我们现在用的市场体制也不是中国发明的。市场是很复杂的一个东西,很多的规矩,很多的成文和不成文的规则,这些东西中国要向世界学习。我们自古以来的中国社会有交换但是没有市场的制度——市场也是有的,没有市场制度。市场制度首先要建立在人权、生命权和财产权的保护之上,但传统中国社会对这些权利的保护是很不够的,因此不可能产生一个谁都不能违背的市场规则。所以市场制度完全是外部进来的,比如说银行,银监会、证监会、保监会,这些都不是中国固有的。中国有山西的钱号,但是那个不是银行,银行的功能跟它的功能不一样。有很多新的东西,比如“共和”这个词语就是外国人发明的。日本翻译把它翻译成共和,我觉得这个翻的很准确,要不然翻成什么?不要打仗,讲道理,大家要和平。我们现在有人民代表大会,慈禧太后、秦始皇不需要人民代表大会,他们会觉得碍手碍脚——干吗要人民代表大会?所以,不管从经济上还是政治上制度都是外部推进来的。我们在170年的时间里面有这么大的进步完全是学的外国,受益于东西方交流开放的结果。

当然我这个想法很多人是不同意的,说你是崇拜西方,那我们拿事实来看,我觉得这个判断大体上是不错。 因此开放的重要性是我们亲身可以体验的。如果我们再往前推,清朝以前是明朝,明朝的时候有郑和下西洋,那个非常了不起,那个比哥伦布是小巫见大巫,哥伦布是三条小船,郑和下西洋是几十条大船,那个时候是很开放的。但是明朝的皇帝不喜欢这个开放,最后就把海域封闭起来,所以中国丧失了一个非常好的机会。明朝的时候商业很发达,而且明朝在中国历史上讲也算是比较发达的时代,特别是在郑和下西洋以前的那一段时间。

如果再往前看,最成功的时代就是唐朝了,唐朝的时候长安有很多外国人,我觉得都很难想象,那个时候交通这么不方便,长安地带有那么多的外国人。而且唐朝有几个皇帝还学外文,像李白就是能讲外国话,在朝廷是当官的时候,能跟外国人打交道。这个开放对于我们太重要了。

郭宇宽这本《开放力》主要是讲企业的,讲了很多跟开放有关的人和企业的关系,企业如何长盛不衰。我觉得宇宽的思路跟我的想法是不约而同:企业就是一个交换的单位,对内对外它最基本的原则就是双赢,对人有利,对自己有利。不光是在对外交换是双赢,对内的员工和企业的关系,甚至企业的文化最基本的东西就是双赢,双赢乃至多赢才是财富的创造。到现在开放的意义已经不限于财富的创造了,因为我们太重视财富了,我们对开放力的理解需要眼光更宽一点,超越财富对开放的理解,你自己是开放还是封闭的一个系统,开放不仅仅关系到一个企业的运作,而且是一个为人的一种立场和修养。

中国解放后的60多年我们吃了很大封闭的亏,所以邓小平提出改革开放,有了开放我们就有了世界的眼光,因为要和世界交流对话,就有了普世价值,当前我们从开放力的观念中可以引申出许多对中国未来的一些想法。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