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永远的临界点?

长平


中国积重难返,沉痾难挽,面临革命引爆点。几乎不约而同地,满世界的中国问题专家,都谈起了革命的话题。令人仿佛听到古代造反的歌谣:「苍天已死,皇天当立,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
我仔细阅读了这些文章,专家的话句句在理。惟一让人感到困惑的是,这些理大多在若干年前已俨然成立。不仅民众对腐败忍无可忍,从邓小平到温家宝都在警告不改革就会「亡党亡国」。意识形态早已经成为皇帝的新衣,说破它的小孩一批又一批地被送进监狱,还有人说只会被当作傻子了。官员的飞扬跋扈,警察的粗暴野蛮,一次又一次突破底线。过去人们常说,中国很多事情要从零开始,现在都已经改成了「要从负数开始」了。

真正的问题似乎不是革命降临,而是为什么革命还不降临?

有时你忍不住想,当局恐怕也有点不耐烦了,不断地添柴加火,革命就是无法引爆。当官方舆论把民众抱怨总结为「仇富、仇警、仇官」之后,高层官员的家族财富就肆无忌惮地暴涨,维稳警察的编制就越做越大,官僚作风就越来越坏,官场寻租也愈演愈烈了。

较早预言中国达到临界点的是西方经济学家。按照他们的算法,中国各级政府、国有企业和银行早就破产了。后来发现,原来破产也是一种规则。在规则的底线被无限降低之后,破产也难以实现。
示威、游行、集会、静坐、罢工、罢课……这些非暴力的行为能够带来革命的成功,也是因为被抗议者或者他们的帮凶多少遵守一些规则,比如军队不向人民开枪,无法控制局面就宣布辞职。

于是很多人谈论起暴力革命。其实,无论是古代还是今天,暴力革命的前提是民众本来拥有使用武器的权力。如果秦朝就开始实行买菜刀也要登记的制度,陈胜吴广也很难有机会起义了。

网络是一个新兴的战场。早有人计算过,中国网民达到多少亿,中共就会溃不成军。这个计算错误地把所有的网民都当作当局的敌人了,事实上网民被成功地分成了两个阵营,无论一边的叫骂声有多大,都会淹没在另一边的回骂声里。

所有这一切的背后,都是正义的缺失。这二十年来,中国政府巩固政权最大的成就,不是经济增长,也不是维稳部队,而是渗透整个社会的「去正义化」教育。去正义的结果,是既没有规则,也没有良知。

「为什么如此多的高层官员家族被爆出几十上百亿的秘密财富,仍然引发不了民众抗议的浪潮?」一个德国人这样问我。

我告诉她说:第一,大多数中国人看不到这些信息;第二,看到的人中,很多都相信那是西方的阴谋;第三,即便相信媒体报道真实可信,有些人也觉得并不值得大惊小怪,因为这世界本来就没有公平正义可言;第四,即便他觉得愤愤不平,可能只是痛恨自己没有生在帝王家,只好认了屌丝的命;第五,临渊羡鱼,不如退而结网,想办法和这些权势者勾结吧;第六,当然还有一些现代公民,意识到自己的权利被剥夺了,也为真正的公平正义奋起抗争;第七,当局随便在前五种人中煽动或收买一些,就足以对付第六种人了……

我发现这个问题,跟任何一个简单的问题一样,细想起来,包含了中共一直在革命临界点维持统治的全部秘密。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