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民主党人高洪明 京城的公开反对者
 

 

高洪明,1950年5月生,山东省青县人,现居北京。高洪明曾是1978-1979年“西单民主墙运动”参与者。

1994年,为要求平反六四事件,高洪明到天安门广场撒纸钱,被中共以“扰乱社会治安秩序”罪名劳动教养2年。

1998年1月,高洪明和查建国联名致信中华全国总工会主席尉建行,申请成立“中国自由劳动者工会”。

1998年11月与徐文立、查建国等成立“中国民主党北京天津地区党部”,任副主席。后又策划召开“中国民主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99年2月与查建国成立“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修订了《中国民主党联合总部党章》,任联合总部执行主席查建国办公室负责人。

1999年6月29日被逮捕,同年8月2日被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以“颠覆国家政权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剥夺政治权利2年。

高洪明曾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二监狱,于2007年6月28日刑满释放。

高洪明曾任“六四”事件要求国家赔赎团联络人。



高洪明生性耿直,批评博讯直言不讳

2013年1月29日,可能因为发稿延误,高洪明先生直言不讳发来对博讯新闻网的批评信。博讯新闻网向来十分重视读者意见,将来稿照登,以鞭策自我。同时刊出编辑回复,向高先生做认真解释。
 

高先生批评信如下——

今日博讯网,店大欺客也!
今日博讯网,名不副实也!
今日博讯网,心胸不博大,眼光却浅薄。
今日博讯网,心胸远不如往日之博大。
今日博讯网,眼光之浅薄却远胜往日之深阔。

以上结论不是妄言,本人感觉可佐证一二。
本人自从2007年6月28日出狱以来,一直是博讯网的忠实读者。
本人也一直是博讯网的首选首发投稿人,投稿不会少于200篇。
本人由于家庭方面的原因,从2011年7月至2012年8月,中断投稿。
本人从2012年9月以来恢复向博讯网首选首发投稿至今。
本人一共向博讯网首选首发投稿二十几篇,不算多。
但是,博讯网首发大概只有两篇,其余都做来稿处理。
令人不能理解的是本人投稿稿件至少要压12小时以上。
本人投稿大体一半的稿件要压24小时以上。
本人投稿两篇文章至今未发。
什么原因招惹博讯网如此歧视本人呢?
本人认为是我的文章中某些观点或看法,博讯网的某些编辑反感或反对而造成的。
本人以上看法可能偏颇,可能不中听,请博讯网原谅啦。
北京:高洪明
2013年1月29日

博讯新闻网编辑答复:
感谢高洪明先生一直供稿,“首发”或者“来稿”无本质区别,遗漏未发应该是我们的疏忽和错误,后台待审多,有时有所疏忽或者延误。也不排除发出后,作者没找到,因为有编辑偶尔忘记把作者名字放入标题。



高洪明是北京城少数几位公开身份的民主党人之一。

近日,因为在博讯记者李方联系上高先生。之后便和高先生作了两次skype聊访。现将聊访主要内容记叙如下——

李方: 我的采访会给您带来麻烦吗
高洪明: 不会,因为我从来是公开的,没有什么可怕的。
李方: 您公开民主党的身份,他们不找您麻烦吗
高洪明: 他们经常找麻烦,我习惯了。
李方: 国保们怎样找麻烦
高洪明: 无非是重要日子约我谈谈话,或带我出京,流放一下,控制一下确保他们的和谐、维稳。
高洪明: 我是死猪不怕开水烫啰,他们一般不会怎样我。我是民主党人没错,但依他们的法律不能重复判吧?
高洪明: 我、查建国、何德普是公开的。民主党人在北京,过去有几十人,现在公开的人只有几个。国宝都知道,没有秘密可言。
李方: 这些人应该也都坐过了牢,都惩罚过了
高洪明: 骨干都坐牢了。
高洪明: 现在都是公开的。
李方: 也许共产党也不忍再叫您们坐牢了
高洪明: 不是的。是我们不怕坐牢。



民主老人年过花甲,现吃低保过活,同城饭醉不让参加

李方: 您的的经历可以谈谈吗
高洪明: 可以。年轻时参加文化大革命,走南闯北,后上山下乡,去黑龙江兵团十年。79年回北京,干过临时工,后进北京外交人员服务局工作。1994年为要求平反六四事件,到天安门广场撒纸钱,被劳动教养二年。98年参加组建中国民主党被判刑8年,出狱后坚持要求民主。
李方: 您坐了10年啊
高洪明: 是。你们是年轻有为的,我已年过花甲,只能看你们年轻人了。民主一定会成,但希望在你们身上,我们这代人希望能看到那一天。
李方: 看介绍,您是1950年的人
高洪明: 对,我1950年生,今年63岁。
李方: 您目前处于什么状况呢,生活怎样
高洪明: 我目前也算是养精蓄锐吧,写写文章,与同志们聚餐聊天,不过,没有进行什么组织活动。我吃低保,主要靠妻女养活。
李方: 哦,吃低保啊
李方: 生活会很困难吧?低保一月多少?冒昧
高洪明:低保一月580元,勉强吧,主要还是靠妻女养活。
李方: 您家庭因为您的民主活动,所受的遭遇,能介绍一些吗
高洪明: 我个人坐牢10年,家庭没有遭受什么冲击,但是家庭经济损失巨大,家人承受了过多的精神苦痛和社会压力。
李方: 北京也有同城饭醉吗
高洪明: 有,但是国宝不让我参加,非民主党人可以
李方: 那就是说,北京的民主党人是谁他们都知道
高洪明: 当然了。
李方: 您认为中国怎样才能实现民主?如果有100万人无惧坐牢,也许就成了。
高洪明: 这个问题太大,我回答不了。现在只能跟着民运形势走,直到民主成功。虽然在跟着形势走,在等待,在盼望,但坚信这一天一定会到来,任何人也阻挡不了。他们骚扰骚扰我们,暂时小问题。我们不是消极等待,我们内心十分坚强、坚定,这就是专制者所惧怕的。只要我们不低头、不倒下,就是对他们的威慑,民主的旗就还插着,他拔不掉。 以上就是我的看法。这是很具体的回答,说多了更空洞。
李方: 对


民运现在空间小,但要坚持,只有坚持才能走向民主的成功

李方: 可以谈谈您对目前国内民运情况、维权情况的看法吗
高洪明: 国内民运,现在是各自为政,各自为战,有联系但不多。维权情况,主要是拆迁户占地户维权,其他维权的人知道的不多。
李方: 目前政治气候,可以谈谈看法吗
高洪明: 我没有什么不可以谈的东西。目前政治气候不暖还寒。有些朋友发文章说什么“新政”,对新领导层做出许多乐观预测。这在几乎每届全代会后,都会有。但我不认为多么乐观,还是那个群体里出来的人,要说本质区别,能有多大?会主动走到我们这个阵营来?所以我感觉是不暖还寒。
高洪明: 民运空间极小,可以生存,发展不易,但要坚持。只有坚持才可能发展,只有坚持才可能等待时机,只有坚持才能走向民主成功。
李方: 目前的城市街头民主运动,渐渐开始了,广州、深圳都有,您的看法?
高洪明: 城市街头民主运动是非常好的,搞得越多越好。广州深圳可以,那里外资多。北京不成,这里是中国中共中心。街头运动是公民社会的表现形式,也是外资中国员工争取合法权益的重要手段,好得很。
李方: 您在北京,感觉高层有什么变化吗
高洪明: 高层变化我感觉不到。可能高人才能。
李方: 十八大的看法能谈谈吗
高洪明: 十八大共产党顺利交接班了,基本路线不会改变,我们的基本处境也不会有实质改变。民运还要坚持,但困难多多,坚持就有希望,一定能成功。
李方: 南周事件您的看法呢
高洪明: 南周事件,是官媒内部的冲突,民运可以借机宣传言论自由之理论,但不可夸大作用,更不能把它看成是共产党所谓改革派在向保守派发起反击。
李方: 对
高洪明:当局认为,政党活动才是最大的危险


大气候需要时,民主党会重新联合起来的


李方: 民主党今后该怎样做呢
高洪明: 我们要好好总结经验教训,低调、大众色进行自己的工作事业,要韧性坚持,积蓄民意,等待天时,直至成功。
高洪明: 对于我个人,共产党就把我认定是个民主党,想改变都不行,我们就成了这个社会中,贴标签的一类人了。
李方: 民主党是否也需要和访民互动?像胡佳、许志永他们那样去发放些救济品。
高洪明: 我们不行,我们去了,警方认为这是政党活动,绝对禁止。
李方: 民主党在国内似乎有慢慢被边缘化的倾向
高洪明: 不对,我们是一面旗帜,不倒就是成功。我们不做非分之想,暂不做显著的活动,保持存在,保持理念,保持不向当局苟同,这就是一种胜利。这也是民主党在国内存在的一种方式,某种程度上说,存在就是一种成功。
李方: 始终只是站着,没有动作,是否会让人觉得没有打击力
高洪明: 当局不这样认为,他们认为政党活动才是最大的危险。他们最害怕的不是某地老百姓闹一闹,而是有组织的反对派的出现。所以对民主党当年的崛起,当局打压严厉,民主党人至今已有数百人因此坐牢。
但是,再强调一下,民主党人不怕坐牢,民主之牢的牢底是可以坐穿的。
李方: 是的,共产党非常害怕民主党
高洪明: 你们逃亡国外的朋友们,也很不容易,
李方: 也没什么,比起在坐牢的人,好多了。 民主党的分裂,很不好,有没有可能再联合为一块?
高洪明: 民主就是分分合合,就是强调自我,分裂没有办法。只有国际国内大气候需要他们联合的时候,才能联合。否则,谁也没有办法。但是,这种分裂,不是什么质的分裂,好像兄弟分家,家分了几块,但还是一个大家庭,不是分成了仇人敌人。一旦面对同一个敌人,我们还是会站在一条线上,共同对敌。当年的抗战,不就是千千万万个中国家庭,共同组成的力量,去战斗的么。
李方:谢谢高先生接受此次采访,您多保重
高洪明:不客气,再见。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