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二○一三习近平能走多远?


其实是盼望他们“快来快去”

人们都在看习近平向哪走。

上台伊始,习近平干的几件事,得到了大陆民众的正面评价。不论是南行深圳、“八项规定”、河北访贫,还是二○一二年末最后一天在中共政治局会议上布置反腐议程、明确改革意向,这些政治举动都堪称连贯利落,指向明确。


当然,这些政治举动,还只是基本不用花费什么政治成本,同时却可取悦各方的政治行为。典型如所谓“八项规定”,用“老人老办法,新人新办法”的实施细则,既保护了“元老”的利益,又向民众展现了新姿。正是这样的新姿,让苦胡十年的大陆民众不吝赞词地向习近平伸出了大拇指。


但是,如果习近平真的以为凭著大陆媒体上的这一片叫好之声,就可以确保他在未来十年之内,只以一些不付或少付政治成本的举动来安稳掌政,那么,他无疑是大错特错了。实际上,在叫好声里,掺杂着大量对中共政治的绝望之声。这也正如同胡锦涛在上台之时,一些大陆民众因为讨厌江泽民至极而欢迎胡锦涛一样,其实完全是盼望他们“快来快去”。

不过,无论如何,在历经胡锦涛放任和促成中国政治倒退的十年后,大陆民众企望用肯定和赞扬习近平政治举动的舆论,来为习近平今后的同向政治动作“定势”,并为其进一步的政治举措造势,这实则已经是在中国现有政治空间中所能做到的极限。

习近平政治动向得到了民众的肯定,那么,他会沿着这个方向走出多远?

习近平摆脱约束谈何容易

对于中共党内的各个利益集团来说,一个在民众中受到欢迎的中共总书记的形象,于他们保有各自的利益并非一件坏事。问题是,这个受到了民众拥护的总书记究竟要干什么,下一步怎么干。中共官员最关心的也许就是,这个由良好形象而累积的政治资本,会不会被总书记用于“反戈一击”,从而影响他们的既得利益和将得利益?

江泽民挑选习近平的目的,几乎毫无疑问,就是要让习近平为其守住既得和将得的利益。为达此点,习近平就必须守住现有的利益格局。或者说,即使习近平对利益格局做出某种变动,那么,也要在将那些既得利益者的份额作为不可变量的基础上,去调整其他部分的利益结构。显然,在这种前提下而为的政治举措,必定要与习近平近来所展示的政治姿态的取向相悖。因此,习近平要在已经展现的政治方向上前进一步,就必须首先挣脱推举其上位的既得利益者的约束。

然而,摆脱这种约束谈何容易,以中共目下的政治空间,这甚至可以说几无可能。胡政十年,各个层级的中国官员对自己的“核心利益”已然形成清晰的认识,并在如何保护这些既得利益方面有着心照不宣的高度共识。习近平在政治上是否有所作为,就要看他能否克服既得利益者的羁绊,通过逐步放开政治限制,对一定范围和一定层级的官员,自上而下地进行撤换,把那些尚存政治理想与抱负、行为相对干净,想干事、能干事的人输送到关键岗位。

做到这一点也同样殊为不易。在中国改革开放初年,胡耀邦、赵紫阳就是通过拨乱反正、清理文革“三种人”,顺势让那些改革立场坚定的官员占据了关键职位,为改革开放政策的实施准备了行政力量。没有这一步,没有一定批量官员的更替,习近平任何可能的政治设想及其蓝图,必将毁于在胡政十年进位的那些既贪婪又无能的官员之手。从这个角度而言,习近平的政治意愿将囿于现今政治体制的限制而行之不远。

中国政治进入球体极点的状态

中国的政治进程,历经江胡二代,已经进入到了一个类似于球体极点的状态。在这个极点范围内,任何政治举措的指向,都似乎是指向同一个方向──共产党崩溃灭亡的方向。把中国共产党带至这般境地,主要是江、胡二人的共同功劳。习近平肯定明白,在如此境况下,呆在极点,无所作为,是谓等死;从极点出发,奔向任意一个方向,又不啻找死。把中国共产党这样一个为钜额既得利益所累的团体带出这个境界,不仅需要历史责任感,更需要不怕牺牲的成仁之勇。

那么,人们不禁要问,习近平是这样的“忠勇之士”么?从最近“南方周末”事件的处理过程看,人们对习近平的前路不能抱乐观的态度。

“南方周末”事件的发酵,实际上是对习近平处理急、难、险、重事件能力的一个考验。这里所谓考验,并非是对习近平如何处理《南方周末》、如何处理“违规”媒体的考验,而是对习近平如何处理其周边上层关系的考验。《南方周末》事件的处理结果表明,习近平在处理此类事件时,还缺乏既能展现新意,又可安抚其“常委同事”的政治技巧。也正因为如此,《南方周末》事件给习近平的“新局”带来的尽是负分。

由于中共上层决策的非透明性,人们对习近平在最近《南方周末》事件处理过程中的作用不得而知。不过,在习近平肯定知道此事的情况下,他在处理此事过程中,至少会有两种态度:一是不干预,任由主管官员(刘云山)处理;二是发指示,主动提出或同意、支持主管官员以现有方式处理此事。如果是前者,那么,说明习近平还没有完全掌控高层的政治局面;如果是后者,则由此展露了习近平的政治取向。

无论如何,刘云山以其惯用手法处理《南方周末》的做法,如果是在习近平“不干预”的情况下做出,那么,这种行为无疑已经对习近平构成了挑战。其实,即使是在习近平默许、同意的情况下,以过去惯常的方式处理此事,刘云山也“涉嫌”过早暴露了习近平的政治立场,从而早早地结束习近平与市场化媒体的“蜜月期”。

给市场化媒体一记响亮的耳光

巧合的是,习近平在“新进中央委员会委员、候补委员学习贯彻党的十八大精神研讨班”开班式上的讲话,尤其是其所谓“不能用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也不能用改革开放前的历史时期否定改革开放后的历史时期”的说法,向外界发出了异于以往的政治信号。这就不啻给了那些对其上任以后的诸多行为赞颂有加的市场化媒体一记响亮的耳光。

习近平与市场化媒体的“蜜月期”已经基本过去,但民众对习近平的观察期还可延至三月中共“两会”之时。如果那个时候,习近平还把那些表明其积极政治意愿的说辞停留在嘴巴子上,或者,更多地展露出与其前任胡锦涛的相似之处,那么,他就会发现,现在向他发出赞美之辞的人,或者尚在观察他的人,将会反过来用更加负面的语言来回报其不作为和少作为。真若如此,人们大可开始掰开手指,为共产党开始倒计时。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