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重启改革议程——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

李炜光



  一直是吴敬琏先生的忠实读者和粉丝。第一次见到他是在2004年的一次会议上,集体合影站在他身后。深秋季节,风拂起他的白发,身穿大衣的瘦削身材挺拔坚毅,很想过去跟他握一下手却没有勇气。后来一直在经济学家的丛林中寻觅他的身影,买他的每一本书,看着他站在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漩涡中心,坚定沉着,玉树临风。

  近日读到吴敬琏先生新著《中国经济改革二十讲》,如每次一样的欣喜。因为经验所证,读他的书总不会令人失望,增加知识,更可启迪智慧。经常出现这样的情景:读过他的一段市场高论,会暂且放下书陷入沉思;或击节感叹,绕室疾行,情绪难以平复。

  这本书的主题还是市场经济。从理论到实践,从制度改革过程到政策设计,把中国市场经济大树上上下下检视了一遍,叮叮当当,像一只老啄木鸟。在中国的经济改革又走到“十字路口”、“向何处去”又被提上议程的今天,这样的检视确实必要。

  吴敬琏认为,市场制度的建立为平民创业开拓了空间,解放了长期为旧体制所压抑禁锢的民间蕴藏着的巨大创造力和企业家精神,当民间的创业和创新热情活跃起来的时候,生产要素开始从效率较低的产业向效率较高的产业流动,这是中国出人意料的发展的最基础推动力。

  但是,他也指出,中国自20世纪初逐步建立起来的这个市场经济,还是一个很不完善的经济体制。一方面仍背负着大量旧体制的遗产;另一方面,建立起来的市场体系还处于粗陋的原始状态,现代市场经济的若干重要架构还没有建立起来。这不是真正的市场经济,而是一种“半统制、半市场”的双重混合体制。它缺乏必要的规则和公正执法,政府热衷于“驾驭”市场,过度干预,使其难于充分发挥资源配置的基础作用。当今社会的种种问题,从根本上说,是经济改革没有到位、政治改革滞后、行政权力过度压制和干预民间正当经济活动,造成广泛寻租活动的结果。

  吴敬琏认为,在这种“半统制、半市场”的体制下,中国一直存在着“向何处去”的问题,两种可能的前途摆在人们面前:一条是沿着完善的市场经济的道路前行,限制行政权力,走向法治的市场经济;另一条沿着强化政府作用的国家资本主义道路,走向权贵资本主义的穷途。眼下的情形是两极共生。特别是近几年来,各种矛盾交织积累,多方面改革出现停滞甚至倒退的情况,发展下去,走向恶性一极并非全无可能,这是最令人警惕的。

  市场是一个不间断的“过程”,可是以往我们接受的只是市场经济配置资源的这一面,只是将其当做工具使用,其实市场经济还有另一面,它同时是一种规则,一种自发的秩序。我们接受了市场经济的前一个方面,而有意无意地忽略了它的后一个方面。而缺了这一面,市场过程就残缺不全。所以吴敬琏认为中国的市场经济改革还只是走在半途,旧体制随时有掉头回返的可能。

  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后半途”应当怎么走?吴敬琏主张重启改革议程,其核心是建立和健全竞争性的市场体系,破除国有经济对重要产业的垄断,建立包容性的经济体制,为民间技术创新和民营企业发展提供更多的自由和更广阔的空间;同时,建立“有限政府”和“有效政府”,约束政府对市场的过度干预。改革要从这两个方面切实得到推进。

  美国经济学大师弗兰克·H·奈特喜欢用大雁列阵飞行为例,来说明不同的领导方式。当头雁一个劲儿地往前飞的时候,后面的大雁可能会拒绝继续跟随而转飞向别的方向。当头雁回头发现没“人”跟随它时,会赶紧掉头飞回雁阵中,重新带领它的人字形队伍朝前飞去。我体会,吴敬琏就是通过他的书在跟我们的“头雁”说话。

  吴敬琏是中国市场经济改革的思想导师之一。他的新课程是:“改革仍未过大关,未来的道路也不会平坦”。在继续完成市场改革任务的同时,应当积极而慎重地推进政治改革,建立法治,推进民主和实行宪政。这既是未来中国改革的主题,也关系到中华民族的兴旺和每个公民的根本利益。他在书中郑重告诫人们:在这样的大是大非问题上,容不得有半点犹豫。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