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INA  DEMOCRACY  PARTY

   热 点 新 闻  |   |    |    |   |  万 众 一 心  |   |

 

 

共国当变 民国当归
中华民国到了要救亡的时候──悲啊,中华岛国!

张三一言



写文前,先撇清一笔。我这里要评论的是“中华民国”,不是“台湾人民”。台湾人要自治要独立要统一都是他们的权利;正如香港人有要求独立或自治权利一样(有没有能力独立、独立之利弊是另一回事);这里不论。中华民国不存在自治独立统一问题,只存在大陆人的回归中华民国、在台湾的中华民国复原管辖权力问题。

一,民国岛国偏安,大陆南望民国

去年得朋友带契参考了在香港举行的双十节国庆晚宴;晚宴中弥漫着浓浓的岛国偏安情绪(气氛),深重地触动了我:失望、怨愤之情久久不散,很想作文评论;今又有朋友叫我写一写中华民国,遂命笔。

中华民国有个中华民国宪法,有个承传有自的法统:中华民国权力合法地承传自事实合法的清皇朝,并经民主程序确认的全中国的合法政府(政权);中华民国是12亿多人民的国家,不是二千多万人台湾人的国家。国庆中弥漫的岛国偏安情绪后面显示的实质是中华民国自我矮化(十多亿人之国矮化成一个小省二千多万人之国)、自我亡国(亡中国成“省国”)、背叛(背叛法统、背叛宪法、背叛国家权力法源)。这一切显示一个总意义就是在台湾的中华民国早已经步向死亡,且已经到了临终地步。其生命尚存仅表不当权的诸如连战等人方面。连战的在中国沿海建立国民党支持的建议可视为中华民国救亡运动的初阶表现。(这里不讨论连战“台湾是两岸关系的麻烦制造者”媚共言论。)

在既成事实的今天,消极埋怨、指责,于事无补;脚踏实地积极地找寻救亡的办法,才是正道。

现今世界民主是正(是),专制是邪(非),已是共识和断论;不论是专制世界还是专制一国,都必受民主和民意压力(意识型态压力、民心压力);专制的大陆共占区不能例外。现在中国之命运就表现在:是共产党抵不住民主压力而消亡,民主得以建立;还是维稳可继。

按常例和人类社会发展常态,改变一个政权、制度以建新制度新政权,要用革命手段达致;改良而成除了古之英国今之不丹特例之外,尚未见新事实。中国要变制度变政权,当然可以也应该用革命手段达致,现在的每日不无的“群体事件”(主要是民众暴力反抗暴政事件)就是革命预演或者说是小型革命。因为中国确实有中国特有国情,改变共产党一党专政制度和极权政权,或许(我说的是“或许”)有一条非革命之路。──这条路就是“中华民国复原权力,大陆回归中华民国”之路。

连战提出“将军令”:“连战提请大陆允许先在广东省、福建省、海南省建立国民党党支部,以此沿海三省作为试点,而后普及到全国,并参与5年之后政府竞选。”(对此,习总答复将会充分考虑研究连战这个提议,并尽快在年内给予答复。)

我把这一消息视作真,也把连战这一提醒视作国民党岛国偏安情绪的反态,是未忘本、心中还有中华民国、还有中华民国法统和宪政的表现;是中华民国行将死亡之际的救亡呼声。不过,连战此举是政客的表演──蜻蜓点水小小涟漪即现即消;还是政治家的大手笔──执着、跟进,后着措施陆续有来;还得今后事实表现作证。

我要指出的是不管连战这一将军令何由而出,将军令都具有伟大战略意义和事实上可操作性。此说理由如下。

其一,连战将军令之前中国大陆民间以二、三十岁的年轻人为主的“中国国民党精神党员”于2004年成立了中国泛蓝联盟。

其二,中国的知识社会精英例如陈永苗也在连战将军令之前提出“改革已死,民国当归”,这是体制外精英与民众底层对政治制度与政权彻底革命的先声。

其三,连战将军令本与就是两岸权力高层良性互动。只要有意愿,其操作性根本没有问题。

以上三点说明民国救亡在上中下层都有基础、都有意愿、都有动力;表现在:虽则现今中华民国岛国偏安,但在大陆南望民国,民国中还遗存“连战精神”、大陆国民还对中华民国寄存希望。我所期待的是中华民国经救亡后,现位于边缘的“连战精神”提升成民国主流意志,这一意志导致民国回归大陆、共产国变化;若然,就可能出现“共国当变,民国当归”的事实。

二,共国当变,民国当归

连战的外柔内刚建议与习近平的中庸得体回应为两岸上层交流创建了一个实用平台。政治就是利益的交换;从理性实用观点看,国共两党都可以在这个平得取得最大利益。这点有加以说明的必要。

尚若经此营建,国民党回归大陆成为事实,其实际意义就是国民党在大陆现今事实是零资源的穷小子,将变成两大富翁之一(由二千多万人口的一个小党变成十多亿人口的大党,与共产党平起平坐)。

共产党的收获可能更大。其好处可略述如下数点。

其一,走“中华民国复原权力,大陆回归中华民国”之路,可免除被革命之风险、免除被清算之灾难。由当今被民众革命的对象变成与革命成功者共享成果的伙伴。

我们不时会听到共产党头目或喉舌会发“赶在革命爆发之前”、“亡党亡国”的惊叹声,民间发出对共产党革命之声时时可闻,在国外更是响彻云霄。照现在中国政治形势看,共产党好像命定要被革命、党头目注定要像卡塔尔菲、埃及总统穆巴拉克那样被革命者处死。若连战建议实现,共产党国事实上成了“代表”大陆与合法的中华民国并存抗衡的两方之一方,这一“代表”的要害是共产党本身的变化:一党专政本质不复存在!因为取代你专政的另一潜在执政党已经立足于你管辖的大陆地区。另一方面,你原本只是事实上合法,现在经这一变,你共产党在法理上也“被合法”了。这一合法对共产党来说,最大收获是可免除被革命之风险、免除被清算之灾难。一个合法且“代表”绝大多数人口的国家或政党哪会有被革命或被清算之理?

其二,还有三四屆“坐天下”的机会。

虽则失去了一党独大、一党专政地位,但是,不但如前所说可以免除被革命之风险、免除被清算之灾难。这是从消极角度看,从积极角度看,根据外国由专制落后国家转进民主的经验,我可以得出这样的结论:在与国民党竞争中,共产党可能还有三四屈“坐天下”的机会。

从理性角度看,走“中华民国复原权力,大陆回归中华民国”之路,共产党由原本是被清算被革命对象几无代价地变成稳“坐天下”者,对共产党来说是一盘本很小利极大生意,共产党没有不做这笔买卖的理由。

国共做这笔买卖,结果就是“共国当变,民国当归”!

20130315 香港
 

Copyright © 2012 CHINA DEMOCRACY PARTY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  版权所有